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高武27世紀
[高武27世紀]

第449章 即將降臨的蘇越
玄幻
類型
草魚L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449章 即將降臨的蘇越

    “大家好,這里誰是負責人,我剛從盟天城回來,我有消息要告訴軍部!”

    稍微恢復了一下呼吸,楊樂之急忙抬頭問道。

    由于陽向族的奸細太多,他必須得弄清楚誰是長官。

    這時候,牧橙也已經和八品解釋了楊樂之的身份。

    與此同時,另外的兩個八品也走過來,沉臉看著楊樂之。

    其中一個八品是當年蒼疾之戰的援軍,他也認出了楊樂之。

    當時楊樂之騎著摩托車橫跨長空,格外的拉風。

    而且楊樂之不惜斷臂來召喚九品沙雕的場面,也讓當時參戰的武者歷歷在目。

    想不注意他都難。

    這段時間在濕境磨煉,楊樂之雖然滄桑了一點點,但依然是那個模樣,斷臂也是他的標志。

    “燕晨云大將在空中對戰異族強者,聶海鈞院長要操控泉火,我現在是燕歸軍團的主事人。”

    其中一個八品說道。

    附近牧橙他們也一臉好奇。

    楊樂之神神秘秘跑回來,能有什么情報?

    “我想和袁龍瀚元帥對話,有可能嗎?”

    楊樂之又問道。

    他不知道蘇越會以什么方式回來,萬一蘇越拿著八泉火的事情泄露,自己就是害了蘇越。

    最起碼,首先得讓元帥知道。

    “楊樂之,有什么情報你就說吧,我可以轉接元帥,但必須的過濾無用信息。”

    中將皺著眉道。

    燕晨云出戰,他確實有權直接溝通元帥。

    但元帥統戰一切,得有多忙,總不能任何屁事都找元帥吧。

    一個五品武者,能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情報。

    “楊樂之,在場都是燕歸軍團的核心,你就是把情報告訴元帥,等命令下達,他們也還是會知道,別繞彎子了。

    “你直接說吧。

    “如果需要回避,那我和白字青可以回避!”

    牧橙嘆了口氣。

    楊樂之畢竟和軍部打交道的時候不多。

    在場一共五個人。

    三個八品,是實權中將,各個戰功赫赫。

    剩下的兩個外人,一個是自己,另一個就是白字青。

    話落,牧橙和白字青就準備離開。

    “等等,算了,既然這樣,那我就說吧!”

    楊樂之叫住了牧橙。

    她是蘇越的女朋友,有知情權。

    至于白字青,其實也沒必要隱瞞,道門大師兄,不可能是奸細。

    “第一,我和蘇越在盟天城相遇,我倆得到一個大情報。

    “神州密探偷回來的泉火,根本就不能用,異族將泉火分割為八份,每一份都有絕巔的秘術封印。

    “除非將八份全部偷回來,否則結局必然是失敗。

    “第二,蘇越已經偷到了八泉火,但他現在下落不明,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能回來。

    “對了,異族這次的目標,其實是將計就計,準備殺燕晨云大將軍還有聶海鈞院長。

    “還有,異族內亂,那5個九品應該會內訌。

    “最后,陽向族的目標,是殺了院長之后,從而搶走離災鼎,他們想統一濕境。

    “現在只有咱們五個知道消息,請立刻溝通大元帥,否則誰都別走,我暫時信不過任何人,謝謝。”

    楊樂之長話短說,一股腦將蘇越說給自己的事情,完完整整講述了個遍。

    直至消息說完,楊樂之心里都發顫。

    雖然楊樂之不知道蘇越哪來的情報,但他選擇相信蘇越。

    “你哪來的這些消息?”

    三個八品目瞪口呆,一個個被嚇的血液都有些發涼。

    簡直就是開玩笑。

    軍部耗盡心血偷回來的泉火,竟然不能用?

    至于異族想殺燕晨云,這根本用不著情報來說。

    明擺著的事情。

    “我和蘇越潛伏在盟天城的時候,誤入雷世族地道,消息千真萬確。

    “你們趕緊匯報給元帥,至于接下來該怎么辦,讓元帥決定!”

    楊樂之催促道。

    “蘇越呢?他有危險嗎?”

    牧橙急忙問道。

    這個壞家伙,還真是哪里危險去哪里,一點都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

    潛入盟天城。

    他怎么不飛起來。

    “我離開盟天城的時候,他正混在陽向族內部,我覺得他能逃出來。

    “但具體怎么到這里,我不清楚,大概率也會渡河吧。”

    楊樂之還有些愧疚。

    畢竟,自己雖然回來了,可蘇越還在狼巢虎穴。

    “我明白了。

    “小伙子,雖然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情報真真假假,希望你可以為自己說的話負責。”

    八品中將最終還是點點頭。

    雖然事情聽起來有些荒謬,但寧可信其有,他還是決定匯報給元帥。

    “讓元帥自己判斷!”

    楊樂之點點頭。

    隨后,他躺在地上,身體一陣空虛,好像肌肉都被蒸發了一樣。

    我太累了。

    ……

    與此同時。

    陽向族隊伍里的紅鏡,也已經將黑郵的情報,匯報給了八品的長老。

    剛才人們一直在奇怪,為什么黑郵沒有回來。

    特別是紅鏡。

    他心里甚至有些忐忑。

    沒過多久,紅鏡身上突然開始燥熱,他被嚇了一跳。

    要知道,這可是黑郵的專屬傳音符陣,沒有特殊情況,黑郵不可能使用,太耗費心血。

    紅鏡留了個心眼,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內容。

    也不知道為什么,紅鏡本能的感覺到一股不想的預感。

    果然,發生了大事情:

    【無紋族奸細潛入陽向區,竊走盟天城八族泉火,速速通知族尊,我先去追殺奸細。】

    消息內容很簡短。

    紅鏡死死皺著眉,他也在分析著消息。

    什么意思?

    八族泉火全被盜走了?

    如果沒意外,那個奸細,應該就是紅旦了。

    畢竟,黑郵是和紅旦一起失蹤,除了死亡的武者,這一批的運火者,也只有紅旦不在。

    八族泉火同時失竊。

    還必須告知族尊。

    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雖然心里不確定,但紅鏡身為黑郵的外甥,其實也零星聽說過一些傳聞。

    好像八族泉火同時被偷走之后,可能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從黑郵不惜施展傳音附陣來看,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就這樣,紅鏡將傳音的內容,告知了帶隊的八品。

    而八品也聽說過八泉火的事情,連忙又通知了負責盟天城的九品蒼拜。

    蒼拜原本還在欣賞神州的無知,可這一道信息,差點嚇的他暈過去。

    別人不知道詳細內幕,可蒼拜作為盟天城的主要負責人,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啊。

    為什么這場戰爭聯軍沉穩,根本不擔心虛忌河那個奸細。

    就是因為一族泉火,根本屁用沒有。

    可現在黑郵告訴自己,又有奸細潛入了陽向區,竟然還同時搶走了八族所有泉火。

    不可能。

    這是蒼拜的第一想法。

    他知道奪走泉火的難度,別說八族,就是一族,那都是故意放水,所以這消息的真實性,微乎其微。

    會不會是無紋族散發出來的謠言?

    也不對。

    無紋族明顯已經上當,他們拼盡全力去掠奪鋼骨族的泉火,就能證明他們不知道八泉火的事情。

    關鍵,黑郵是真的失蹤。

    這件事情,不簡單!

    蒼拜疑心重,還是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他要調查清楚。

    當然,蒼拜并沒有第一時間將消息匯報給青初洞。

    沒辦法,他沒有抓到黑郵,不敢亂匯報,這容易掉腦袋。

    蒼拜鎮守盟天城,其實一直有個隱藏任務,就是萬一八族泉火同時丟失,他要負責把黑郵拿下。

    這是最高指令,比抓奸細還要重要。

    寧可放過奸細,也不能放過黑郵。

    雖然蒼拜也不知道為什么,但他只知道,絕巔是下了死命令,違令者殺無赦,哪怕你是九品。

    可他令人暗中調查了一下,黑郵蹤跡難尋,理由是去抓奸細。

    該死!

    蒼拜有一種即將被黑郵害死的感覺。

    你如果能抓到奸細,那一了百了,皆大歡喜。

    如果你抓不到奸細,我首先得抓到你啊。

    “來人,立刻不惜一切代價,把黑郵給我抓回來。”

    “抓到黑郵者,我獎勵你們一場機緣。”

    蒼拜給所有手下下令。

    就在這時候,蒼拜又得到消息。

    陽向族發現了人族奸細的蹤跡,目前正在追擊,那個奸細要逃往虛忌河。

    “黑郵呢?找到黑郵了沒有?”

    蒼拜心里焦急。

    他深刻的知道輕重,黑郵比奸細重要。

    絕巔沒說過抓不到奸細會如何,但卻可以確認,如果黑郵從自己手里逃跑,那自己大概率活不了。

    “沒有!

    “我們已經拷問過黑郵的外甥,他是通過黑郵的傳音符陣知道的消息,如果沒意外,黑郵可能已經到了散星城池。”

    手下匯報道。

    黑郵的傳音陣,是超遠距離傳音。

    “該死!”

    蒼拜氣的血液都差點沸騰。

    黑郵,這個小畜生。

    他一定是得知了八泉火失竊,知道自己大概率活不下來,所以提前逃命。

    該死啊。

    如果在八族圣地還好說,自己可以懸賞抓黑郵。

    可他一旦逃往濕境叢林,那就是大海撈針,哪怕是派遣出去100個絕巔,都不可能找到黑郵。

    麻煩大了。

    “奸細能抓到嗎?”

    蒼拜又問道。

    “呃……暫時還沒有抓到,我們只是發現了奸細的蹤影,沒有見到人。

    “這個奸細格外狡猾。”

    面對蒼拜的殺氣,這個八品被嚇的夠嗆。

    其實他還有些意外。

    明明是無紋族奸細混進來,蒼拜為什么不想著趕緊抓人族,反而是盯著黑郵不放手呢?

    但黑郵也不正常,可能他根本就沒有抓奸細,直接就逃了。

    好亂。

    還有。

    黑郵到底逃到了哪里?

    他真的到了濕境叢林?

    至于嗎!

    奸細還沒有抓到,就直接逃亡,你好歹爭取個戴罪立功啊。

    “該死,這可怎么辦。”

    蒼拜站起身來,在營帳里不安的來回走。

    黑郵逃了。

    如果按照青初洞的脾氣來看,哪怕自己是抓到了奸細,也難免有殺身之禍。

    畢竟,黑郵確實是逃了。

    更何況,自己現在只知道奸細的影子,根本連真人都沒有見到。

    不行。

    不可以這么被動。

    “黑郵有個雙胞胎的弟弟,好像叫黑件,他現在在哪里?”

    突然,蒼拜眼前一亮。

    “在外面待命,準備去追殺奸細。”

    八品連忙答道。

    “好!

    “通知黑件來見我。

    “秘密通知,別讓任何人知道。

    “還有,八泉火丟失的事情,不可以讓更多的武者知道,壓下去。”

    蒼拜想了想,立刻下令道。

    “明白!

    “八泉火事關重大,除了一些宗師,其他武者暫時不知道,我也已經囚禁了紅鏡。”

    八品點點頭,隨后又離開了營帳。

    他不知道蒼拜抓黑郵的胞弟要干什么,但立刻執行,總沒錯。

    或許,神長老也遭遇麻煩了。

    八品武者一臉惆悵。

    這么多年,他就沒見過蒼拜這么慌張過。

    “哼,黑郵你既然逃了,就只能讓你的弟弟,來替你抵罪。”

    蒼拜虛彌空間一閃,他從里面拿出來一片草藥。

    這是一種靈藥,也是煉制九品丹藥的一種原材料,但卻有個缺陷,就是會讓人失聲耳聾,五感喪失。

    事到如今,蒼拜也只能貍貓換太子。

    瞞不住了。

    萬一奸細成功踏上緒忌海,他一聲亂叫,八泉火被偷走的消息就會泄露。

    到時候,自己如果沒有抓到黑郵,下場必然是一個死。

    提前找個替身,也是未雨綢繆。

    “神長老,您找我?”

    黑件抵達。

    他心里其實是有點忐忑。

    黑郵不知所蹤,暫時還沒有將奸細追回來,還不知道以后弟弟的命運如何。

    可惜了。

    黑郵好不容易從盟天城出來,兄弟兩還沒有見面,他就攤上了這種事情。

    他正準備去幫黑郵抓奸細,誰知道神長老召見。

    “賞賜你一顆丹藥,服用了丹藥之后,你應該可以突破到七品。

    “趕緊去找你弟弟,他可能攤上事了。”

    蒼拜寒著臉,將一顆丹藥遞給黑件。

    “多謝神長老。”

    黑件也沒有多想,立刻就服用了丹藥。

    畢竟,他和黑郵的靠山,就是蒼拜神長老,他根本沒有懷疑過對方。

    噗!

    “神長老,你……呃呃呃呃呃……”

    然而。

    丹藥剛剛入口,黑件體內的氣血就開始紊亂。

    他想說話,可嗓子里的聲帶已經喪失了震動的能力。

    黑件頭暈耳鳴。

    他聽不到任何聲音,甚至瞳孔也開始發灰,眼前的世界,突然就失去了顏色,最終開始模糊。

    “服用了毒藥,你大腦會被破壞,如同一個癡呆,同時也不能說話。

    “這樣一來,別人也就分辨不出到底誰才是黑郵。”

    蒼拜眼睜睜看著黑件躺下,又弄了一些細節,最終長吁一口氣。

    黑件還在地上搐抽,得等一會之后,他的狀態才會平穩,到時候他就是個低能兒,和傻子一樣。

    蒼拜要糊弄絕巔,必須得抓一個完完整整的黑郵,而不是瘋子。

    植物人的狀態,才是最佳隱瞞方案。

    “神長老,我們又找到了奸細的行蹤,他已經抵達虛忌河畔,可能要跳河。”

    這時候,八品武者又急匆匆在營帳外匯報道。

    束手束腳。

    因為要保密,他們沒辦法用人海戰術去抓奸細。

    偏偏這奸細隱匿能力一流,哪怕八品都很難抓到行蹤。

    如果真的被逃到虛忌河上,就麻煩了。

    “別大驚小怪,能抓就抓。如果抓不到,那就去虛忌河上去抓。

    “對了,把那個傳遞黑郵消息的武者,也一并殺了。”

    蒼拜計算著黑件的蘇醒時間。

    說實話,奸細的事情,蒼拜還真的沒多少擔心。

    想橫渡虛忌河,簡直就是做夢。

    之前那個奸細之所以能過去,是因為聯軍故意放水而已,否則掌目族早就將其斬殺。

    而現在這個奸細,在湖面要面對超過200個宗師,身后還有幾十個宗師追兵。

    這就是前后夾擊。

    別說他只是個五品的追兵,他就是七品,也十死無生。

    更何況,這次湖面上還有掌目族的宗師。

    蒼拜甚至都有些可憐這個奸細。

    腦子都不正常,竟然還想走水路。

    蒼拜唯一擔心的事情,就是黑郵。

    現在黑郵也可以被替代,他已經放松了心態。

    “明白!”

    八品心腹得到了消息,令人去殺紅鏡。

    事情好像變得越來越復雜。

    但蒼拜是他的恩人,他只需要聽話就可以。

    “再過幾分鐘,我就可以把八泉火丟失的消息告訴絕巔,那時候,奸細可能已經在虛忌河被擊殺了吧。

    “黑件,趕緊醒來。”

    蒼拜又看了眼黑件。

    真是鬧劇。

    虛驚一場。

    這時候,一臉懵逼的紅鏡被殺。

    臨死之前,他都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錯了什么。

    我把黑郵的消息傳遞回來,我應該是功臣,你們為什么要先囚禁我,再拷打我,最后還要殺我。

    ……

    “終于到了!

    “麻痹的,終于到了。”

    遠遠看到虛忌河,蘇越長吁一口氣。

    該死的黑郵。

    這畜生一定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了陽向族。

    該死的玩意。

    蘇越甚至都沒必要再偽裝成陽向族,沒必要了。

    “希望楊樂之能提前回去,否則我這一場可能沒命啊。

    “來點援軍,成功率還有點。”

    虛忌河畔,蘇越望著滿天的宗師,肝都在顫。

    關鍵后面還有追兵。

    他現在像個夾肉餅,就等被異族給剁碎了。

    我特么為什么要插手這任務?

    因為我帥?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