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是系統管理員
[我是系統管理員]

第一千零八章 錢鈞:商人就是賭徒!
玄幻
類型
生莽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一千零八章 錢鈞:商人就是賭徒!

 桑鬼城。

神藥宗的旗幟飄蕩在城頭之上。

城門大開,龐大的隊伍護送一人來到城中,徑直攀上了城頭。

守城修士拱手道:“啟稟宗主,桑鬼城已落入我宗之手,城內各處尚有余孽抗衡,我軍正在加速清剿。”

北風吹來。

錢鈞背負雙手,任憑北風將自己寬大的衣袍吹得獵獵作響。

他打量著桑鬼城的北方,茫茫夜色中,幾百公里之外,有一座數萬米高峰,那里才是主戰場,并且正在血戰!守城修士小心問道:“敢問宗主,城內民眾要如何處理?”

錢鈞淡淡道:“好生安撫,不要傷人,更不準破壞城內一磚一瓦。

還有那些抵抗之輩,驅出城外即可,沒必要趕盡殺絕。”

修士領命而去。

沒過多久,南城門大開,一群狼狽之人遁出,迅速消失于夜色之中。

與此同時,城內各條民巷,均有神藥宗修士飛來飛去,大聲喊著安撫民眾的話。

躲在家里的民眾,看到神藥宗修士并沒有大肆破壞的念頭,一些膽子大的便試著走上街頭,結果發現真的沒事。

修士不僅沒有傷害他們,還分給他們丹藥之類的好東西。

街頭有了嘈雜聲。

越來越多的民眾走出家門,聚在茶館、酒樓、麻將館之類的地方,竊竊私語:“神藥宗的人還不錯,之前那群娘們太狠了。”

一名黑臉大漢穿梭在桑鬼城內,在夜色中檢查了城內各處的情況,然后直奔城頭而去。

錢鈞依舊站在那里,望著北方,眼神深邃。

黑臉漢子悄無聲地出現在他身后。

錢鈞不用回頭亦知來著是誰,問道:“鐵頭,城內如何了?”

鐵頭,便是那個曾與鄭飛躍配合、為錢王孫戒網癮的雷系修士,一手雷霆使得出神入化,將自家少宗主“電”的欲仙欲死。

鐵頭回道:“人心穩定,各處紡市我也看過了,損壞不大,恢復運轉完全沒有問題。”

“不錯。”

錢鈞點點頭,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這是一座價值連城的城池,在我手中,我有信心將它打造成東岸第一大城!”

鐵頭聞言,似乎有些不太贊同。

錢鈞笑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桑鬼城的重要性,大半要落在鄭飛躍身上。

若他戰死通天峰,仙網沒落,此城也就沒那么重要了。”

鐵頭拱手:“什么都瞞不過宗主……依屬下之見,這次突襲桑鬼城,看似并不刃血,可得罪的宗門著實不少。

心魔谷自不必說,五鬼門和飛尸教也會怪咱們搶了他們的盤中餐,邪神宗又與心魔谷交好……”“你覺得虧了?”

錢鈞問道。

鐵頭撓頭道:“相比較賺的缽滿盆滿的明王宗,我們確實賺的不多,而且樹敵過多,非……明智之舉啊!”

敢在宗主面前直言納諫,鐵頭也算是個忠義之士了。

錢鈞目遠方夜色,突然問了一個問題:“你知道這次鄭飛躍挑戰邪神宗,是個多么難得的機會嗎?”

“啊?”

鐵頭茫然。

錢鈞嘆息:“這東岸的局勢啊,已有上萬年不曾變過了:邪神宗一家獨大,明王宗虎視眈眈,心魔谷依附強者,魔器宗閉而不出,五鬼門和飛尸教抱團取暖,可根基太薄,難成大事。

而提起神藥宗,大家都會說,錢鈞滿眼都是錢,一個商人,能有什么出息?”

鐵頭不滿道:“那是外界對您有誤解,自您坐上宗主之位,對外擴大經營,對內整合派系,神藥宗早已今非昔比,只是他們看不到罷了!”

“是啊,神藥宗早已今非昔比。”

錢鈞感慨了一聲,似乎也為自己的成績感到驕傲,不過他話鋒一轉,道:“可有一點說的沒錯,神藥宗以丹藥起家,我終歸是個商人。”

鐵頭張了張嘴。

錢鈞看了他一眼,道:“不要覺得商人是貶稱,有人的地方,就有貿易的需求,只要人類不滅絕,商業便永世長存。

作為一名商人,眼光要長遠,要把握機會,不計較一時得失,永遠將利益最大化。”

鐵頭疑惑道:“理是這個理,可和眼下有關系嗎?”

錢鈞:“這次鄭飛躍挑戰邪神宗,七大宗門幾乎全部入場,各宗之間博弈不斷,局勢瞬息萬變,不到最后一刻,誰也不敢保證自己能笑到最后。

也就是說,這是一次將東岸勢力洗牌的絕佳機會。

但凡偉大的商人,都不會放過這種機會。

神藥宗想要獲得最大利益,就必須要以小博大,如果僅僅是像心魔谷那樣跟著邪神宗撿殘羹剩飯,又有什么出息?”

鐵頭迷茫依舊:“理是這個理,可我還是不懂。”

錢鈞笑了,繼續看向遙遠的北方,夜過大半,即將破曉,天邊朝霞已經露出端倪,厚厚的云層泛著紅色。

面對如此美景,錢鈞突然問出一個早已經被人問了無數遍的問題:“主戰場那邊,你覺得誰會贏?”

鐵頭不假思索道:“邪神!”

“若邪神贏,鄭飛躍的存在,無非是一條將水攪混的魚兒。

待魚兒死去,泥沙沉底,魚塘還是那個魚塘,不會有什么變化。”

錢鈞看向鐵頭,“正如你所言,得罪那么多宗門,僅僅為了一座名不副實的桑鬼城嗎?”

鐵頭:“所以……”錢鈞哈哈笑道:“所以,我賭鄭飛躍不是一條任邪神拿捏的魚兒,而是一條龍!一條能夠打碎這個魚塘的龍!”

鐵頭猛然瞪大眼睛。

他終于明白自家宗主是怎么想的,駭然道:“宗主,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錢鈞:“我沒開玩笑。”

鐵頭:“您這是在賭,很瘋狂。”

錢鈞:“商人就是賭徒!而偉大的商人,永遠是最瘋狂的賭徒!鐵頭,醒醒吧,大環境如此,按部就班只能跟在邪神宗屁股后面撿飯吃……眼下是個絕好的機會,就賭小的?”

“咕咚!”

鐵頭咽了口唾沫,覺得自己宗主才是最瘋的那個。

他不停地捋著思維,終于找到了破綻,急聲道:“就算您要以小博大!就算您賭贏了!可您別忘了,咱們剛剛了誰的城池?”

錢鈞:“鄭飛躍。”

鐵頭:“您覺得他會感激我們嗎?”

錢鈞:“絕不會。”

鐵頭欲哭無淚:“然后呢,再多一名強敵嗎?”

錢鈞笑了,喃喃道:“我賭鄭飛躍能贏邪神,卻沒說他能贏我們,一座桑鬼城遠遠稱不上豪賭,大頭還在后面呢。”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