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是系統管理員
[我是系統管理員]

第三百零二章 盜寶
玄幻
類型
生莽
作者
2019-12-09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三百零二章 盜寶




    第三百零二章盜寶



    晚上的海島,萬籟俱靜,唯有路燈在孤寂地亮著。



    遠方不時傳來腳步聲,那是巡邏隊在巡邏。



    寶庫的位置位于海島中心,旁邊就挨著長老殿,是晚上巡邏隊防守的重中之重。寶庫內設有重重禁制,一旦被觸發,整個海島將警鐘長鳴。



    內外雙重手段下,寶庫的安全性被提到最高。



    鄭飛躍千方百計地拿到寶庫鑰匙,只是解決了禁制問題,并不意味著就能輕松將寶物席卷一空。



    他觀察很久,才找到了巡邏隊的漏洞。



    在凌晨兩點鐘,人的精神最困時候,巡邏隊的交替會出現大概三分鐘的空檔期。



    所以他只有三分鐘時間。



    三分鐘時間一到,無論有無收獲,都要立刻撤退!



    而當鄭飛躍站在寶庫門前時,三分時間已經過了半分鐘,接下來的兩分半將充滿速度和激情。



    拿出令牌,解除禁制,鄭飛躍消失于寶庫之中。



    寶庫共兩層。



    鄭飛躍之前來過幾次,但也只來過一層,對一層的東西比較了解。



    這里的寶貝很多,雜七雜八地堆在一起。有大如磨盤的奇石,也有小巧玲瓏的寶貝,林林總總,應有盡有。



    鄭飛躍之前來寶庫時,就已經計劃好了要拿的東西。



    因為系統空間有限,他不可能將所有寶貝席卷一空,只拿那些小體積并且很珍貴的東西:幾十個通靈小物件,一套布置大型陣法的五行陣旗,能夠直接增加系統經驗的道具,還有其他一些有用的東西。



    將這些東西一掃而空,鄭飛躍看都不看其他東西,轉身竄上二樓。



    此時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分半。



    二樓的空間不大,立著五個水晶柜子,每個柜子里都有一件寶貝。



    這五個柜子中,有三個柜子裝的是水晶卷軸。



    另外兩個柜子,一個是一件金甲,另外一件是一把長刀。



    這五件物品全部閃爍著高級道具的光芒,看的鄭飛躍眼睛都花了。



    他挨個打開水晶柜子,將寶物席卷一空。



    時間還剩下最后一分鐘。



    系統空間還有空地方,鄭飛躍正準備去一樓再撿點寶貝,眼神冷不防看到二樓的拐角處,還有一截樓體通向上面。



    鄭飛躍愣住了。



    沒聽說寶庫還有三樓啊。



    愣神的功夫,時間又流逝了幾秒鐘。



    鄭飛躍拍了拍腦袋,一頭扎入那截樓梯。



    二樓的寶物已經是高級道具了,那么三樓呢?



    不上去看一眼,無論如何也不甘心啊!



    ……



    三樓。



    剛沖上來的鄭飛躍怔在了原地。



    三樓是個閣樓,里面空蕩蕩的沒有任何裝飾品,只有一塊紅水晶。



    成年人半個身體大的紅水晶。



    然而,讓鄭飛躍發怔的不是紅水晶,而是在紅水晶中的里面。



    那里面竟然有個小女孩。



    沒錯,一個小女孩!



    而且那女孩還活著,見到鄭飛躍后,還沖著他眨了眨眼。



    一時間,鄭飛躍有種見鬼的恐怖感。



    紅水晶里有個小女孩,這種事情怎么想都覺得恐怖。



    時間滴滴答答地向前走,還有最后二十多秒時間。



    鄭飛躍咬了咬牙,無論這小女孩是什么,能被封印在紅水晶中,而且單獨放在寶庫三樓,證明夜刃非常地重視。



    夜刃越重視,就越是要拿!



    鄭飛躍走上前去,嘗試將紅水晶收入空間,沒想到竟然成功了。系統空間向來是不收納活物的,這次卻沒有排斥,看來那女孩真的很特殊。



    收走紅水晶后,系統空間正好塞得滿滿。



    在巡邏隊趕到的前一刻,鄭飛躍溜出寶庫,一路跑回住所,躺在床上大口喘氣。



    實在是太刺激了。



    次日清晨。



    鄭飛躍像往常一樣起床,給天香的金絲貓喂了食,然后來到采購部,問道:“今天是誰負責外出采購?”



    很快,一個黝黑漢子跑過來,露出討好的笑容:“是我,崔姑娘。”



    “原來是閆博,今天采購我和你一起去,順便去陸地上辦點事。”鄭飛躍淡淡道。



    閆博撓了撓頭,道:“崔姑娘想跟著自然是沒問題,不過目前海島的出入制度非常嚴格,沒有長老特批的條子誰也出不去。”



    “這個我知道,用不著你提醒!”鄭飛躍拿出從天香那里弄來的條子,“天香長老特批的,出發的時候叫上我。”



    “那就沒問題了。”



    下午三點。



    采購部的超續航直升機發動引擎,突突突地向著陣眼處飛去。



    鄭飛躍坐在副駕駛,遠遠看到了值班的張明臣。



    如今的張明臣,因為弟弟慘死的緣故,整個人比起以前更沉默了,凡是出入陣者,看誰都像是殺他弟弟的兇手。



    直升機停下。



    張明臣走過來,敲打著窗戶面無表情道:“下來接受檢查!”



    閆博打開窗戶,不耐煩道:“每天出入都有檢查,檢查來檢查去還是這張臉,你煩不煩?!”



    他在天香長老麾下做事,張明臣則歸屬于長歌,派系不同,也用不著給他留面子。



    張明臣指著鄭飛躍道:“這個女人是干什么的?”



    “這是崔姑娘,天香長老身邊的大總管,這次跟隊外出辦事。”閆博答道。



    鄭飛躍坐在副駕駛一動不動,目視前方,無喜無悲,將一名大內總管的氣質和傲氣展現的淋漓盡致。



    “條子呢?”證明陳問道。



    鄭飛躍拿出從天香那里偷來的條子,上面的簽字還是他模仿的。



    張明臣仔細瞅了簽名,皺眉道:“簽字和平時不太一樣!”



    閆博將胳膊伸出窗戶,大聲道:“崔姑娘是天香長老最信任的人,難道她還能偽造條子不成?”



    “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張明臣沉聲道。



    閆博怒道:“踏馬的,每天為了你們的吃喝,我們累的跟孫子一樣,到頭來得不到你們一句感謝,反倒污蔑我們偽造條子,你眼瞎啊!”



    張明臣冷冷道:“長老會嚴令,所有出入人員必須接受嚴格檢查,我怎么知道她是不是鄭飛躍變化的?”



    “臥槽你……”



    閆博正準備破口大罵,鄭飛躍(崔麗珠)攔住他,轉而對張明臣道:“如果你懷疑這條子是偽造的,我現在就可以叫天香長老來對峙,敢不敢?”



    張明臣猶豫了下,道:“我按規矩辦事,有何不敢?!”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