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是系統管理員
[我是系統管理員]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驚蟄!
玄幻
類型
生莽
作者
2020-06-27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驚蟄!

 再熱鬧的宴席也有散去的時候。

當通天峰的爭斗以一個誰也不曾料到的結局收場時,銅銹便跟著掌門師伯回到了宗門。

夜幕降臨。

銅銹關閉門窗,甚至連窗戶縫都給黏上,如同一個將要自己盜自己的竊賊,小心道:“鄭城主,咱們接下來怎么辦?”

金焰從銅銹身上鉆出,道:“我將傳授你一門至高無上的仙法,習得此法后,你將擁有無窮的神力!”

“仙法?

太好了!”

銅銹激動的渾身顫抖。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銅銹在金焰的指導下,默背口訣,仔細感受著仙法的深奧與晦澀。

以他的悟性和天賦,學習如此高深的仙法,無疑是困難的,好在有金焰幫忙,銅銹總算磕磕碰碰地開啟了自己的“屌絲逆襲”之路。

太陽升起。

銅銹睜開眼睛,吐出一口長長的濁氣,面露沮喪之色:“鄭城主,我是不是太笨了,一個晚上沒有絲毫進展。”

“剛開始總會面臨很多困難,有我在這些都不是問題。

天色已亮,我需要你做些事情,會玩仙網嗎?”

金焰道。

銅銹點頭:“會的。”

魔器宗內部也架設了仙網,弟子想要上網非常簡單,不過莫掌門為防弟子沉迷網絡,特意做了時間和場地的限制。

銅銹出門,徑直前往宗門內部的仙吧。

仙吧的前臺見到銅銹來了,笑道:“銅銹啊,你可一直是勤于修煉的典范,怎么也跑來上網了?

你爹知道嗎?”

銅銹撓撓腦袋,道:“玩……玩一會。”

前臺大笑起來,“也是,憑你的天賦,再努力修煉也沒用,不如趁著大好年華好好享受。”

銅銹憨笑不止。

前臺查詢了下,道:“你這個月還有二十個時辰的上網時間,給你手牌。”

“謝謝。”

銅銹接過手牌,進入仙吧,特意找了個包廂,打開仙網,開始瀏覽網上的信息。

貼吧到處都是通天峰之戰的信息。

邪神和鄭飛躍雙雙殞命,堪稱仙網成立以來熱度最高的話題。

銅銹略過這些信息,開始搜尋其他帖子,很快便被一個熱帖所吸引,驚訝道:“鄭城主,桑鬼城現在在王破手中。”

“王破?”

金焰露面,一目十行掃過帖子,喃喃道:“先是心魔谷奪得桑鬼城,然后神藥宗坐收漁翁之利,緊接著王破回桑鬼城,強勢逼走邪神宗,還打著我的旗號?”

銅銹:“是的,帖子上說,你和邪神隕落之后,王破便是東岸第一高手。

不僅如此,他還利用你的名號,聚攏了大批高手,這才逼迫神藥宗讓步。”

距離通天峰之戰才過去一個晚上,桑鬼城再次易主。

“我怎么不知道王破還有這種頭腦?

事情越來越好玩了。”

金焰嘖嘖稱奇。

銅銹繼續瀏覽仙網,道:“這里還有個帖子,是王破以自己的名義發布的,他想要召集你的舊部,交出桑鬼城,大家都在說魔王體仁義!”

金焰跳躍起來,“這小子道行越來越高了。”

銅銹撓頭道:“這樣不好嗎?

魔王體幫你奪回了桑鬼城,還幫你收攏舊部,這樣等你回去之后,一切都還是你的。”

金焰置若罔聞:“查查邪神宗和明王宗的消息。”

銅銹笨拙地使用著搜索指令,邊查詢邊道:“明王宗搶了心魔谷五座城池,心魔谷尋求邪神宗幫助,可邪神宗并沒有同意。”

“意料之中,再查神藥宗的消息。”

銅銹再次忙碌起來,道:“神藥宗的消息很少,除了丟失桑鬼城外,近乎沒有。

不過,有五鬼門和飛尸教反目成仇的消息,似乎是要開戰了。”

金焰問道:“從這些信息中,你能看出什么?”

銅銹茫然。

“這場大亂中,誰是最大的受益者?

誰又是最大的受害者?”

金焰換了個角度。

銅銹道:“最大的受益者是明王宗,損失最大的是心魔谷,網上好多人說,您是為明王宗做了嫁衣,還說明王宗會成為未來的東岸第一宗!”

“呵呵。”

金焰笑了起來。

銅銹覺得莫名其妙:“您笑什么?

難道不對嗎?”

“你這顆腦袋還想的不夠遠,這場紛亂也遠遠沒有到落幕的時候,等著瞧吧,大亂還在后面。”

金焰道。

銅銹越發不解。

明明都打完了,怎么還有大亂?

誰和誰打?

金焰沒有解釋他的疑惑,道:“使用匿名的方式,在網上發個帖子。”

“啊?

哦哦,發什么?”

銅銹問道。

金焰說出兩個字:“驚蟄!”

……斑斕谷。

深海大本營。

呂布和趙云坐在會議室,身上都帶著傷。

老大出事,兄弟重傷,就連李心兒都失蹤了。

數年經營,分崩離析!呂布用力咳嗽,一夜之間,頭發白了不知多少根。

趙云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通天峰上他差點回不來,連兵器都折斷了。

若非老大事先交代,無論如何也要回來保住深海,二人都想戰死在通天峰之上。

而現在,他們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要不要回桑鬼城?

“王破的帖子說的很明顯,他沒興趣做城主,只要咱們兄弟回去,桑鬼城雙手奉上。”

呂布沉聲道。

趙云眉頭皺成鐵疙瘩:“可信嗎?”

呂布壓抑著胸膛的怒火:“無論可不可信,我們都不能放棄桑鬼城,那是老大數年的心血!”

說到激動處,呂布猛烈咳嗽起來,滿嘴的鐵銹味。

趙云拿出一顆丹藥,示意他吞服。

呂布搖頭,大聲道:“王破有勇無謀,亦無經營之才干,桑鬼城在他手里,遲早要出事,我絕不允老大的心血被白白浪費!”

“道理如此,可我就怕這是個陷阱。”

趙云堅持自己的觀點,“別忘了,邪神也……出事了,左護法若舉兵來犯,我們守不住的。”

呂布沉默。

砰!他猛然抬手,將桌子拍了個稀巴爛,臉色漲紅:“難道就這樣當縮頭烏龜嗎?”

話音剛落。

咚咚。

有人敲門,而且頻率很急。

趙云心情也是不好,怒吼道:“不是說不許打擾我們嗎?”

門被推開。

張景三步并兩步走進來,激動道:“剛在網上發現一條匿名帖子,有咱們內部的加密信息。”

“什么?”

趙云詫異,“我們的人?

帖子說什么?”

張景回道:“驚蟄!”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