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是系統管理員
[我是系統管理員]

第三百四十七章 生魂祭刀
玄幻
類型
生莽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三百四十七章 生魂祭刀




    第三百四十七章生魂祭刀



    鄭飛躍看著剛剛發過火的張獻忠,非常敬佩自己的先見之明。



    他之前就認為,誰要是把張獻忠的魔外化身當做普通8級魔物,那他就是個傻子!



    秦龍也冷靜下來。



    剛才的嘗試讓他明白一個道理,哪怕只是張獻忠的化身,他也沒能力殺死。



    弄不好的好,這個魔頭還會大開殺戒。



    另一邊,張獻忠完成了自己對自己的心里療傷,看都沒看碎星槍一眼,道:“秦家小輩,不用對我瞪眼睛,你以為你們的仇人是我嗎?”



    秦龍冷眼相視。



    “錯!”



    張獻忠冷哼一聲道:“三百年前,那個賤人將我鎮壓,并且找到你們的先祖,賜予他們辟邪、伏魔兩個能力,還將伏魔刀與碎星槍相贈,看起來是成全了你們,豈不知你們不過是她的一顆棋子罷了。



    這些年來,那個賤人不見蹤影,你們這些棋子倒是盡忠職守,可笑可笑!”



    秦龍聞言,冷冷道:“秦家祖上,又是你能妄加評論的?”



    “蠢貨!”



    張獻忠怒斥一聲,道:“其他且不說,單說那把伏魔刀,秦家世代流傳,又有多少人死于非命?”



    秦龍臉色微變。



    他的親弟弟就是上一代伏魔刀的使用者,雖說是死在了魔潮之中,可在此之前心智就已經被侵蝕了。



    張獻忠冷笑道:“你是不是想說,強大的武器總是需要付出代價?愚不可耐!你們都被那個女人給耍了!”



    “什么意思?”秦龍道。



    張獻忠似笑非笑道:“伏魔刀在我那個時代,就已經是赫赫有名的兇刃,使用者全是橫死的下場。那個女人將伏魔刀給你們,難道是安了好心嗎?”



    秦龍沉默不語,神色卻是閃爍不定。



    確實,秦家歷代使用伏魔刀者,最后的結果都是橫死,無一例外。



    這是一把不祥之刃。



    “伏魔刀最邪惡的地方,在于它會不斷侵蝕使用者的心智,猜猜最后會怎么樣?”張獻忠拋出了一個有些恐怖的問題。



    “如何?”鄭飛躍問道。



    這是替秦重問的,畢竟那哥們是現任伏魔刀的使用者。



    張獻不答反問,道:“你們聽說過刀靈嗎?”



    “刀靈?”



    鄭飛躍和秦龍都搖了搖頭。



    “在我們那個世代,只有孕有靈智的武器才被稱作神兵。刀有刀魂,槍有槍魄,劍有劍靈,只是這些靈智可不是無緣無故出現的。



    就說你這把碎星槍,剛才出現的那個影子就是槍魂,并且是那個賤人放入其中的一縷意念,專門用來對付我的!



    再說這伏魔刀,是有人將一魔頭的生魂煉化其中,每次祭出,都會吞噬使用者心智,待到蠶食足夠的數量,便會孕育出刀靈。



    本王雖然殺孽深重,卻也沒想過通過這種方式來培養刀靈。你們秦家自詡忠誠之士,也不過是別人豢養刀靈的工具罷了。”



    一席話說完,秦龍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道“我為什么要相信你?”



    “哼,本王還不屑對你撒謊!也罷,今天就讓你死個明白,拿伏魔刀來!”張獻忠大聲道。



    鄭飛躍立刻會意,轉身出了密室。



    秦重就在外面等待,看到鄭飛躍出來,連忙道:“我大爺爺和你說什么了?”



    “額,說開放魔窟的事情,把你的伏魔刀借我一下。”鄭飛躍道。



    秦重疑惑道:“要我刀做什么?”



    “你爺爺要的,快點給我!”



    鄭飛躍催促,里面兩位大佬等著呢,再說了,這事也是為了秦重好。



    秦重嘀咕了幾句,將伏魔刀遞給鄭飛躍,后者轉身又回去了密室。



    張獻忠接過這把刀,自言自語道:“生魂祭刀,果然是那個賤人的手段。秦家小輩,看好了!”



    話音落下。



    伏魔刀的封印被打開,綻放出萬丈黑光。



    鄭飛躍在旁邊看著,發現這場景和秦重揭開封印時沒什么兩樣。



    但是緊接著,張獻忠再次在刀身上一抹。



    伏魔刀加大了噴射黑氣的速度,很快整個屋子都彌漫著黑氣,連外面等待的秦重都感覺到了。



    “大爺爺揭開封印做什么?”秦重喃喃自語。



    室內,噴射完黑氣的伏魔刀,整個刀身竟然變成了紅色。



    張獻忠冷哼一聲,單手又是一拍。



    一股魔氣涌入刀身之中,仿佛向湖中投入了釣魚的魚餌,伏魔刀再次顫動起來,一股邪惡、暴虐的氣息傳出。



    一顆黑色腦袋漂浮出來,容貌模糊,但依稀看出是個老者,面容扭曲。



    秦龍看到之后,通體一顫,吼道:“小虎!”



    黑色腦袋聽到小虎二字,睜開了緊閉的眼睛,看到秦龍之后,猛地顫抖起來,嘴巴張的大大,卻是一點聲音也發不出。



    可鄭飛躍從他的口型判斷出,他喊的是:“哥!”



    秦重的爺爺,也就是秦龍的弟弟,名叫秦虎!



    再看秦龍,整個人如遭雷噬,顫抖道:“小虎,真的是你嗎?小虎,你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



    黑色腦袋扭曲掙扎著,下一秒容貌再變,竟變成了另外一個模樣。



    “二叔!”



    秦龍再次驚呼,這個人是他二叔,秦重的太爺爺。



    緊接著,腦袋再變,眨眼功夫已經換了個三四個面孔。



    秦龍已經說不出話來,老淚縱橫道:“為什么?為什么我秦家列祖的生魂會出現在這里?”



    答案其實昭然若揭。



    秦家的這些祖輩,全是伏魔刀的使用者,而現在,它們成了伏魔刀的刀靈。



    如果不是張獻忠揭開了這一秘密,幾十年后,秦重的生魂也會出現其中,成為伏魔刀孕育刀魂的重要一部分。



    慘!



    真的慘!



    鄭飛躍都不忍心看下去了,這秦家確實慘。



    世代被人當做棋子,死了卻也逃不過算計,魂魄都被人惦記上了。



    若非他將張獻忠帶了出來,這份算計還會持續下去,而秦家還傻乎乎地用“宿命”二字來安慰自己,甚至是標榜自己。



    宿命?



    呵呵。



    秦龍這一哭,足足有五分鐘。



    哭過之后,這位9級強者重新恢復了往日的強硬形象。



    “諸位先輩受苦了,秦龍這就送你們解脫。”



    他深吸一口氣,長槍點出,凄厲之聲大作,將那團生魂點爆。



    轟!



    黑色腦袋爆開。



    黑氣倒卷而回,伏魔刀“當啷”一聲掉落在地。



    如今的伏魔刀,依舊有伏魔之能,卻沒了害人的能力。



    半晌后,秦龍收回碎星槍,沖著張獻忠遙遙一躬。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