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是系統管理員
[我是系統管理員]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亂局
玄幻
類型
生莽
作者
2020-06-27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亂局

 錢鈞這次來找王破,一來是為引誘雙子星的事情,二來則是商量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王破的意圖很簡單,他要報仇!仙網、寶藏、城池這些在他人看來絕對誘惑的東西,他都不在乎,支撐他一路走來的,便是復仇。

而且以他如今的實力,單人破城不成問題,若非明王宗乃是傳承數十萬年的大宗,王破甚至想一個人就把仇報了。

“再說一遍,我的耐心有限,何時出兵攻打明王宗?”

王破沉聲道。

曾經他只是個唯唯諾諾的小人物,如今,一宗之主在面前都不被他放在眼里,這就是成長起來的魔王體。

錢鈞深吸一口氣,雖然心里很不爽,可面對如今的東岸“最強單挑王,”而且還是在人家的地盤上,不是擺譜的時候。

他低聲道:“我的意思是在等等。”

“等?”

王破瞪起眼睛,魔王體的威勢剛剛散發,便讓對方感受到山一般的壓力,“我已經等了很久,一刻也不愿等下去了!”

錢鈞感到呼吸有些不暢,連忙道:“我要求等,并非只是貪圖鄭飛躍的寶藏。

雖說邪神和鄭飛躍雙雙留在了通天峰,可局勢依舊很復雜,貿然行動并非智舉。”

王破盯著錢鈞,打算聽他的近一步解釋。

錢鈞伸出手指頭,道:“第一,邪神宗雖然沒了邪神,又被鄭飛躍連斬數名骨干,可他們底蘊還在,若是要插手此事呢?

第二,咱們首要動手搶的五座城池,原本隸屬心魔谷所有,匆忙間動手,那群女人會怎么想?

第三,五鬼門和飛尸教反目成仇,是真是假?

別忘了,他們和心魔谷原本屬于同一陣營,是鄭飛躍將其拆開的,可現在鄭飛躍死了,他們是否會重新聯手?

第四,魔器宗的態度如何?

之前他們不參戰,是因為七宗局勢穩固,沒他們攙和的份。

現如今,局勢已破,咱們要打的是殘局,魔器宗的實力不容小覷。”

一連串分析下來,王破眉頭皺得像塊疙瘩,不滿道:“這要顧忌,那要顧忌,我要你們有什么用?”

錢鈞正色道:“宗門間的戰斗,本就不比街頭上的決斗,必須要權衡各方利弊。

本來,這些事情都應該是鄭飛躍為我們鋪好道路,可他死了,只能由我們來做。

總之,想要拿下明王宗,你我都需要耐心!”

王破沉默不語。

很長一段時間后,他出聲道:“為了報仇,我可以再等你一段時間,要多久?”

錢鈞:“最少一周,我需要時間接觸其他宗門,分清哪些是我們的盟友,哪些是我們的障礙。”

“好,我等你!”

王破沉聲道。

錢鈞露出輕松之色,語調輕快:“我和你目的相同,都是沖著明王宗而去,給我時間,也是增加你復仇的機會。”

王破點頭。

錢鈞見他不想再說話,拱手道:“既然如此,我就先行告辭。”

“不送。”

王破淡淡道。

錢鈞好歹是一宗之主,可王破自始至終都沒起身,說話也沒正眼瞧過他,如今一句“不送”更是令錢鈞怒火中燒。

可他沒有表現出來,點點頭便離開。

數個時辰后。

錢鈞回到神藥宗,正巧看到女兒在和二蛋玩耍。

“小佳!”

錢小姐見到父親回來,騎著二蛋奔了過來,開心道:“父親你回來了,桑鬼城的情況還好嗎?”

錢鈞笑道:“還不錯。”

說著,他看了眼女兒胯下的二蛋。

這頭好吃懶做的嚙鐵獸,給他留下了足夠深刻的印象。

這家伙嘴巴極刁,吃丹藥起碼得是地魔丹,各種天材地寶更是來者不拒,不給它吃還鬧脾氣。

以神藥宗的底蘊,竟然被它吃的叫苦連天。

錢鈞甚至在想,鄭飛躍是否早料到自己會出事,提前把這家伙給弄到神藥宗給養老來了。

他很想將這個投入與產出嚴重不匹配的廢物給丟出宗門,可親生女兒視其為身家性命,也只能聽之任之了。

錢小佳摸著二蛋的腦袋,道:“父親,我想給二蛋拿瓶天魔丹吃。”

“什么?”

錢鈞大吃一驚,“天魔丹何等珍貴,連我都要省著吃,你卻拿來給一頭畜生揮霍?”

錢小佳崛起嘴巴,嘟囔道:“鄭飛躍出事,二蛋可傷心了,這幾天胃口很不好,我想拿天魔丹給它開開胃。”

錢鈞聽得目瞪口呆:“我還心情不好呢,怎么不見你拿瓶天魔丹來給我開開胃?

還有,這家伙有一絲不開心的樣子嗎?”

正在低頭啃一株血珊瑚的二蛋,抬起頭沖錢鈞呲牙一笑。

錢小佳面露尷尬之色,干脆耍起了小性子,跺腳道:“我不管,我就要給二蛋吃天魔丹,否則我就不煉丹了!”

“胡鬧!”

錢鈞沉下臉來。

他感覺在這傻閨女心中,自己還沒有這寵物重要。

就在這時,錢王孫從遠處走來,看到父親和妹妹在,表情僵了僵,連個招呼都沒打,扭頭想要溜掉。

“站住!給我滾過來!”

錢鈞正愁有火沒地發,看到親兒子撞了上來,立刻抓了過來。

錢王孫磨磨蹭蹭地走了過來。

“去干什么?”

錢鈞質問道。

錢王孫小聲道:“出去轉轉。”

錢鈞發出了靈魂的拷問:“又去上網?”

錢王孫訕笑道:“這不是很久沒放松了嗎,東岸發生這么大的事,我的心情一時無法平靜下來,便想勞逸結合……”錢鈞冷著臉道:“世事無常,連鄭飛躍那般人物都能遭遇不測,你再不好好修煉,我如何放心將宗門交給你?”

錢王孫:“你也說了,世事無常,連鄭飛躍那樣的高手都死了,我再修煉又能怎么樣?

我又沒有魔王體的資質!”

錢王孫試圖給親生父親講道理。

奈何,父子間是無法講道理的,錢王孫打了個響指。

空氣中浮現出一道身影,身上玄黃之氣纏繞,手里還提著一根長長的鞭子,正是小師叔呂劍。

自從二蛋入宗以后,呂劍便一直暗中守護在錢小佳身邊。

錢王孫看到小師叔像鬼一樣出現,手里還拎著鞭子,情緒激動,抗議道:“我好歹是神藥宗少宗主,上會網怎么了?”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