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是系統管理員
[我是系統管理員]

第八百四十四章 另有玄機的身世!
玄幻
類型
生莽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八百四十四章 另有玄機的身世!

 王破未滿二十歲的時候,桑鬼城還是無主之地,七大宗門的勢力盤根錯節,缺乏管理,非常混亂。

混亂無序,便會滋生是非。

鄭飛躍咧嘴笑道:“該你問了。”

老三想了想,問道:“王破還會出手嗎?”

“這個嘛……會的,該我問你,王破的父母還健在嗎?”

鄭飛躍問道。

“死了。”

“毫不意外,你繼續問。”

“王破什么時候收手?”

“超綱了。”

“你也可以問我一個超綱的問題,并且由你先問。”

老三直言,他很不適應眼下的交談方式,決定加快進度。

鄭飛躍聳肩道:“真是無趣,不過你是客人,就依你的意思來,我的問題是……王破為什么必須要回明王宗?”

“那是他的使命,生下來就已經注定!”

“這可不是標準答案。”

“抱歉,能換個問題嗎?”

“王破是我一手調教出來的,明王宗想撿現成,總不能空手套白狼吧,總得告訴我點什么,這是你我合作的基礎。”

鄭飛躍露出飽含深意的笑容。

老三緊緊盯著鄭飛躍,很長時間后道:“好,我只能告訴你一點,王破的身世并不簡單,和一位大人物有關。”

“有多大?”

“很大很大,我只能說這么多,該我問你,你唆使王破攻擊老二和老八,到底是什么目的?

替王破出頭?

這說不通!”

老三化被動為主動。

鄭飛躍沉默良久,道:“王破是把很好用的刀,不過握刀的人不是我。”

“什么意思?”

“抱歉我只能告訴你這么多。”

鄭飛躍學著老三的語氣道。

“你……”老三被這家伙搞得心頭火起,發作不得只能耐著性子問,“你的意思是,這件事背后還有人?”

“現在似乎是我的提問環節。”

“你問。”

鄭飛躍扭了扭脖子,眼神帶著思索的光芒:“你之前說要和我聯手,可你甚至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怎么個聯手法?”

“可我知道王破想做什么。”

老三看向鄭飛躍,眼神閃爍著冷冽的目光,“大哥讓我負責調查王破的下落,然后他會親自出手,這是個機會。”

鄭飛躍眼中閃過一道精芒,低呼道:“你想弒兄?”

“我沒想殺他,只不過老七的事情讓我明白,大哥做事不公允,已經不適合再帶領明王宗繼續前行了。”

老三喃喃道。

他的眼中有著淡淡的悲傷,那是在提起老七時才有的。

鄭飛躍緩緩起身,這個消息對他而言是個不小的沖擊,使他不得不小心應付:“三長老,如果明王宗知道你勾結外人謀害大哥,就算你坐上宗主之位,也會遭人唾棄的!”

老三搖頭:“我沒想坐那個位置,我的目地只有一個,將王破活著帶回明王宗。

你可以將這當成一筆交易,我幫你對付大哥,你給我王破。”

“看來你口中的大人物真的來頭很大,讓你不惜出賣自己的大哥!”

鄭飛躍沉吟道。

老三靜靜地看向鄭飛躍。

聊到這個份上,該問的都問了,該答的也都答了,至于那些沒說出口的話,都涉及到彼此最核心的秘密,問也沒用。

鄭飛躍來回走了幾步,道:“你打算讓誰來坐那個位置?”

“這不是你該關心的。”

“好奇問問嘛,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總有一天我會知道的。”

“老四。”

老三答道。

鄭飛躍輕挑眉頭,道:“老四不夠格吧?

老大之后,不應該是和你老二競爭宗主之位嗎?

畢竟你們的實力和威望很強。”

“鄭掌柜對我們兄弟幾個很了解,看來下了不少功夫。”

老三逾越道。

鄭飛躍聳聳肩膀,道:“似明王宗這等大宗門,小心應付是基本操作……你幫我干掉老大,我將王破還給你。”

“此話當真?”

“當然,我的信譽沒得說……不過嘛,在將王破還給明王宗之前,他還得跟我一段時間,那位大人物很著急嗎?”

鄭飛躍問道。

老三猶豫了下,道:“不急。”

“那真是太好了,王破先讓我用段時間,然后還給明王……不對,應該說還給那位大人物,能接受嗎?”

鄭飛躍問道。

老三正色道:“不能接受。”

“為什么?”

“你怎么保證還我一個活的王破?”

老三的眼神表明他似乎已經看穿一切,“眾所周知,你和邪神宗的關系并不好。”

“這個嘛……”小心思被拆穿的鄭飛躍,用聳肩來掩飾尷尬,繼而又恬不知恥地笑了起來:“那可是魔王體,放眼天下誰能殺他?

你可不知道,那孩子自從出關后,叛逆的很,我可以幫你們好好調教調教。”

“別人殺不了魔王體,邪神能!”

老三的回答斬釘截鐵,然后又補充了一句,“王破在你手中,早晚會成為對付邪神宗的炮灰。”

鄭飛躍眨眨眼睛,道:“我和王破好歹有份情誼在,三長老的這番話未免有些難聽,我是那種冷血無情的人嗎?”

“你不是嗎?”

老三反問。

鄭飛躍哈哈笑起來,頗有種“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的自我娛樂精神,笑聲一直持續很長時間。

“七大宗門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其實你們并不了解我……罷了罷了,不說這些口水話,我培養王破確實有利用他對抗邪神的意思,但不會拿他做炮灰,除非……”老三接過他的話茬道:“除非他自己作死。”

“正解。”

鄭飛躍打了個響指。

老三深吸一口氣,道:“這正是我擔心的,王破的性格我比你了解,你控制不住太長時間,他隨時會反噬于你。”

“這個我有分寸。”

老三:“分寸?

你有反制魔王體的手段嗎?

絕無可能!”

鄭飛躍:“當年你們將他逐出宗門,不是因為他絕無可能覺醒嗎?

結果呢,明王宗做不到的事情,老子做到了!”

老三:“……將人給我,明王宗欠你一個人情。”

鄭飛躍:“一個人情就想打發我?”

老三:“那位大人物也將欠你一個人情,相信我,這份人情很大很大,甚至可以幫你解決邪神宗的麻煩。”

鄭飛躍:“很誘人……可你不是那個大人物,能做了人家的主?

三長老,你這空手套白狼的手段不行啊,還不如你家老七。”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