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蠱女有毒
[蠱女有毒]

第一百二十章 有點事情想求你
其他
類型
小子無畏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一百二十章 有點事情想求你

    只是那溫柔的聲音差點讓盛羽落淚,好在她已經被邱明珠壓在了自己的懷抱中,盛羽趁機將眼淚憋回去,裝出被憋著的盛羽喊“大姨,我要出來,我要喘不過氣來了。”

    “額,哈哈哈哈。”邱明珠看到盛羽在自己懷抱中掙扎,立刻發出爽朗愉快的笑聲。

    一邊的曹玉梅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誰讓小羽那被抱著,小手小腳在自己姐姐身上,不停掙扎著要出來的樣子,真的感覺像某個生物啊,感覺太搞笑了啊,餓,將自己小女兒比作某種生物,好似有點不厚道,要是被小女兒知道肯定要傷心的吧。

    所以曹玉梅立刻壓制住笑容,只是那一抖一抖的肩膀,還有那瞇起含笑的眼睛出賣了她,盛羽好不容易從大姨懷抱中拔出自己腦袋的盛羽,不知道是因為自己情緒沒有控制好的原因,還是真的被憋到了,竟然眼睛里面都蓄滿了晶瑩的東西,加上剛剛被邱明珠因為激動,沒有注意到小女孩的皮膚,上手就揉搓了一把后的紅潤,現在這個小羽同學,整個看上去就是一個被催殘了的小野花了。

    看到這樣的小羽同學,邱明珠一愣,很顯然她沒有想到會這樣,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惡魔之手,才后知后覺自己因為太過想要女兒了,好似一時過于沖動,沒有控制住自己魔鬼的爪子啊,額,有點用力過猛了啊,看看好好的小羽同學,都被自己折騰成什么樣子了。

    立刻一臉歉意就要開口給小羽道歉,就看到小羽那打量自己的眼神,在自己的胸前緩慢的掃過,就在她要以為自己有什么不妥的時候,都頭準備檢查的時候,就聽到小女孩那有點靦腆羞澀的盛羽,很小聲還確實情緒可聞的開口“大姨,你--那里--太-太多肉了,你有用力抱緊了我--我卡住了,嗯,我沒有地方可以出氣,呼,差點憋死我了。”

    看著盛羽那大大的呼吸的樣子,還真的讓人以為他是真的是無法呼吸呢,這下帝墨軍還有盛懷仁就有點尷尬了,如此曖昧尷尬的話語,居然被一個孩子如此天真的因為差點憋氣給說了出來,這讓他們如何想,兩個男人一個扭頭去看自己騎妻子被小羽同學稱之為太多肉,能卡住人的地方,一個表情很是尷尬的扭過頭,不過還是快速的朝自己媳婦那個位置看了一眼。

    嗯,媳婦好似也不差的,果然是姐妹,好似都同樣有可觀瞻啊,倒是曹玉梅聽到盛羽的話,頓時就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今天的因為盛家老太婆的郁悶徹底的消失了,眼睛有點痞痞的看著面前的邱明珠“姐,別說你要是不說,還真的看不出來,你是逼我大了一輪的人,哎,看看你這樣我都不敢人你當姐了。”

    那幽怨的小眼神還有曹玉梅說的話,讓邱明珠有點自豪的同時,也內疚自己當年為何要將自己的小妹給弄丟的,不過所幸都還好好的活著,所幸她到底還是找到了她,姐妹之間眼神快速交流著,至于是什么意思,恐怕也只有他們自行去理解的吧。

    突然的邱明珠的眼神黯淡下去,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用力的拍了一下腦袋,有點歉意的看向面前臉頰還有些微紅的盛羽,語氣有點點前一段到“小羽啊,大姨很抱歉啊,雖然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可是大姨還是有點事情想求你,我也知道我們第一次見面,如今我就開口求你為我做事情,嗯,是有那么一點不應該哈,可是--可是人命關天,畢竟那可是兩條人命啊,再說大姨以前確實欠了人家一條命,哦,你阿娘也欠了人家的,只是那時小時候,你阿娘忘記了,所以小羽啊,大姨能不能請你幫個忙啊。”

    聽到邱明珠的話,盛羽楞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如今這話里話外的意思盛羽是明白了,稍微的想了一下,就一臉的不可置信,只這是不是也太八點檔的狗血了吧,這個人是自己的大姨,那就是自己阿娘的姐姐了,而帝歸宇那天提到的親子鑒定,那現在不用想眼前的人就是那親子鑒定中的要來認親的人。

    盛羽感覺額角有什么在跳動,自己阿娘和這個女人是姐妹,前世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啊,這蝴蝶的小翅膀有點厲害啊,居然將秦思成那個賤人給扇成了自己的親人,幸好不是親的,不然自己指不定要郁悶多久啊,想著帝歸宇的表弟,再想著大姨家的另外一個姐妹,盛羽心理一片的草在瘋漲起來。

    她可真的一點都不想要和那樣的人有任何的親戚關系啊,就在盛羽不停腹誹吐槽狗血的時候,曹玉梅也開口了,畢竟他們已經交談有一些時間了,大的一些信息基本已經交流了,所以曹玉梅也是知道,前些日子打上門來求治病的富貴女人,竟然會是自己的二姐,雖然她的記憶中沒有這個女人的存在,可是相信眼前這個,無需任何言語她都相信的,自己的大姐應該是不會騙自己的吧。

    從來沒有想到分離了這么些年,他們居然用那樣不堪的姿態見面了,而且可笑的還相見不相識,“小羽,阿娘不記得她。”

    額,盛羽錯愕,阿娘這是心疼自己呢,同時也看到大姨臉上一閃而過的尷尬,所以有了阿娘心疼的盛羽,覺得一切外來的委屈都不叫委屈,因為她隨便就都可以找回來的,所以在曹玉梅以為自己不能理解她意思,想要再次開口的時候。

    盛羽突然的看著邱明珠開口反問道“大姨,如果我肯幫出手,那是不是大姨欠人家人命的事情,亦或者阿娘欠的就能一筆勾銷了,嗯,應該算是恩情兩清了呢。”

    “額”邱明珠楞了一下,這個恩情兩清還可以這樣算的嗎,嗯,貌似確實是可以的,于是她也不想說出什么敷衍的話來,誰讓面前的小羽同學的眼光真的不要太清澈了,讓她想要欺騙一下也做不到啊。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