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是系統管理員
[我是系統管理員]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可愿臣服于我?
玄幻
類型
生莽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可愿臣服于我?




    第三百五十五章可愿臣服于我?



    自建國以來,川省就因為特殊的獨立地位,超脫于華夏的宿主圈之外。



    類似川省的地方還有很多,比如說藏省、疆省這些地大人少的遼闊區域,以及西南邊疆的叢林地帶。



    這次魔窟之行,鄭飛躍毫無疑問已經將碎星全員拉上了戰船。



    夜刃與碎星是最強的兩個勢力,這點毋庸置疑。



    但強悍不代表全部,天下之大,還不知有多少宿主隱藏在世俗或偏離世俗的地方,這些才是大頭。



    開放魔窟,以名利吸引這些人,是鄭飛躍想到的一個計劃。



    除此之外,對于川省、疆省這些野生宿主充沛的區域,也要制定針對性的計劃。



    鄭飛躍有個大膽的計劃,一年之內,他要讓自己的平臺遍布全國各地,只要是宿主,就一定要使用他的平臺!



    “鄭……鄭老大,您不殺我們,想讓我們做什么?”



    一名宿主顫顫巍巍地問道。



    身為宿主,刀口舔血的日子過慣了,其實倒也沒有那么怕死,大不了一閉眼就過去了。



    可這世上,還有很多比死還要恐怖的事情。



    比如說,被鄭飛躍這個“瘟疫之源”給盯上。



    鄭飛躍從道具欄中拿出一個金色道具,笑道:“知道這個是什么嗎?”



    三名宿主齊搖頭。



    “高級道具:追蹤器。只要對你們使用,接下來你們的行蹤就都在我的腦海中,跑也跑不掉!”



    鄭飛躍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這個高級追蹤器,是低級追蹤器的升級版,不但追蹤功能更加強大,追蹤人數也增至三人,正好適用于眼下的情況。



    至于是從誰的身上抽到的,他也記不清了。



    反正,現在他道具欄中的道具多達上千件,高級道具雖少,卻也占了一成多,花樣極多,五花八門。



    “您想干什么?”



    正所謂,不被賊偷就怕賊惦記,三名宿主聽到鄭飛躍的話,均是心中恐懼。



    鄭飛躍二話沒說,先給三人使用了道具。



    高級宿主的敏感度很強,追蹤器使用的那一刻,三人相視一眼,均有種孫猴子難逃如來手心的感覺。



    “哈哈哈。”



    鄭飛躍笑著攬過三人的肩膀,如同久別重逢的老友般,熱情洋溢道:“接下來,就需要三位幫我個忙了。”



    三人隱隱知道是什么忙,卻都苦著臉沒說話。



    “叮!檢測到有新的平臺……交易子平臺正在生成……生成完畢,下面是詳細介紹。”



    “叮!檢測到有新的平臺……任務管理子平臺正在生成……生成完畢,下面是詳細介紹。”



    ……



    三名高級宿主齊齊看向鄭飛躍。



    鄭飛躍笑容可掬:“需要你們做什么,我想不用多說了吧?”



    “可是……”一名宿主剛要說話。



    鄭飛躍打斷他道:“沒有可是,一年之內,我要看到川省的宿主盡數使用我的平臺,期間需要任何幫助,都可以找我。



    當然,如果一年之后,你們完不成這個任務,我不介意換批人來做。當然,各位會是個什么下場,我就不多說了。



    你們可以選擇跑,甚至可以跑到國外。但請相信,我的追蹤器是覆蓋全球范圍的,除非你們跑出地球。”



    一席話說完。



    鄭飛躍拍著他們的肩膀道:“話至此,多說無益,你們可以走了!”



    三名高級宿主苦笑著離開。



    今天這趟,本以為碰到寶貝出世,能夠大賺一筆。



    卻不曾想,毛都沒撈到,連自己也搭進去了。



    鄭飛躍那個魔鬼!



    打發了三人后,鄭飛躍笑著對張獻忠道:“王上還要去往何處?咱們一塊去了,然后回金陵籌備開放魔窟之事。”



    張獻忠道:“本來還有些心思,但看了你的手段,本王突然對你更感興趣,即刻返回金陵吧。”



    鄭飛躍聳聳肩,先一步向東方飛去。



    半空中。



    一人一魔打量著腳下的山川和城市,沉默了半路。



    然后張獻忠道:“鄭家小子。”



    “王上有何吩咐?”



    “你的能力到底是什么?為何這些……宿主都視你如猛虎?”張獻忠問出了藏在心中很久的問題。



    鄭飛躍笑道:“說起來,我和王上的能力有些像似。”



    “哦?”



    “王上的能力是培養魔軍,借魔軍開疆擴土,成為帝王之尊。而我的能力,卻是讓所有宿主使用我的平臺,借平臺之手,實現對他們的控制。”鄭飛躍道。



    張獻忠眉頭皺起,道:“平臺?這是何物?”



    “王上可以將平臺理解為集市,一個專供宿主交易和交流的地方。只不過,這里的平臺存在于能力中,是看不見摸不著的。”



    “既然如此,何以靠這個平臺掌控天下?”



    鄭飛躍笑道:“我沒想著掌控天下,我只對宿主感興趣。待全天下的宿主都使用了我的平臺,他們的命脈也就握在了我的手中。”



    “命脈?”



    “舉個例子,大王你使用了我的平臺,也就是集市。你在集市上看中一件兵器,想要買下來。可是怎么買呢?首先,我這里不接受銅板、金元寶這些,你想買就要使用我的貨幣。”



    “如何得到你的貨幣?”



    鄭飛躍笑了:“當然是用你的銅板和金元寶來換。”



    張獻忠聞言,沉默良久。



    良久之后,這位大西王感慨道:“果然是殺人不見血的好手段!鄭飛躍,本王承認,之前小覷了你。”



    “不過是些簡單的手段,王上若是去大學上了經濟學專業,也就不覺得有什么。”鄭飛躍笑道。



    張獻忠感慨一聲道:“在我那個時代,宿主是非常稀少的存在,一個王朝也不過寥寥十數人。想不到這天地變了,宿主也多了起來。”



    “有得就有失吧!”鄭飛躍隨意應和道。



    又是長時間的沉默。



    張獻忠突然道:“鄭飛躍,你可愿臣服于我?我封你為大將軍,統領千萬魔軍,就連魔王也能調遣,如何?”



    鄭飛躍失笑道:“王上別開玩笑了。”



    “我沒開玩笑,待我本體出來后,魔軍席卷大地,這天下唾手可得!”張獻忠目光灼灼,神色肅然。



    鄭飛躍愣住了。



    這大佬,還想著席卷天下呢?



    這都什么年代了。



    他也沒有直接拒絕對方,畢竟曾是帝王,聽不得忤逆的話,道:“還是等大王本體出來的那天,咱們再做商議吧!”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