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是系統管理員
[我是系統管理員]

第四百七十九章 慘烈之戰!
玄幻
類型
生莽
作者
2020-06-27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四百七十九章 慘烈之戰!




    第四百七十九章慘烈之戰!



    先鋒,素來由最勇猛之士擔任。



    火力全開的常遇春,雖然只有32級,在氣勢上面卻是不輸任何人。



    虎頭湛金槍揮起道道勁風,將尉遲敬德砸的連連后退。



    呼!



    又是一槍刺出,尉遲敬德揮槊擋開,怒道:“常遇春,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說了,這是徐先生的計謀,非我本意!”



    “好一個非我本意。”



    常云春收槍冷笑:“如果你還真有點良知,就讓你的士卒放下武器,掩護我們送百姓退回城池。”



    尉遲敬德面露掙扎之色。



    他雖然不會背叛徐先生,可脅迫平民的事情也實在做不出來。



    正當他掙扎之際。



    呼延灼的聲音傳入他耳中:“尉遲將軍,你在猶豫什么?迅速剿滅這支騎兵,大西城可下也!”



    尉遲敬德緊皺眉頭。



    為了護送這些老百姓入城,韓世忠將所有的老兵都派了出來。



    若是能夠將其消滅,僅靠城外那些結陣的新兵,騎兵一個沖鋒都能沖垮,屆時大西城就真的是囊中之物。



    一方是忠義,一方是良知,尉遲敬德好不糾結!



    最后。



    忠義戰勝了良知。



    尉遲敬德一展手中馬槊,嘶吼道:“親衛營聽令,剿滅敵軍,拿下大西城!”



    親衛營眾騎兵轟然應諾。



    常遇春大怒道:“無膽小兒,吃我一槍!”



    尉遲敬德不是優柔寡斷之人,既然下定了決心,再沒有絲毫猶豫,馬槊猛地擊出,蕩起一片炸裂的能量。



    “死!”



    轟隆隆。



    兩人胯下的坐騎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壓力,流血暴斃而亡。



    常遇春整個人旋轉著飛出去,虎頭湛金槍猛地戳在身后地面,才勉強止住后撤的身形。



    不過他卻怡然不懼,再次拎槍迎上。



    “再吃我一槍!”



    “來得好!”



    兩人乒乒乓乓打了起來。



    尉遲敬德毫無疑問占據著實力上的優勢,可常遇春憑著心中一把沸騰戰火,一時間竟也不落下風。



    另一邊。



    袁弘揮刀砍翻一名敵軍,回頭看去,兩千多老兄弟就剩下了半數。



    他悲喝一聲,調轉獸頭,繼續沖鋒。



    他們這支騎兵的任務是,沖散敵軍陣型,只要那些平民還在城外,他們就要繼續沖鋒下去。



    城門之外。



    韓世忠拔刀猛殺,新兵們依托著戰陣之利,抵擋著呼延灼大軍一波又一波的沖擊。



    百姓們緩緩撤入城內。



    殺戮從未停止。



    兵對兵,將對將,每一分鐘革命軍這邊都要承擔巨大的損失。



    陣亡者不計其數。



    半個時辰后。



    百姓們終于全部撤入城內。



    可代價是,新兵折損盡萬,袁弘的騎兵更是僅剩數百人和尉遲敬德的親衛營沖殺在一起。



    韓世忠看了眼袁弘等人,眼眶通紅。



    這些,可是是革命軍的骨血啊。



    可現在他們深陷敵陣,憑韓世忠手下的新兵,是根本無法展開營救。



    “撤!”



    韓世忠終究還是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新兵收縮。



    不時有新兵自愿留下阻攔呼延灼大軍,戰亡者不計其數,卻是沒一個害怕的。



    當城門關閉的那一刻。



    革命軍留下了一萬多具的尸體,還有所有的老兵。



    城內哭聲一片。



    百姓們感動于革命軍的所作所為,自發地涌上城頭。



    一位老者在子女的攙扶下,顫顫巍巍道:“將軍,我老了,活不了幾天,革命軍的將士活得不易,就讓我替你們來守城吧。”



    其他百姓也都吼起來。



    “讓我們上吧,總得為這座城池做些什么!”



    “將軍,讓我兒子加入革命軍吧,他雖然才十四歲,卻也是壯小伙了,一頓能吃三斤烤肉呢。”



    “將軍將軍,我愿意加入軍隊!”



    韓世忠哈哈大笑道:“快把大家伙請下去,我革命軍再不濟還有二十多萬的熱血男兒,各個都是敢死之士,等我們死光了,你們再決定上與不上。”



    新兵們將這些平民半請半趕地帶了下去。



    韓世忠立于城墻之上,看向城外。



    那里,常遇春和袁弘殘部還在苦戰,他卻是只能眼睜睜看著!



    “鄭帥,您到底在哪啊?”



    韓世忠喟然長嘆。



    戰陣之內。



    呼延灼見韓世忠撤入城內,便回身協助尉遲敬德來戰。



    “滾來,老子不需要你幫!”



    尉遲敬德怒吼一聲,馬槊橫掃而出,猶如千軍萬馬之勢。



    常遇春本就強弩難支,此刻面臨尉遲敬德的強攻和呼延灼在旁邊的壓力,頓時被這一槊掃中,狂噴一口鮮血,向后倒去。



    呼延灼策馬上前,雙鞭猛然砸向常遇春頭部。



    “大膽!”



    尉遲敬德一展馬槊,擋住了呼延灼的鐵鞭。



    “你是何意?”



    呼延灼問道。



    尉遲敬德道:“他是老子的俘虜,如何處理還輪不到你替老子決定!”



    “很好!”呼延灼收回鐵鞭,神色陰冷,“希望見到了徐先生,你還能說出這番話!”



    尉遲敬德不屑一笑。



    這次攻打大西城,他和呼延灼算是正式撕破了臉皮。



    可那又如何?



    無恥之輩,人人得而厭之!



    另一邊。



    袁弘手下已剩不足三百部眾。



    敵軍沒有繼續攻打他們,而是形成了一個圓陣,將他們牢牢圍困其中。



    幾名校尉看向袁弘的眼神,沒有了之前的仇恨。



    軍中崇拜強者,更崇拜強軍。



    袁弘率兩千騎兵和大規模騎兵對沖,折損至三百人依舊死戰不降,這份軍人的勇氣令人敬佩。



    一名校尉道:“革命軍的兄弟,降了吧,某可替你向我家將軍求情。”



    “降了吧,我家將軍亦是愛財之人,并不比那鄭飛躍差多少。”



    “此次攻城,你家主帥都沒露面,何必跟著這樣的將領呢?”



    袁弘聽著各種勸降之聲,從衣服上撕下一根布條,將刀子和手臂牢牢綁在一起。



    “好意心領了,可我是革命軍,我們只為百姓而戰,不為徐福而戰。還有,無論是誰,敢侮辱鄭帥者,死!”



    三百騎兵轟然向前。



    “殺!”



    袁弘的三百騎兵,眨眼間便沒入敵陣之中。



    當啷!



    一柄大刀砍來,將袁弘擊落坐騎。



    袁弘改為步戰,一人面對無數把伸來的長槍,嘶吼道:“鄭帥,你到底在哪里?!!!!!”



    呼聲悲天動地。



    下一瞬。



    天空突有異變!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