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大清貴人
[大清貴人]

第一二四章、中宮發難(24)
其他
類型
尤妮絲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一二四章、中宮發難(24)

    臨行前,素雨笑著問:“娘娘今兒打算佩哪串佛珠?奴才瞧著日前送來的那串青金石佛珠成色極好。”

    姚佳欣頷首,宮中嬪妃都有佩戴佛珠的習慣,就掛在襟上,閑著沒事拿下來捻動佛珠念幾句經文,一個個都裝得特慈悲。尤其是懋嬪,整日佩戴一串沉香木的佛珠,據說是她是失了小公主之后,四爺陛下賞賜的。

    而青金石,又有“帝青石”的別稱,那青藍的顏色極其大氣,姚佳欣這串青金石佛珠,顏色深藍,宛若幽邃的夜空,卻比夜空更明亮,而且上頭還均勻分布著細碎若流金的點綴,宛若夜空中的億萬星辰,著實令她愛不釋手。

    佩上這串佛珠,姚佳欣點了點頭,“走吧,去景仁宮。”

    景仁宮正殿外多了兩株丹桂,橘紅色的花開得滿樹簇簇,那撲面而來濃郁的花香叫姚佳欣覺得有點不太舒服。自從有孕以來,她從未有過孕吐的癥狀,魚蝦也照舊吃著,但今日聞到這分外馥郁丹桂之香,她有點頭暈犯惡心。

    恰好瞧見齊妃來了,姚佳欣順勢退開幾步,做出給齊妃讓路的模樣。

    齊妃雖驚訝姚嬪竟然已經病愈前來請安——畢竟前些日子宮里一直傳言說姚嬪病勢洶洶,但對于姚嬪的謙恭,齊妃還是很滿意的,她微笑著道:“姚嬪如今可是大好了?”

    姚佳欣忙點頭應聲:“嬪妾已無大礙。”

    如今來景仁宮請安的幾位,除了姚佳欣之外,都是早已不得寵的,即使她復出,對眾人也無什么影響,故而此刻姚佳欣被眾人問候關懷著,倒是一派和諧。——等到知道她有孕,恐怕就沒法這般和諧了,尤其是齊妃。

    耿氏和鈕祜祿氏,一個出身寒微,一個招了皇上的厭棄,即使誕下阿哥,也威脅不到齊妃的地位,齊妃眼下擔心的無非就是皇后會抱養一個阿哥,因此日夜佛前祈禱,務必讓耿氏和鈕祜祿氏都生個小公主。對于姚嬪的得寵,齊妃雖然酸,但并不覺得這個病歪歪的老女人能懷上龍胎。

    在一片和睦中,景仁宮的殿門終于開了。

    眾人按照位份高低依次入殿,姚佳欣依舊客氣地等懋嬪和寧嬪先入殿,自己跟在后頭。而在姚佳欣身后的,便只剩下一位悶不吭聲的郭貴人了。

    皇后當初定下貴人以上每日請安的規矩,原是為長遠打算,可如今來請安的人數倒是越來越少了。只不過人少不代表冷清,回回請安,總要一通嘴炮,往往是皇后與齊妃先開火,然后總要牽扯到她頭上,懋嬪和寧嬪偶爾插兩句嘴、恭維皇后幾句,剩余的郭貴人永遠是啞巴。

    今日也不例外,皇后與齊妃互相“關懷”了一通,皇后又開始關心姚佳欣:“姚嬪的病可終于好了,這些日子,本宮一直不放心你呢。”

    姚佳欣只得起身,謝過皇后關懷。

    皇后幽幽道:“本宮對你的關懷,連皇上的一半都比不得。你病了這么久,皇上還是常去永壽宮看望你,這份福氣,怕是要艷羨壞六宮妹妹們了。”

    姚佳欣稱病的這些日子,倒是叫寧嬪宮里汪氏、齊妃宮里的安氏以及延禧宮的云氏這三位答應多承寵。——如今依附于皇后的春答應,照舊還是不曾獲寵。

    這春氏,貌似除了能給皇后漲漲聲勢之外,貌似也沒別的用處了,哦,對了前些日子鳳仙花事件——春答應倒是替皇后懟了姚佳欣兩句,結果被四爺陛下怒斥是“放肆污蔑”,因此四爺陛下顯然厭惡透了春答應了。

    不過有皇后照拂,春答應倒是比咸福宮時候活得更滋潤了,份例充足,還時常得到皇后賞賜的綢緞首飾,因此春答應時常來景仁宮伺候巴結皇后。

    只見皇后話鋒一轉:“幸虧皇上龍體強健,沒有招惹病氣。”

    這話,生生是責怪的口吻。

    姚佳欣微微一笑:“嬪妾跟皇后娘娘想得一樣,皇上龍體強健,想必皇上心里也是明白這點的。”——所以,四爺都沒意見,你就別嗶嗶了成嗎?

    皇后臉色一沉,“姚嬪,皇上待你恩重,你也該知恩圖報,處處為皇上的龍體考慮!”

    姚佳欣挑了挑眉,有種你去找四爺勸阻啊,挑我這枚軟柿子捏啊?!姚佳欣正色道:“嬪妾自然有勸過皇上,只是皇上素來乾綱獨斷,嬪妾如何能左右圣意?”

    姚佳欣這幅模樣,落在皇后眼里,簡直就是個狐媚惑主的奸妃!

    皇后氣得臉都綠了,當即一巴掌排在鳳座的扶手上,高聲呵斥:“放肆!姚佳氏,你枉顧龍體康安!如今竟還振振有詞、不知悔改!若不嚴懲,這后宮規矩何在?!”

    姚佳欣眉心一皺,她今日來的確已經做好了打嘴炮的準備,卻沒想到皇后居然對她發難了!方才皇后剛開口的時候,她若順勢認錯賠罪幾句,的確能皇后無法發作下去,只不過——她才被皇后算計了一次,險些栽贓上謀害皇嗣的罪名,姚佳欣心里早就憤懣,她不找皇后的茬已經是極力忍耐了,若還要慫包似的認下莫須有的過錯!那活得也太憋屈了點!

    只見皇后怒氣沖沖的臉上劃過一絲冷笑,她高聲道:“來人!將姚佳氏押出殿外,罰跪兩個時辰!!你就給本宮跪在外頭,好好思過!!”

    姚佳欣心頭一沉,若皇后只是罰禁足、罰俸祿、罰抄女則女訓什么的,她捏著鼻子認了便是,反正回頭有四爺陛下做主撐腰。沒想到皇后竟然讓她罰跪!

    以她的虛弱體質,在太陽底下跪上四個鐘頭,也是決計撐不住的!皇后只怕就是故意要折騰她!

    況且她剛有了一個月的身孕,哪里禁得起罰跪?

    原想著等皇后提及蟹宴,自己再自稱有孕謝絕。

    看樣子,這會子就得趕緊說出來,否則……

    見兩個膀大腰圓的嬤嬤氣勢洶洶上前來,而在座嬪妃一個個都冷眼旁邊、如看好戲。姚佳欣忍不住了,她急忙欲開口,然而站在她座位后頭的大宮女素雨卻一步沖將過來,擋在兩個壯碩嬤嬤跟前,揚聲道:“住手!我們娘娘有了身孕,如何能受這般磋磨!”

    姚佳欣心里一暖,這話由素雨說,的確比她自己開口好些。

    一時間,兩個壯碩嬤嬤被驚住了,直接愣在了那里,分毫不敢近前冒犯。在座的后妃們,也一個個驚嚇壞了,尤其是皇后,那張原本威威在上、凜然高貴的臉上透著難以置信的神色。

    底下的齊妃更是瞪圓了眼珠子,也是不敢相信。懋嬪、寧嬪雖然也驚訝,但神情還算平靜些,郭貴人也是略略吃了一驚,然后繼續低下頭,恢復了悶葫蘆模樣。

    “這怎么可能?!”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