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高武27世紀
[高武27世紀]

第288章 爆裂的眼球
玄幻
類型
草魚L
作者
2019-12-09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288章 爆裂的眼球

    黑壓壓的異族大軍,已經壓迫到了第三戰場的警戒線。

    在大軍最前方,蒼疾坐在一個巨大的椅子上,他閉目養神,悠然從容。

    和蕭殺的大軍對比起來,蒼疾更像是個出游的帝王。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急促的戰鼓一直在響,異族大軍已經叫陣半個多小時。

    可人族堡壘大門緊閉,目前依然沒有應戰的征兆,而在人族堡壘的上空,黑云壓頂,給人一種蒼天都要塌陷下來的錯覺。

    咚咚咚!

    咚咚咚!

    戰鼓聲越來越響亮,甚至連遠處的叢林都被音波震蕩的東倒西歪。

    陽向族戰鼓,是由一種妖獸的皮毛打造,最大的優勢就是聲浪極強,一些一二品的武者,甚至在音波的震蕩下,會口吐白沫,有些會直接暈厥。

    “林東啟,無膽的鼠輩,速速出來應戰!”

    在蒼疾身旁,站著一個鋼骨族的九品神長老。

    他是蒼疾請來壓陣的強者,是為了對付神州的援軍。

    這次開戰,包括蒼疾在內,異族聯軍來了四個九品。

    鋼骨族一個。

    沸血族兩個。

    由于花桃蝶的原因,蒼疾和沸血族走的比較近,蒼疾甚至還會不留余力的幫助沸血族。

    哪怕在沸血族,蒼疾的地位也不低。

    人族和陽向族開戰,雙方的情報幾乎透明。

    趙啟軍團同樣有四個九品。

    林東啟。

    內閣府刑部莫其正。

    邊韓軍團新晉大將白輝宗。

    奇跡軍團大將牧京梁。

    奇跡軍團剛剛大勝了一場,所以牧京梁勉強可以過來支援一戰。

    但他也不可以離開的時間太久,誰都不能保證北區戰場就一定安全。

    “林東啟,你難道真的這么冷血,根本就不在乎這七個蠢貨的性命嗎?”

    這時候,蒼疾令人將神州七宗師押解到陣前。

    他們被折磨到沒有了人樣,說不出的凄慘,而且蒼疾破壞了七個人的聲帶,他們想告訴林東啟,千萬不要上當。

    可惜,根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七個宗師無數次想自殺,可蒼疾又怎么可能允許。

    ……

    堡壘內!

    其實人族大軍也早已經集結完畢。

    神州密探早已經查清楚情報,比如異族聯軍詳細的宗師級數量,雖然趙啟軍團人手不夠,但其他軍團和各個總督府,還是百忙之中抽調了人手。

    起碼,在高階戰場,人族和異族可以保持著一個平衡。

    至于低階戰場,其實神州甚至要要比異族聯軍還要多一些。

    但可惜,因為蒼疾手下有圖月勇士,所以人數根本就不占優勢。

    這也是蒼疾能摧毀濕鬼塔的原因。

    一個圖月勇士,足可以威懾幾十,甚至上百的神州武者。

    五品巔峰,上來就是自爆,這根本就無解。

    嘎吱!

    嘎吱!

    神州武者們死死捏著手里的兵器,一個個腥紅著眼,滿腔怒火,

    異族聯軍欺人太甚,已經在禁區外叫囂了很久,他們早已經忍無可忍。

    可大將軍一直沒有下令,他們也只能在城墻后面等待。

    異族聯軍雖然有圖月勇士,但神州軍團,同樣有不怕死的武者。

    前幾次濕鬼塔被沖破,那簡直是趙啟軍團的恥辱。

    這種恥辱,絕對不可以一直持續。

    這一次,趙啟軍團發誓,誓死守護濕鬼塔,絕對不允許一個異族踏進來。

    林東啟沒有在辦公室,他一個人矗立在城墻最頂端,目視著一望無盡的異族聯軍。

    難啊!

    神州能維持住目前的戰局,多難。

    一個蒼疾,就讓趙啟軍團束手無策,這得多么屈辱。

    蒼疾!

    你真的該死。

    “將軍,老朽已經準備就緒,這就要走了!”

    終于,林東啟等待的人出現。

    他一直遲遲不肯應戰,其實就是在等元星子。

    老人還有一些準備工作要做。

    “一路順風。”

    林東啟笑了笑。

    “將軍,您先走一步,在地獄路上等等我,免得孤單。”

    元星子比之前更加枯瘦,他現在簡直就是個活骷髏。

    原本溫和的笑容掛在臉上,卻讓元星子看上去猙獰可怖,比鬼還要難看。

    “許白雁同意計劃了嗎?”

    林東啟又問道。

    “蒼疾一直在派人威脅她,只要你死了,她就會去驚裊城。

    “許白雁現在還有點不信,他覺得蒼疾殺不了九品。也只有蘇青封才是許白雁的命門,蒼疾能殺了你,許白燕才會害怕蘇青封的安全,才會離開神州,否則她有姚晨卿暗中守護,不會輕易同意條件。”

    元星子搖搖頭。

    “這樣就好,許白雁是最關鍵的一環,她只要愿意去驚裊城,咱倆的計劃就沒問題。”

    林東啟微笑著點點頭。

    “事不宜遲,老朽就先走一步,來生再見吧!”

    元星子雖然是道門中人,但臨走前,他朝著林東啟敬了個軍團禮,

    “一路順風,來生再見。”

    林東啟也神色肅穆的回禮。

    元星子,是個值得尊敬的武者。

    “趙千恩,算算時間,你也該回來了,我走以后,趙啟軍團就留給你了。

    “記得看我留給你的東西,蒼疾這顆人頭,只有你有資格去摘下。

    “小舅子,我辜負了你姐,對不起你外甥,也間接害死了你父母,這一切都因蒼疾而起,我用自己的命,去終結了這場恩怨!”

    林東啟又拿出全家福。

    這一次,他手掌出現一團火焰,直接將全家福點燃。

    以后,再也不用看了!

    ……

    戰營內!

    牧京梁,莫其正,還有白宗輝都在等待著林東啟下令。

    他們雖然也是九品,但使命是輔助林東啟抵抗蒼疾,一切的軍令,還是以林東啟為準。

    所以他們三個都在安靜的等待。

    “牧將軍,蒼疾真的那么恐怖嗎?”

    白宗輝之前只是八品,而且一直在邊韓軍團,距離第三戰場很遙遠,他聽說過蒼疾,但根本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有多強。

    都是陽向族的神長老,他能比墨鎧強多少?

    而且白輝宗還發現了個詭異的事情。

    在趙啟軍團,他還有個熟人趙千恩,這家伙竟然不在?

    這么大的事情發生,趙千恩跑哪去了?

    當逃兵?

    他們是一批畢業的武大強者,曾經也明爭暗斗,那時候趙千恩天賦最高。

    可世事難料,白輝宗竟然先一步突破到宗師。

    他原本還想在趙千恩面前嘚瑟幾下。

    現在也泡湯了。

    但趙千恩畢竟是趙啟軍團的中將,這是趙啟軍團的事情,他也不方便亂問。

    蒼疾才是重點。

    “我曾經和蒼疾交過手,慘敗!”

    牧京梁苦笑一聲。

    敗給蒼疾,沒什么丟人現眼的地方。

    沒辦法,蒼疾在異族的八族圣地,同樣是一等一的強者。

    林東啟倒霉。

    他和蒼疾周旋了這么多年,不痛苦是假的。

    也幸虧蒼疾經常回八族圣地,所以第三戰場也不是時時開戰,否則林東啟必然會發瘋。

    “七個宗師,到底該怎么才能救回來。

    “蒼疾拿著八族圣地的天羅獄,他威脅林東啟,目得是要殺了他啊。”

    莫其正黑著臉一張老。

    他憂心忡忡,緊鎖的眉頭就沒有舒展過。

    “天羅獄,是什么寶貝?”

    白輝宗剛剛突破到九品,很多東西還不是很熟悉。

    “這是陽向族用來生死決斗的寶物,絕巔級妖器。一人開啟天羅獄后,會發出決戰邀請,另一人如果接受之后,他們會被鎖定在一片區域內,最終只有一個人可以活著出來,不死不休。

    “可和蒼疾單挑,林東啟根本就沒有活下來的希望,而且這天羅獄一旦開啟,哪怕是絕巔都無法打破,這是一種至高規則。

    “假如我是林東啟,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

    莫其正搖搖頭,不住的嘆氣。

    簡直是絕望。

    “絕巔都無法撕裂的妖器,那林將軍真的兇多吉少。

    “可惜,高階戰場神州占不到便宜,低階戰場更是沒希望去救人。

    “這是絕境啊。

    “是不是邊韓軍團在雷祭市誅殺異族宗師,才惹怒了蒼疾。”

    白輝宗心里有些愧疚。

    他心里知道,雷祭市的事情,讓陽向族特別憎恨神州。

    蒼疾之所以咄咄逼人,甚至不惜一切代價,他可能純粹就是泄憤而已。

    “和邊韓軍團沒關系,蒼疾想盡早突破到絕巔,他只能煉化一顆鮮活的九品心臟,林東啟正巧成了他的目標而已。

    “哪怕沒有雷祭市的事情,這場戰爭也不可能避免。”

    莫其正搖搖頭。

    異族想要滅亡神州的心,一分鐘都沒有停歇過。

    “對,蒼疾要殺我,已經醞釀了很多年,而我也想殺他。

    “我們之間的仇恨,已經用語言說不清了。”

    這時候,林東啟平靜的走過來。

    “感謝三位能來助陣。”

    林東啟朝著牧京梁他們抱拳。

    “老林你客氣了,對戰蒼疾這么多年,也真是難為你了。”

    牧京梁嘆了口氣。

    “老牧你也不容易,上次北區戰場大戰,你不也差點自爆嘛!

    “每個戰場都不容易,只是我林東啟有些無能而已。”

    林東啟搖搖頭。

    “情況不一樣。”

    牧京梁搖搖頭。

    說起來,那次自爆,如果不是女婿來力挽狂瀾,自己墳頭的草,也該修剪了。

    “林將軍,蒼疾叫陣,您準備怎么辦?”

    白輝宗連忙問道。

    “當然是應戰!

    “別人都已經打倒了家門口,我又怎么可能膽怯。

    “至于那七個宗師,他們是我林東啟的手下,我當然不可能坐視不管!”

    林東啟很平靜的笑了笑。

    “可是……”

    白輝宗還是很擔心。

    “老林,你不會真的決定和蒼疾單挑吧!”

    牧京梁瞳孔閃爍,他是真的擔心。

    “隨機應變吧,萬一我林東啟死了,也要讓他蒼疾扒層皮!

    “諸位,迎戰吧!”

    林東啟朝著牧京梁點點頭,隨后笑了笑,滿臉從容。

    關于元星子的計劃,林東啟沒有必要告訴其他人。

    因為涉及到一個許白雁,而牧京梁又是蘇青封的親家,很多事情會失控。

    “老林,你要小心!”

    牧京梁搖搖頭。

    林東啟和自己平級,他的決定,自己也沒權干涉。

    “老牧你自爆都敢,我林東啟這條殘命,又能值幾個錢,萬一,我還能拖著蒼疾同歸于盡呢?”

    話落,林東啟已經走向城門。

    牧京梁他們面面相覷,他們想勸阻什么,可話到嘴邊,又什么都說不出來。

    戰吧!

    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他們的目標,是擋住聯軍的九品。

    以這次戰爭的規模來看,異族聯軍的目標應該是再次洗劫城市。

    雖說附近的居民已經撤離,但神州還是不能允許驚裊城轟破濕鬼塔。

    艱難的戰爭。

    ……

    轟隆!

    人族堡壘打的大門開啟。

    鋼鐵洪流一樣的武者蜂擁而出,隨后以戰斗營為單位,井然有序的排兵布陣。

    也就十幾分鐘時間,人族大軍也已經列隊完成。

    宗師級別的將官,也已經隔空鎖定著自己的對手。

    宗師之間,很難決出生死,他們彼此的目標是牽制。

    但能騰出手來,一個宗師就是低階戰場的噩夢。

    最后,林東啟他們幾個九品,踏空出現在戰場中央。

    氣氛蕭殺,空氣凝固。

    雖然還沒有真正開戰,但戰場的上空,竟然已經彌漫出淡淡的血腥味。

    不管是人族還是異族,他們都能感覺到對方的決心。

    異族軍隊里,已經出來十幾個圖月戰斗營的五品勇士。

    他們正在待命。

    只要蒼疾下令,這十幾個五品,就會瘋狂沖到人族軍團內部,直接自爆,替異族大軍撕開一道裂縫。

    這是很恐怖的沖鋒方式,幾乎無解。

    ……

    “林東啟,只要你同意踏入天羅獄的范圍內,我立刻放這七個蠢貨回去。

    “這一戰,你我一決生死吧!

    “當然,我手下的大軍,還是會沖入濕鬼塔,讓你們神州的白癡,認識到陽向族的強大與所向睥睨。

    “面對我蒼疾,任何強者都沒有機會!

    “神州的武者,就是螻蟻,根本不堪一擊。”

    見到林東啟后,蒼疾睜開微瞇的眼睛,隨后懶洋洋的站起身來。

    他眼神輕蔑,遙遙盯著林東啟,就像盯著自己的一個獵物。

    世界一片寂靜,所有人死都盯著林東啟。

    七個宗師已經被折磨到沒了人形,所有人族都氣的睚眥欲裂。

    蒼疾真的太狂。

    “林東啟,我給你三秒鐘時間考慮。

    “每隔三秒,我就殺一個俘虜,我看看你到底多么心狠手辣,又多么膽怯虛偽!”

    蒼疾咄咄逼人。

    而一個陽向族宗師,已經拔出了屠刀。

    這時候,原本一臉絕望的被俘宗師們,竟然目露狂喜。

    很明顯,他們想死。

    這七個宗師心里清楚,哪怕是回去,同樣是死路一條。

    與其這樣,還不如早死。

    絕對不可以犧牲大將軍。

    可恨,他們的聲帶被破壞,根本就沒辦法說話。

    如果蒼疾能殺了自己,再好不過。

    “看看,你們的英雄,愿意替神州而死。

    “而你林東啟呢?貪生怕死,我給你機會救人,可你不中用啊。”

    兩軍面前,蒼疾輕蔑的狂笑著。

    “殺吧!”

    蒼疾搖搖頭,滿臉失望。

    宗師舉起屠刀。

    “慢!”

    林東啟原本遙望著遠處的大軍,這時候,他平靜的轉頭,瞳孔鎖定著蒼疾。

    他的表情,給人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

    “嗯?”

    蒼疾眉頭一皺,隨后心里有些喜悅。

    林東啟終究還是要上當。

    “我可以和你生死戰,不過……你先放人,我信不過你的人品!”

    林東啟也輕蔑的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好,我蒼疾信你林東啟的信譽。

    “來人,讓這七個囚徒滾去吧!”

    蒼疾狂笑一聲。

    嗚嗚嗚!

    嗚嗚嗚嗚!

    嗚嗚嗚!

    頓時間,七個被俘宗師目瞪口呆。

    他們用盡自己一切的力氣在掙扎,其中一個宗師更是用自己脖子往屠刀上撞。

    瘋了。

    林東啟將軍上當了啊。

    可恨,蒼疾連死的機會都不給他們。

    ……

    轟隆隆!

    蒼疾大袖一甩,頓時間,一條鎖鏈漂浮在上空。

    這鎖鏈如蛟龍一樣扭動,似乎可以延伸出無窮的長度,最終在上空定格出一片獨立的虛空。

    這就是天羅獄。

    只要是踏入的武者,就只能有一個活著出來,生死對決的時間內,他們無法影響到別人。

    蒼疾扭了扭脖子,他腳踏虛空,率先踏入了天羅獄內。

    “林東啟,我等你!”

    蒼疾矗立在虛空,皮袍在狂風中飛揚,他整個人就如不敗的戰神。

    這時候,神州的七個宗師,也被陽向族驅逐著,送往戰場的分界線。

    嗚嗚嗚!

    嗚嗚嗚!

    七個宗師焦急的眼淚橫流,可他們根本無可奈何,只能是一步步看著林東啟走向地獄。

    無可奈何啊。

    “蒼疾,我今天如你所愿。”

    林東啟也背著手,一步步朝著天羅獄走去。

    只要七個宗師跨過分界線,他們也就安全了。

    “將軍!”

    這時候,趙啟軍團的一個中將怒吼一聲,語氣悲憤。

    他從林東啟的臉上,看出了一種決絕。

    雖然不知道大將軍到底要干什么,但他一定兇多吉少。

    對面可是蒼疾啊!

    “將軍,別上當啊!”

    趙啟軍團其他少將也心如刀絞。

    他們只恨自己沒用,碩大的軍團,竟然要我讓大將去以身犯險。

    有個少將甚至氣出了眼淚。

    “別婆婆媽媽,誰說我林東啟就一定會死!”

    林東啟楞了一下,但隨后他的聲音響徹長空,平靜,淡漠,根本就沒有一絲的悔意。

    終于。

    七個宗師跨過了分界線。

    趙啟軍團的武者連忙將宗師們攙扶起來,并且拔走了肩胛骨上的鎖鏈。

    宗師們到底承受了什么樣的酷刑,簡直慘絕人寰。

    陽向族,該死。

    與此同時。

    林東啟踏入了天羅獄內。

    計劃,終于要實施。

    你蒼疾要我這顆心臟,那我就來送給你。

    只有這種方式下,蒼疾才不會有任何戒心。

    “嘿嘿嘿,嘿嘿嘿嘿!”

    在異族聯軍的陣營里,鎮惡先生笑的極其陰險。

    紫厄很少經歷這種大場面,他其實被人族軍團的陣勢嚇的夠嗆。

    “徒兒,鎮惡鎖給我!”

    鎮惡先生說道。

    要開啟鎮惡鎖,需要一段時間的操作,他時刻準備好,等待神長老的命令。

    “嗯!”

    紫厄連忙卸下鎮惡鎖。

    看著剛剛被救走的七個人族宗師,他心里有些好笑。

    誰能想到,這七個宗師,早已經是屠刀下的鬼魂。

    他們根本沒資格活下去。

    ……

    “林東啟,既然你踏入了天羅獄,那咱倆就誰都逃不了,我殺你,也不急于這幾分鐘時間。

    “這樣吧,你陪著我,親眼看看你的軍團,是如何一敗涂地,靜下心來,欣賞一下你的濕鬼塔,是如何被我轟破。

    “怎么樣,斗了這么多年,心平氣和的看一場戲吧!”

    蒼疾在天羅獄里,除非殺死林東啟,否則也沒辦法出手去干涉戰場。

    難得心平氣和一次。

    “無所謂。”

    林東啟淡漠著臉。

    “聯軍的勇士們,踏平神州,殺盡神州武者。”

    蒼疾一聲令下,音波在空中久久不散。

    “殺!”

    “殺!”

    “殺!”

    所有異族都舉起了屠刀,聯軍的九品凝視著牧京梁他們。

    “防御!”

    趙啟軍團的武者們也拔出刀刃。

    但他們的目標,卻鎖定在了圖月勇士的身上。

    這群人才真正的可怕。

    戰爭一觸即發。

    ……

    “報告,大將軍,蒼疾有詐!”

    這時候,剛剛去接應七宗師的一個少將驚呼。

    其中一個被俘的宗師,急中生智,急忙用手指寫下血書,至少他們連寫字的機會都沒。

    他講清楚了蒼疾的陰謀。

    少將被嚇的毛骨悚然。

    原來蒼疾根本就沒準備放過七個宗師。

    這一聲驚呼異常刺耳,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什么?”

    林東啟一驚。

    “哈哈哈,哈哈哈!

    “實不相瞞,其實我在這七個畜生的身上,已經刻下了咒印,只要我蒼疾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渾身流膿而死!

    “我蒼疾抓走的俘虜,又怎么可能活命呢!

    “當然,我蒼疾已經將人還給了你,至于能不能保得住,就得看你林東啟的手段了。

    “別不中用啊!”

    根本不用少將去解釋,蒼疾一聲狂笑,已經說出了他的計劃。

    嗡嗡嗡!

    嗡嗡嗡!

    果然,在異族聯軍的中央,又一道異常璀璨的光芒沖天而起。

    “本尊鎮惡先生,只要我一個念頭,七個人族罪孽,便可以粉身碎骨!”

    鎮惡先生尖銳的聲音也擴散開來。

    “該死!”

    林東啟氣的咬牙切齒。

    原以為自己能救了這些人,誰知道蒼疾這么狡猾。

    牧京梁他們也黑著臉。

    該死的陽向族,不得好死。。

    牧京梁掠過去,甚至親自去探查了宗師們的情況。

    果然,很糟糕。

    在他們的體內,被刻畫了一種邪性的印記。

    別說他們這些大將,哪怕是絕巔,都不可能短時間祛除。

    “林東啟,你都已經要死了,又何必這么氣性大呢!

    “不如再欣賞一下我圖月勇士的風采吧。

    “你說我這一輪沖鋒,你的趙啟軍團,會犧牲多少人?”

    蒼疾又平靜的指了指交戰的最中央。

    這時候,20幾個圖月勇士,已經和神經病一樣,走到了異族聯軍的前面。

    “圖月勇士,給我爆!”

    蒼疾輕蔑的看了眼林東啟,隨后一聲令下。

    而在趙啟軍團,已經有武者準備好了犧牲,他們雖然不怕死,但臨死之前,還是無法做到平靜。

    面對圖月勇士,任何人都無法保持鎮定。

    有個武者淚流滿面。

    他其實不想死,但為了身后要保護的神州,自己又不得不死。

    保家衛國,我死得其所。

    “神州的罪人,給我死!”

    鎮惡先生一聲大吼,這一刻,他猶如一個神棍,意氣風發。

    屬于自己的時刻,終于誕生。

    咒殺令……啟!

    果然,七個宗師的身上,同時出現了刺目的光澤。

    趙啟軍團所有人都氣的要命。

    七個宗師,終究還是沒能救下。

    ……

    嘭!

    嘭!

    眼看著圖月勇士就要沖過來自爆。

    一個武者大吼著就要沖上前去。

    可突然間,其中一個圖月勇士的兩顆眼珠子,直接炸開。

    ……

    求月票,求推薦票!

    大家幫忙訂約一下,看看能不能沖擊一下精品!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