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是系統管理員
[我是系統管理員]

第四百七十八章 徐福的毒計!
玄幻
類型
生莽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四百七十八章 徐福的毒計!




    第四百七十八章徐福的毒計!



    尉遲敬德派去攻城的校尉沒有回來。



    不過他不是因為沒攻下城墻而沒臉回來,而是被一名新兵抱著從城墻摔下來,摔死了。



    當晚鳴金收兵。



    尉遲敬德派去的四千士卒,僅回來了不足一千。



    士氣大降。



    兩日攻城,尉遲敬德兵力損失將近五分之一。



    革命軍的損耗是這個數字的兩三倍,但絕大多數都是新兵,他們有30萬大軍,損耗比連六十分之一都沒有。



    最讓尉遲敬德難受的,是這些新兵的作戰方式。



    從伍以來,無論是在下界還是上界,他都沒見過這樣的戰斗方式。



    新兵完全不要命,滿腦子都想著拉人一起死,這怎么打?



    一換一,尉遲敬德這邊是血虧。



    “將軍,明日攻城還要繼續嗎?”



    校尉問道。



    尉遲敬德瞪眼道:“繼續個屁,沒看到對方斷子絕孫的打發嗎?這個鄭飛躍還真是妖孽啊,搞出個不知所謂的信仰,你說這玩意有那么厲害嗎?竟然能讓新兵甘愿去死?”



    “屬下不知。”



    尉遲敬德揉了揉太陽穴,道:“我已經派人快馬加鞭向徐先生求援了,以徐先生的聰明才智,肯定有辦法破解的,靜待兩日吧。”



    兩日后。



    尉遲敬德收到了徐福的回信,信上只有五個字:靜待呼延灼。



    “奇怪,徐先生讓我等呼延灼,難道呼延灼有破解的辦法?”



    尉遲敬德表示不解。



    要說排兵布陣,他自認比呼延灼高出了不少層次,否則徐先生也不會每次都讓呼延灼負責后勤這塊。



    如今面對這“不怕死”的大西城,連他都束手無策,呼延灼又有何辦法?



    第二日。



    呼延灼來了。



    來的同時,他還驅趕來了上萬名的百姓。



    “這是作甚?”



    尉遲敬德指著那些神色呆滯的百姓,愕然道。



    呼延灼道:“徐先生說,鄭飛躍靠百姓起家,靠民兵守城,所依仗不過民心二字。既然如此,他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讓百姓頂在攻城的第一線,看他鄭飛躍是要城還是要民心?”



    尉遲敬德聞言,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毒!



    毒計啊!



    將這上萬百姓頂在最前方,既能消耗革命軍的攻擊手段,又能有效減少傷亡,最重要的是,那些新兵本就是平民,他們愿意和同胞同歸于盡嗎?



    必然是不愿意的!



    “徐先生計謀無雙,我自然是佩服的!”尉遲敬德先是恭維了一聲,繼而面露難色,“只是大丈夫生于世間,有所為有所不為,這驅使平民送死的事情,某卻是做不來。”



    呼延灼面無表情道:“徐先生早料到尉遲將軍會說出這番話,特命我來接管大軍兵權,做后續攻城事宜。”



    尉遲敬德聞言臉色微變:“呼延灼,你這是何意?”



    “這是徐先生的意思。”



    呼延灼淡淡道。



    “我不信,我要見徐先生!”尉遲敬德大聲道。



    “徐先生也料到了,特意讓我帶來了他的親筆信。”



    呼延灼拿出了徐福的親筆信。



    信上寫到,鑒于尉遲敬德攻城不利,特令其交出兵權,全力輔佐呼延灼,爭取早日收復大西城。



    尉遲敬德看完之后,氣的渾身發抖。



    他追隨徐先生數百年,從來都是任勞任怨,不敢有絲毫忤逆之意。



    可是今日徐先生的做法,卻讓他覺得心寒。



    呼延灼淡淡道:“事不宜遲,召集你的部下,立刻攻城吧。”



    尉遲敬德沉默良久,還是點點頭下去準備了。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背叛徐先生。



    城內。



    韓世忠正在休息,突然看到袁弘跑了進來。



    “將軍不好了,敵軍又攻城了,這次他們還驅趕了上萬名平民,兄弟們不知道要不要動手啊?”



    韓世忠“騰”地一下站起身,隨袁弘登上了城頭。



    放眼望去。



    前方都是平民,大約有上萬人。



    呼延灼率領軍隊在后面,拿著刀子驅趕平民上前,但有動作慢者,直接一刀砍死!



    百姓們哭泣著向城墻處涌來。



    韓世忠雙目圓整,大吼道:“呼延灼,你不得好死!”



    常遇春從城墻另一邊狂奔而來,大聲道:“新兵們看到來的平民,根本下不去手,有的把刀子都扔了!”



    韓世忠咬牙道:“此計必然是徐福老兒想出來的,果然夠毒,正中咱們的要害!”



    “怎么辦?”



    常遇春吼道。



    此刻時間緊迫,若是等百姓攀上城墻,新兵們不敢動手,城墻就丟了大半。



    危機時刻。



    韓世忠展現出一位優秀將領的決斷本色。



    “打開城門,老常你帶著所有的老兵,出城沖殺一陣,擾亂敵軍陣型。我率新兵出城據守,掩護平民入城。”



    “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常遇春咬咬牙,繼而大喝一聲,“袁弘何在?”



    袁弘轟然上前:“末將在!”



    “點齊老兵,隨我出去殺個痛快!”



    常遇春高喝道。



    城門緩緩打開。



    韓世忠帶著新兵在城門外迅速結陣,并且大喝:“進城!”



    “快進城!”



    “進城就安全了!”



    那些平民看到此景此景,感動的眼淚橫流,快步向城墻內跑去。



    與此同時,常遇春率領一支兩千多人的騎兵全副武裝,從城內沖了出來。



    呼延灼第一時間捕捉到了他們的意圖。



    他的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笑意。



    “這是想接應平民入城,尉遲敬軍,率領你的騎兵頂上去吧。”



    尉遲敬德冷哼一聲,招了招手。



    五千騎兵轟然向前,向著前方迎去。



    “迎戰!”



    常遇春虎吼一聲,虎頭湛金槍前指,大喝道:“沖散敵軍陣營,為百姓們爭取進城的時間。”



    “沖啊!”



    兩支騎兵在荒野上掀起兩股煙塵,然后狠狠撞在了一起。



    叮叮當當。



    雜亂的兵器碰撞聲響起,不時有騎兵栽倒。



    常遇春不愧是最強先鋒,打起仗來不要命,像是釘子一樣狠狠扎入對方陣型。



    “殺啊!”



    常遇春一槍挑飛一名騎兵,迎面撞見了尉遲敬德。



    “尉遲小兒,驅使平民作戰算的了什么好漢,吃我一槍!”



    常遇春一槍砸出。



    雖說尉遲敬德比他的實力高,可他卻絲毫不懼。



    尉遲敬德心中有愧,馬槊只防不攻,喝道:“這是徐先生的計謀!”



    “狡辯之詞,再吃我一槍!”



    常遇春越戰越勇,虎頭湛金槍綻放出道道光芒,戰意無可匹敵!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