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大清貴人
[大清貴人]

第二五二章、貝子福晉姚六娘
其他
類型
尤妮絲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二五二章、貝子福晉姚六娘

    皇上留宿碧桐書院的事兒,自然瞞不過明眼人。懋嬪、寧嬪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得嘞,不由叫自己宮里人預備著了,早早歇著吧,至于朗吟閣的那常在,因離著碧桐書院近,底下小宮女遠遠瞧見了御駕,便立刻回去稟報自家小主了。

    夜色之下,那常在正對鏡子仔細地往臉上傅粉,生恐臉蛋不夠白皙,一口氣傅了三遍。

    待聽到宮女稟報的消息,那常在不由呆住了,良久才將宮粉擱在了梳妝臺上,“去打盆溫水來,我要洗臉。”

    “是,小主!”

    清瀾殿西偏殿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在得到寧嬪的消息前,海常在也正懷著激動而忐忑的心情仔細上妝呢,年氏被寧嬪撤了綠頭牌,她滿以為這頭一晚上不是她就是那常在,故而精心梳妝準備著。

    沒想到……

    海常在口中喃喃:“賢妃……”果然不愧是賢妃啊,哪怕新人入宮,她的恩寵依然無可動搖。

    海常在吩咐宮女去打了溫水,洗了臉,也熄燈睡了。

    而東偏殿的燈火還亮著呢,因為——寧嬪并沒有告訴年貴人今晚侍寢的是賢妃。

    年貴人臉蛋上帶著淡淡的羞紅,優雅端坐在榻上,滿懷春心等候著春恩轎的來臨。

    然而,暮云的稟報給年貴人潑了一頭冷水:“貴人,正殿和西邊都已經熄了火了,清瀾殿的也已經落鎖了。所以……皇上應該是已經翻了別人的牌子了。”

    偏殿的宮女都是新來的,雖無法得到準確消息,但也不難猜到這一點。何況時辰已經這么晚了。

    年貴人一張俏臉頓時一白,眼中有些不肯置信,新人入宮,今晚頭一個侍寢的怎么可能是別人?她可是貴人,四個新人中位份最高的貴人!

    “皇上難道翻了那常在的牌子?!”年貴人眼睛瞪得老大,她怎么肯接受自己輸給了納喇氏?!

    旁邊的合璧瞪了暮云一眼,你就不會撿著小主愛聽的話說!合璧甜笑道:“小主,皇上也不是每日都翻牌子,或許是今日朝政太忙,所以根本沒翻牌子呢。”

    聽了這話,年貴人心里好受多了,她點頭不迭:”沒錯,皇上素來勤政,肯定是忙得分身無暇。”

    合璧見狀,忙道:“小主,那奴才服侍更衣吧,您也得好生歇息,歇息好了,才能承恩獲寵啊。”

    年貴人嗖地臉一紅,“數你嘴甜。”

    于是,清瀾殿的東偏殿也熄了燈,一片寧靜。

    而碧桐書院的車還沒開完呢。

    四爺陛下已經不是開車,完全是飆車了!

    這車速,賢妃娘娘表示,她hold不住啊!

    嚶嚶嚶~

    一夜車馬急飛馳,道路顛簸,上下飛蕩,這輛老舊馬車幾欲散架。

    而前頭拉車的壯年雄馬,卻還沒拉夠車呢!

    某個屬馬的家伙在她耳邊輕聲道:“今晚就暫時放你一馬,明晚可要接著報答朕才是。”

    姚佳欣差點沒撅過去。

    雖然她不希望失寵,但也絕不希望是這種得寵!!

    她這老骨頭都要散架了!

    她眼前一黑,昏睡過去。

    這一覺也不知睡了多久,醒來后……貌似是日上三竿了??

    “素雨,什么時辰了。”姚佳欣有氣無力問。

    素雨快步上前,掀開簾子,道:“主子,都中午了。”

    姚佳欣:……雖然與四爺陛下開車,時常醒得晚些,但還是頭一次睡到中午呢!

    其實這也不能怪她,昨晚睡著的時候估摸著已經夜過子時了。

    “哎喲喂,素雨——扶我起床。”她已經沒力氣爬起來了。

    素雨急忙道:“娘娘,您別急,皇上叫太醫院送來了最好的傷藥,奴才這就給你涂上,再叫尤嬤嬤給您好生推拿按摩一下,保管您生龍活虎。”

    四爺陛下叫太醫院送傷藥來?

    額……這舉動會不會太那啥啥了點?

    皇上留宿嬪妃處,翌日叫送傷藥去。

    嗯……萬一被別人腦補一下,姚佳欣覺得自己簡直沒臉見人了!

    她咬著被子哼哼唧唧,太可惡了!

    “嗷嗷,輕點!”

    姚佳欣突然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尤嬤嬤的按摩太用力了!

    尤嬤嬤低聲道:“娘娘,您腰上一定得揉開了才行,您稍微忍耐些。”

    姚佳欣默默垂淚,都是那家伙給害的!!

    姚佳欣死死咬著被子,強忍著推拿帶來的疼痛。

    好在沒有持續太久,約莫一刻鐘,嬤嬤便停止摧殘她的老腰。

    停下之后,姚佳欣感覺身上貌似輕松了些的樣子,起碼她能扶著床柱子爬起來了。

    這尤嬤嬤的技術,還是很值得肯定的。

    當初也是多虧了尤嬤嬤的按摩,姚佳欣月子里把惡露排得干干凈凈,之后恢復得才會格外順利。

    唉,明明都覺得身子骨恢復得相當不錯,體質應該也有正常人的平均水準。

    結果,四爺陛下一飆車,她只能嚶嚶嚶哭著求饒。

    悲催啊。

    回憶了一下四爺陛下那遒勁的腹肌那摸起來的手感,是很不錯,但是——她怎么覺得很是得不償失啊!

    今日姚佳欣不打算出門,所以叫素雨找了一身簡單些的衣裳穿上。

    這才剛梳妝打扮好,王以誠笑著進來,打千兒請安,“恭喜娘娘,皇上下旨,將您的母族小妹小姚佳氏,賜婚給貝子明海!”

    納尼?!

    姚佳欣呆若木雞!

    她還以為四爺陛下留姚樂筠的牌子,不過是給她面子。而已姚家的門第,頂多配個末等爵位的宗室子弟,沒想到直接賜婚了一位固山貝子!

    王以誠笑呵呵道:“這位貝子爺可是恭親王常寧之孫,在宗室子弟中也算是近支了。”

    姚佳欣眨了眨眼:“那個……他多少歲了?”——該不會是一把年紀的要娶填房繼室的那種固山貝子?否則憑啥便宜了姚家?

    王以誠一愣,忙介紹這位貴婿:“貝子年方十五,相貌堂堂,諳熟滿語蒙語,四書通讀,騎射上佳,在宗室子弟中也是極難得的年輕才俊。”

    她突然明白,為什么四爺陛下昨晚說,讓她接著報答了。

    四爺陛下這可是給了姚家一個貝子福晉啊!

    哪里也是一晚上的飆車就能報答的?

    姚佳欣嘆了口氣,滿腹惆悵,四爺陛下的好處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忽的,姚佳欣又想起一件要緊的是,六娘這可是要許配貝子為嫡福晉了!姚家那點家底子,可拿不出多少像樣的嫁妝!她連忙對素雨道:“趕緊多挑些好東西,給六娘添妝!”

    而且還得添不少呢,六娘是姚家的格格,若是嫁妝太少,丟的可是姚家的臉!

    王以誠急忙道:“娘娘,這事兒不急!貝子爺的叔父年初去世,尚在守孝。”

    姚佳欣松了一口氣,既然時間充裕,當務之急是趕緊找個老道的退役嬤嬤,去姚家好好教導六娘規矩!先前在宮里學的那倆月規矩,比起世家大族的格格,可差遠了!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