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是系統管理員
[我是系統管理員]

第六百五十五章 想不想干一票大的?
玄幻
類型
生莽
作者
2020-01-23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六百五十五章 想不想干一票大的?




    第六百五十五章想不想干一票大的?



    鄭飛躍喜歡魔域,是因為這是個利益至上的地方。



    在這里做事,不用擔心束手束腳,那些掌控局勢的大宗門,也不會無緣無故跳出來,用一套正義和虛偽的理論來制止你!



    只要利益足夠,大宗門的底線遠遠比散修還要低。



    所以當神藥宗的人來到仙吧,帶來了上百顆人頭時,鄭飛躍非常豪爽地對他們敞開了寶庫的大門。



    丹藥,材料,寶物,成箱成箱地搬走,讓其他來領賞的人狂咽唾沫。



    “老錢怎么沒來?”



    鄭飛躍笑呵呵問道,仿佛被搬走的不是他的財富,和他沒有一點關系。



    神藥宗帶隊的修士陪著小心道:“我家少宗主本是要來的,臨行前突感身體不適,就托在下前來領賞。”



    “身體不適,屁股痛嗎?”鄭飛躍似笑非笑。



    帶隊修士神色僵硬,尷尬地笑了兩聲。



    “錢小佳呢,最近怎么樣,還貪玩嗎?”



    鄭飛躍又問起那個大眼睛姑娘。



    “小姐在宗門修煉丹術,平時對掌柜多有提及,言語間也是想念的緊。”帶隊修士笑道。



    鄭飛躍撇嘴道:“她不是想念我,而是想念我的二蛋。”



    帶隊修士不說話了。



    就沒見過你這樣聊天的。



    好在貨物清點好了,帶隊修士一刻也不想待了,倒不是鄭掌柜不會聊天,而是身邊堆著小山似的人頭,換誰也受不了。



    少宗主說的對。



    這個鄭掌柜就是變態!



    繼神藥宗之后,其他幾個宗門也紛紛帶來了大量人頭。



    相應的,他們帶走了寶庫的大量財富。



    相比之下,那些零零散散來換人頭的散修,連大宗門的十分之一業績都沒有。



    看著被搬空大半的寶庫,王破心疼無比。



    仙吧經營一年時間,才積累了這些資源,培養好幾個不動魔王體都夠了,結果全只換來這些無用的東西。



    死人頭除了能生蒼蠅,還有什么用?



    “掌柜的,這筆買賣雖然出氣,卻是虧大發了。”



    王破沉聲道。



    鄭飛躍笑道:“小王啊,做人眼光要長遠,格局要放大,這點財富算什么,不過是滄海一粟而已。”



    “滄海在哪里?”王破張望了下。



    鄭飛躍哈哈一笑,從椅子上站起來道:“殺到這份上,兩大宗門應該坐不住了。”



    王破打量著眼前這堆血淋淋的人頭,暗道坐得住才見鬼了。



    “殺來殺去,無非是些小角色,沒什么意思。”鄭飛躍撇撇嘴,“去把李心兒叫來,我有事找她。”



    李心兒很快就來了,洗去滿身血腥氣后,又變成那個勾死人不償命的小妖精。



    “掌柜的有何吩咐?”



    鄭飛躍道:“死了這么多人,我估計兩大宗門快坐不住了,說不定狗急跳墻之下,會出動合道期修士來滅了我的仙吧。”



    李心兒沉默片刻,干笑道:“不是還有王前輩嗎?”



    “老王雖然厲害,畢竟雙拳難敵四手,我估摸著兩大宗門這次最少派出不下五名合道期修士。”鄭飛躍摸著下巴道。



    李心兒又沉默了。



    人頭都堆成山了,才五名合道期修士嗎?



    你到底是有多樂觀!



    “掌柜的,實不相瞞,您這招太狠太毒了,別人不說,單是我的這群姐妹,這幾日都殺瘋了……五名合道修士,怕是不止啊。”



    李心兒盡量將“你死定了”的意思表達的委婉些。



    鄭飛躍沉吟道:“我是這么想的,這大修士惹出的禍,沒道理讓小的來抗,趁這次兩大宗門出動高手,咱們再干一票大的。”



    “喂,你有沒有聽明白我的話?我說你死定了,沒說要干一票大的!”李心兒瞪大眼睛道。



    鄭飛躍笑道:“富貴險中求嘛,心魔谷好歹是大宗,賺得連神藥谷五分之一都沒有,你們甘心嗎?”



    “不甘心。”



    李心兒下意識搖頭,可立刻反應過來,驚呼道:“你想讓心魔谷幫你殺合道期修士?想都不要想!”



    弟子死了沒什么。



    長老死了也沒什么。



    可合道期修士卻是一個大宗門的頂尖戰力,絕不容絲毫損失的。



    鄭飛躍拿出所有財富和兩大宗門死磕,歸根結底是他個人的事情,心魔谷不過是隨大流賺點外快,其他幾大宗門也干了,五鬼門和飛尸教再憤怒,難道還想二打四?



    可若是截殺合道修士,那意義就不一樣了。



    這屬于單方面宣戰!



    李心兒的反應,自然在鄭飛躍意料之中。



    他笑道:“心兒姑娘,你先別害怕,那神爐城的分店你也看到了,營業半年,收益不比我這里少,心魔谷難道不心動?”



    李心兒張開嘴巴,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若是三天前,鄭飛躍和她這種話,她一定是想也不想就拒絕。



    可這件事后,各大宗門突然明白一點,他們終究還是低估了仙網的收益。



    一個生意人,依托這么個彈丸之地,靠著一年的經營,竟能積攢起令各大宗門都眼紅的財富。



    這意味著什么?



    最簡單的一個道理,若是心魔谷也有一家屬于自己的仙吧,甚至說在每座城池都有一座仙吧,富裕程度甚至直追神藥宗!



    而鄭掌柜之前在懸賞帖子里說過,誰若幫他帶回合道期修士的人頭,就免費為其建立一間仙吧。



    這誘惑不可謂不大。



    一時間,李心兒心亂如麻,喃喃道:“掌柜的,這事太大了,我做不了主,得回去請示谷主。”



    鄭飛躍露出狐貍般的笑容,道:“快去吧,找你谷主好好聊聊,順便告訴她,這是一樁大買賣,心魔谷若擔心吃不下,還可以聯合其他宗門嘛。”



    李心兒忍不住一個哆嗦。



    這家伙不但要拖心魔谷下水,還要拖其他宗門下水!



    可是……



    完全不知道該怎么拒絕啊!



    李心兒走了,帶著那條令她膽戰心驚的提議,面見了谷主。



    半日之后。



    心魔谷沖出三道身影,各個氣息滔天,向著神藥宗、明王宗以及邪神宗的方向而去。



    南宮也在其中。



    她俏臉肅然,徑直上了邪神山。



    雖然很不想來這里,可普天之下,她是唯一一個能說服邪神與他人合作的……女人了。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