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大清貴人
[大清貴人]

第二十章、老貴人面圣(上)
其他
類型
尤妮絲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二十章、老貴人面圣(上)

    “朕聽說,你最近正在抄寫金剛經,是要給朕祈福?”胤禛立刻轉移了話題。

    懋嬪柔情一笑,“嬪妾無福為皇上誕育子嗣,如今又上了年紀,一心所盼的,不過是皇上安康而已,何況……嬪妾平日里也沒別的事情可做。”說著,懋嬪一連的落寞寂寥,端的是可憐。

    胤禛:又是這套說辭,朕聽得耳朵都長繭子了。

    “抄了多少了?”胤禛打斷了懋嬪的話,省得她繼續賣可憐。

    懋嬪忙回話:“已經抄了十幾卷了。”

    胤禛微微一怔,懋嬪抄了不過三四日功夫,居然已經有十幾卷之多了?看樣子這回是真的用心了?

    他眼睛掃了一眼西側的書案,果然上頭整整齊齊摞著兩沓經文。

    蘇培盛最會察言觀色,連忙上去將著兩沓經文呈到了萬歲爺面前。

    胤禛信手翻看,不由點頭,“你的字精進了不少。”

    懋嬪老臉微微一紅,“皇上過獎了,嬪妾愚笨,不過就是寫得多了而已。”

    這時候,玉珠端著一盞茶水,嘴角抿著一抹最甜美的微笑,纖纖細步走到了皇上面前,以萬分柔美的語氣嬌滴滴道:“皇上請用茶。”

    胤禛正專注地翻看經文,凡是在他專注的時候,從無人敢出聲打攪,此刻胤禛自是不快的,當口斥責:“多嘴!”

    這聲音冷沉如冰,雖不算十分嚴厲,亦是把玉珠下了一跳,她噗通一聲軟跪在地上,手上的茶盞一晃,里頭滾熱的茶蕩了出來,灑在了她嬌嫩的手背上,玉珠不敢發出痛叫,咬著嘴唇強忍著,“皇上恕罪,奴才不是故意的!”

    胤禛眉頭登時凝沉了起來,若換了是御前的太監,這會子肯定磕頭麻溜退出去,斷斷不會繼續多嘴,可玉珠是咸福宮的宮女,自然不曉得這點,一而再、再而三地觸了皇帝陛下的霉頭。

    蘇培盛見狀,忙低聲呵斥:“還不快退下!”

    玉珠咬著嘴唇,眼淚撲簌,皇上還沒看她一眼呢,若是就這么退下了……玉珠如何甘心?

    懋嬪也看出皇上龍顏不悅了,而玉珠卻還巴巴跪在地上,盼著皇上能看她一眼呢。懋嬪不由氣得跺腳,咬牙切齒訓斥道:“連個茶都奉不好,要你何用!”——這個玉珠,不但不能討皇上歡心,反而觸怒龍顏,當真是個廢物!

    玉珠瞬時淚落如珍珠,端的是梨花帶雨、不勝可憐。

    這時候,胤禛那冷漠的目光終于舍得落在玉珠身上,玉珠見狀,忙楚楚可人地抬眸怯怯,一幅哀求的樣子。只可惜,胤禛這會子心里正不爽呢,想見的人沒見到,不想見的人卻冒出來多嘴,哪怕是個天仙兒,胤禛也不會憐憫半分,何況這玉珠只是略有些姿色而已。

    胤禛冷冷對懋嬪道:“奴才不好,打發了便是。”

    玉珠那滿含祈盼的小臉瞬間凝固了,她不敢相信皇上如此不憐香惜玉!

    接下來,兩個御前的太監不由分說,像拖麻袋似的,將玉珠這個楚楚可憐的小美人拖出了正殿,跟丟廢棄物一般給扔了出去!

    玉珠重重摔在殿外,摔得渾身骨頭架子都要散了,她淚水漣漣,眼神驚愕、怔忡、迷茫,嘴上喃喃:“不可能……怎么會這樣……不應該是這樣的……”

    大宮女硨磲看著這個被碾落塵埃的小浪蹄子,忍不住露出了譏笑,她吩咐咸福宮的青狀太監:“堵上嘴、關進柴房!省得她再鬧幺蛾子!”

    “是!”

    殿中,懋嬪見皇上臉色相當不悅,急忙解釋道:“皇上,這個宮女是新來的,不懂規矩,還請皇上息怒。”

    胤禛臉色冷得像塊冰,原以為這幾日懋嬪必定是日夜抄經,沒想到……只不過,宮里的嬪妃有這個心思不止懋嬪一個,胤禛便也懶得說什么。只不過……

    胤禛看著那卷字跡迥然不同的經文,“這是誰抄的?!”這斷斷不是懋嬪的字跡!這個宋氏,竟敢糊弄起朕來了!!胤禛不由火冒三丈!

    懋嬪急忙解釋道:“皇上,是偏殿的姚貴人非要幫著嬪妾一起抄經,嬪妾拗不過她連番請求,這才答應了。”

    胤禛一怔,“姚佳氏?”

    “是!”懋嬪連忙點頭。

    胤禛淡淡吩咐道:“叫她來。”

    東配殿中,被獲準可以不去迎駕的姚佳欣正躺在柔軟舒適的榻上,懷里抱著鴛鴦,一下下懶懶擼著。

    只見素雨笑容滿面走了進來,“小主,您猜奴才瞧見了什么!”

    姚佳欣,不猜你也憋不住,肯定會告訴我的。

    果然,素雨沒能按捺住三秒鐘,便笑嘻嘻道:“奴才出去倒水,結果竟瞧見玉珠被太監從正殿給扔了出來!”

    姚佳欣一愣,玉珠被扔出來了?想也知道肯定是雍正陛下的命令!嘖嘖!難不成四爺陛下還是個鑒婊達人?

    姚佳欣露出了喜聞樂見的笑容。

    但下一刻,她就笑不出來了。

    “姚貴人!皇上口諭,請您立刻去正殿覲見!”

    只見蘇培盛一臉笑容地走了進來,那叫一個春風和煦。

    姚佳欣霎時如置凜冽寒冬。

    素雨又是驚訝又是歡喜,“小主,您的旗髻有些松了,奴才幫您重新梳妝一下吧!”

    素雨不由分說,便推著姚佳欣坐在了梳妝臺前,這丫頭發揮出了前所未有的手速,雙手上下翻飛,姚佳欣只覺得腦袋上一松,三千青絲便柔軟地垂落下來,片刻后又一緊,一個精致得體的架子頭就梳好了。

    “奴才再給您找身鮮亮些衣裳換上吧。”素雨看著自家小主身上的這件寶藍色旗服,不禁皺了皺眉眉頭,這件倒也不是不好看,八成新的寶藍色潞綢料子,純藍的藍色格外襯人貴氣,可這件旗服沒有繁復華麗的繡紋,只在領口和袖口處用月白絲線繡了清雅的白玉蘭纏枝。

    蘇培盛卻已經急了,“皇上還在正殿等著呢,小主您就別耽擱了!”

    姚佳欣心里忍不住吐槽,這是我要耽擱的嗎?

    雖然她卻是不想去,但事到如今,躲是沒有用的。

    她也只能盼著千萬別掉馬甲了。

    阿彌陀佛,三清在上,哈利路亞……姚佳欣心中默默把所有能拜的神都給拜了一遍,這才鼓足勇氣站起身來,“這就走吧。”

    姚佳欣硬撐著走進了懋嬪的正殿,頓時便感覺到殿中安靜得有些過分,一個個宮女太監都垂頭緘默倒不稀奇,稀奇的是竟連里頭也一點聲音都沒有!

    聯想到玉珠被丟出正殿——這氛圍,有點不妙啊。

    姚佳欣不敢東張西望,連忙低下頭,低眉瞬間走進了東側暖閣中。姚佳欣只瞧見臨床的榻上垂下一雙黑底金龍繡的靴子,不消說,便是那位重生大佬,四爺陛下了!

    姚佳欣渾身一緊,距離一丈遠便止住了腳步,規規矩矩蹲身跪了下來,她強忍著顫音,聲音弱里弱氣請安:“婢妾姚佳氏覲見來遲,還請皇上恕罪。”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