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大清貴人
[大清貴人]

第七十三章、乃們這屆宮斗水準不咋滴(三更)
其他
類型
尤妮絲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七十三章、乃們這屆宮斗水準不咋滴(三更)

    姚佳欣不管對鈕祜祿氏還是耿氏,其實從來沒有抱有任何希望,只是局勢影響,不得不做出個結盟的樣子給別人看罷了。

    她一直很明白,后宮的所謂的姐妹,比塑料花還塑料花。

    “差點忘了,昨兒是姚姐姐侍寢,這會子想必也累了。”鈕祜祿貴人施施然起身,“姐姐請好好歇息吧。”

    耿貴人見狀,也起身來,道了告辭。

    姚佳欣也沒有挽留,叫王以誠送二人出永壽宮儀門。

    暖風吹拂,王以誠站在永壽門外,腰板挺直,臉色冷淡:“兩位小主請慢走,恕奴才不遠送了。”

    鈕祜祿氏和耿氏都曉得這王以誠是御前出來的人,哪怕再倨傲,她們也只得忍了。耿貴人心道,自己失態了,方才該攔著鈕祜祿氏別說那些酸話,再安慰姚貴人幾句才是,只是身為女人,看著姚貴人這般得寵,而她一個月不過三四回侍寢,心里終究還是酸妒了。

    而鈕祜祿貴人眼中劃過一絲不快之色,“王公公是大忙人,回去好生伺候姚貴人吧。”

    王以誠目送兩大貴人走出不過兩三步,便二話不說轉身欲回去復命,卻瞧見東側拐角冒出兩個提著薰爐的太監,這是宮中貴人出行的儀仗。而會在此處出現的,最有可能的便是萬歲爺!

    果然,后頭緊隨著便是那明黃色九龍去華蓋!!

    王以誠大喜,二話不說,小跑著上去迎接圣駕!

    也是不巧,耿貴人心里正不安,想著是不是該折返回去賠個禮什么的,回頭一瞧,正瞧見王以誠一路小跑兒的,順著那個方向,耿貴人看到了明黃色的華蓋!!

    “皇上……”耿貴人脫口而出,難掩驚色。

    她這一出聲兒,鈕祜祿貴人瞬間回頭,臉上的驚喜直欲飛揚而出,二話不說,鈕祜祿貴人飛快便要上前迎駕。卻被耿貴人一把攔住:“妹妹,皇上怕是要去永壽宮,咱們……”主動上去,皇上只怕未必會高興。

    鈕祜祿貴人不滿地嗔了耿貴人一眼:“見到御駕,豈可視而不見?咱們上去請個安有何不可?”

    耿貴人一怔,倒也是,若是裝作沒看見,便是無視君王,只請個安而已,想來不礙事。于是耿貴人連忙理了理鬢角,跟著鈕祜祿貴人的步伐,一同迎上了圣駕。

    永壽宮距離養心殿很近,因此胤禛經常不坐龍輿,只當時散步般便來了永壽宮。

    走到永壽宮,卻瞅見鈕祜祿貴人和耿貴人滿臉笑容迎了過來,二人齊齊優雅行禮:“婢妾給皇上請安,皇上萬福!”

    胤禛掃了二人一眼,“你們兩個,這是……也要進永壽宮?”

    鈕祜祿氏正要應下,卻不料太監王以誠笑瞇瞇說:“皇上,奴才是剛剛送了兩位貴人出永壽門,便瞧見您來了。”

    胤禛:想也是這么回事,否則怎么會那么巧,王以誠正好在永壽門外?朕可沒叫人通稟。

    鈕祜祿貴人含著溫柔的笑容道:“是,婢妾和耿姐姐方才與姚姐姐一同享用茶點,才剛出來,便遇見了皇上。”說著,鈕祜祿貴人面露羞色,目光滿是柔情。

    這幅神態,胤禛看得心里不悅,鈕祜祿氏在他的印象里一直都是端莊自持,沒想到年輕的時候竟這么不端莊……

    耿貴人見狀,忙道:“既然皇上來看望姚姐姐,婢妾就不打擾了。”

    胤禛淡淡“嗯”了一聲,耿氏倒一直十分識趣乖覺。

    鈕祜祿貴人心中微惱,好不容易遇見皇上,怎么就這么輕易放棄?鈕祜祿貴人忙嬌柔地道:“姚姐姐真是好福氣,有皇上時時刻刻惦念,真是令人羨慕。”然后又滿是柔情地道:“婢妾特意皇上親手繡了鴛鴦荷包,皇上若不嫌棄,婢妾回頭叫人送去養心殿。”

    當著這么多宮人的面,說這種話……太不端莊!!

    胤禛臉色有些難看,“你自己留著用吧!”

    撂下這句話,胤禛甩袖子大步進了永壽門。

    鈕祜祿貴人立在風中,臉色隱隱有些發白,又有些漲紅,她好不容易才強撐著說出那些話,竟被皇上嫌棄了……一瞬間,鈕祜祿貴人眼圈都紅了。

    耿貴人見狀,連忙拉了她一把:“回啟祥宮吧!”——就算要送皇上荷包,私底下遣人送去養心殿便是,皇上就算不見得會用,起碼會收下。鈕祜祿氏嫉妒得都失了冷靜了,竟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宣之于口!而且還是訴情愫的鴛鴦荷包!

    東偏殿中,她兀自喝著茶吃著點心,一派淡定,素雨卻氣得小宇宙都爆發了:“什么玩意兒!小主又沒欠她什么!憑什么她失寵了,便要記仇在小主頭上!呸!就著德性,怪不得皇上厭惡她!誰會喜歡她這種人!!”

    這時候,琉璃珠簾被挑開,露出那張萬年不變的嚴肅冰山臉,那英朗的眉毛微微蹙著,露出三分不滿,一個宮女在主子面前咋咋呼呼大吼大叫,成何體統?!

    素雨氣呼呼漲紅的臉在看到四爺陛下的一瞬間,刷地慘白了,她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氣,噗通跪倒在地上,下一秒,便咚咚磕頭,光潔的腦門重重磕在堅硬的方磚上,姚佳欣看著都覺得疼。

    胤禛冷漠地掃了一眼地上那可生生磕紅磕腫了腦門的宮女,直接從她身前略過,恍若未見。

    姚佳欣見狀,連忙起身上前,直接跪了下來:“都是婢妾沒有管教好宮女,還請皇上恕罪。”

    一個宮女,背后說嬪妃的壞話,這可是個不小的罪名。姚佳欣一下子有點心慌,她得想辦法保住素雨!

    胤禛伸手將姚佳欣給扶了起來,“方才朕在永壽門外碰見了鈕祜祿氏和耿氏……”還被纏著浪費了不少時間——胤禛皺了皺眉,沒想到鈕祜祿氏竟這般不矜持,他一直以為鈕祜祿氏起碼還算端莊。

    “所以……恬兒這個宮女,方才說的是哪個?”胤禛雖然心里早就猜到,但還是問了。

    姚佳欣低頭弱弱道:“鈕祜祿貴人。”

    素雨伏在地上瑟瑟發抖,見狀,她一咬牙、一橫心,索性道:“皇上,奴才背后說鈕祜祿貴人的壞話,罪該萬死!可是,著實是鈕祜祿貴人對小主指桑罵槐,話里話外嫌棄小主太得寵,才還得她失了寵!奴才心中不忿,所以才沒忍住!”

    胤禛面無表情“唔”了一聲,瞥了王以誠一眼:“是這么回事嗎?”

    王以誠不敢欺君,忙躬身上前,將方才發生的事情,鈕祜祿貴人的一言一語都一五一十稟報了。

    胤禛聽得臉色愈沉,他原本以為鈕祜祿氏也只是有些算計,起碼性子還算端莊賢德,沒想到——失了寵,不反省自己,倒是怨恨上旁人了!恬兒素日里對她那么好,竟養出個白眼狼來!!這刻薄寡恩的性子,哼,朕總算明白弘歷隨了誰了!

    看著四爺陛下那陰云密布的臉,姚佳欣忙小心翼翼道:“皇上,素雨是婢妾的貼身宮女,可否由婢妾處置她?”只要處置權歸她,一切就好辦了。

    胤禛冷眼淡掃素雨一眼,這個宮女從恬兒失寵的時候就一直伺候著,也還算忠心……

    “既是你的宮女,自然由你自行管教。”胤禛淡淡說。

    姚佳欣松了一口氣,連忙甩了甩手,“你先退下。”

    素雨如蒙大赦,連磕了兩個頭:“多謝皇上、多謝小主!”然后才顫顫巍巍退了出去。

    姚佳欣忙親手端了一盞茶給四爺陛下,“皇上消消氣,婢妾日后一定嚴格約束身邊人。”

    胤禛:朕氣的鈕祜祿氏,那個宮女也只是失了體統而已。

    只不過……

    “的確該好好約束,那種話,若是叫外人聽見,定要給你惹禍!”胤禛喝了一口茶水,便重重將茶盞撩在了炕幾上。

    姚佳欣一愣,四爺陛下原來是為這個生氣!她心里忍不住吐槽:素雨才不是那么不謹慎的人的,在有外人的時候,她何曾說過半句失禮的話?素雨是關上門才忍不住大罵,要不是四爺陛下又又又沒叫人通稟就突襲而至,哪里能聽到這些話?

    不過也對,以后是該叫素雨少說兩句了,在這宮里,哪怕關上門也不安全啊!因為四爺陛下喜歡突襲嚇人一跳啊!QAQ~

    “是,婢妾謹記!”姚佳欣忙誠惶誠恐屈膝做萬福。

    看著恬兒如此惶恐的樣子,胤禛有些不落忍,忙扶了一把:“好了,坐吧。”

    姚佳欣乖寶寶似的淑女坐在了羅漢榻上,見四爺陛下已經不生氣了,便適時嗔怪:“皇上怎么又沒叫人通稟,嚇了婢妾好一跳呢。”

    胤禛笑哼了一聲,“若叫人通稟了,朕如何能看到往日里看不到的東西?”

    姚佳欣:合著嚇人就是你的樂趣吧?!四爺您好壞嚶~

    不過……雖然苦了素雨,對她而言還真不是壞事。四爺陛下這下子要對鈕祜祿氏更加不滿了……

    旋即,胤禛的臉色又陰郁了,眉頭皺得能夾死蒼蠅:“方才在永壽門外,鈕祜祿氏……很是不端莊!”

    姚佳欣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燒:“有多不端莊??”暗送秋波?還是直接撲?

    胤禛的心情若陰云密布,“就差沒說請朕去啟祥宮了!”

    姚佳欣囧了,哈?就這樣而已?不是我diss乃們,乃們這屆的宮斗水準實在不咋滴!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