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高武27世紀
[高武27世紀]

第164章 長了兩條小浪腿
玄幻
類型
草魚L
作者
2019-12-09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164章 長了兩條小浪腿

    三個人,終于抵達了東戰道營區。

    果然,營區很小,小的讓蘇越意外。

    對!

    一共只有五個人,再加上白小龍和自己,也就七個人。

    營區啊。

    這明明就是個戰斗班吧,而且編制都不滿。

    “東戰道和西戰道不一樣,西戰道營區的武者會多一點。而咱們東戰道,就這么點地方,異族要來偷襲,也只是精銳刺客,人數在這里不管用。

    “如果我們五個人防不住,其他五品來了也沒用。”

    賈衛鎖解釋道。

    “原來這樣啊,厲害。”

    蘇越點點頭。

    “蘇越你好,我是王安虎,滄源第六營的營長。”

    一個壯碩的大漢,狠狠抱了蘇越一下。

    酬勤值+5

    疼啊,胸悶。

    可想而知這撞擊力度,蘇越強忍著沒有咳嗽,畢竟是老爸的老部下,自己得表現的淡定點,否則容易被當紈绔。

    不對啊。

    我根本連當紈绔的機會都沒有。

    沒有紈绔的命,還差點得了紈绔的病。

    “我是程東風!”

    這東風哥還算友善,只是摸了摸蘇越的腦袋,雖然黏糊糊。

    “我是孔武林,是個木匠。”

    孔武林乍一看憨厚老實,笑的很淳樸。

    “前輩好。”

    蘇越連忙點頭。

    “我是張平閣,如果在修煉戰法的時候,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來找我。”

    張平閣從小對戰法,有著超乎尋常的天賦。

    “嗯,一定。”

    蘇越又點點頭。

    “蘇越,王安虎營長很快就可以突破到六品。到時候,他或許會留在礦區,或許會直接去燕歸軍團。

    “你來的正巧。”

    賈衛鎖說道。

    能看得出來,眾人都很開心,替王安虎高興。

    “王安虎營長要走?

    “那我……我都還沒有做好接任營長的準備,我還年輕,還需要再歷練歷練,一下子有點承受不了這種責任。”

    蘇越一愣。

    這么著急,把我接到滄源第六營。

    開門見山,就是營長要卸任。

    這簡直就是要讓我臨危受命啊。

    我蘇越年紀輕輕,就要執掌這傳奇戰營,何德何能。

    可能,真的是能力吧。

    最后方,一臉尷尬的白小龍,簡直被嚇的魂飛魄散。

    不會這么狗血吧。

    蘇越還是個二品弱雞,這就要接手滄源第六營。

    太兒戲了。

    你們如果需要年輕人的朝氣,我也可以當營長的,我有學生會會長的工作經驗,我可以勝任。

    可惜,白小龍不敢亂說話。

    “我尿黃,我來滋醒他。”

    張平閣二話不說就要解開褲帶!

    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而且還是年紀輕輕的那種厚顏無恥。

    以后他還能了得?

    “等等,張平閣你糖尿病,別讓他嘗到甜頭。

    “我是營長,我來滋。”

    王安虎立刻就要上前。

    白小龍又被嚇了一跳。

    幸虧沒有毛遂自薦,否則還有生命危險啊。

    “行了,都老大不小,穩重點。”

    還是孔武林憨厚,連忙護住蘇越。

    “少爺,如果你真的想當這營長,我晚上做飯下毒,毒死他們。

    “然后你當營長,我當副營長,咱們再招募新兵。”

    孔武林笑的還有些靦腆。

    蘇越面無表情。

    他覺得還是盡量別理會這群人。

    明顯就是太無聊,專門來消遣自己的。

    “好了,別開玩笑了,我帶蘇越去營房,孔武林你準備飯吧。”

    賈衛鎖搖搖頭。

    一群憨貨,差點嚇壞了蘇越。

    “那個誰,你也來,你和蘇越住一間屋子,平時多照顧照顧他。”

    賈衛鎖指了指白小龍。

    “是!”

    白小龍連忙點頭。

    謝天謝地,終于有人注意到我了。

    我委屈啊,和透明人一樣。

    還有,我不叫喂。

    我叫白小龍,是西武學生會的會長。

    ……

    營區是一些石頭堆砌的房子,但房間里,罕見的有些干燥,蘇越很詫異。

    要知道,這里可是濕境啊。

    “營房砌墻的時候,在石頭縫隙處,添加了大量源礦粉,所以營房密封好,并且可以生火,勉強能干燥一些,起碼能睡覺。

    “雖然浪費了不少源礦,但也沒辦法,東戰道和其他地方不一樣,我們五個必須常規有四人鎮壓在這里,做不到輪休,天天睡在泥漿里,也不是個事。

    “再說,我們耗盡心血鎮守源礦,也該讓自己舒服一點。這也是你爸的教導,對別人好可以,但要建立在自己先舒服的基礎上,不能舍本逐末。”

    說話間,賈衛鎖已經幫蘇越生了火。

    別說。

    暖烘烘,身上濕透的衣衫,瞬間便有水氣升騰上來,真的是舒服。

    “濕境的木材,含水量太大,根本沒辦法點燃,這是一種特殊的木材,比靈藥都珍貴,多虧孔武林是個木匠,咱們營才能分辨出來可燃木。

    “我們五個常年鎮守,他們四個的性格有些態變還話癆,你如果嫌煩,就別理他們。”

    賈衛鎖又交代道。

    蘇越點點頭。

    能在濕境烤火,已經是舒服的不得了的事情。

    可惜。

    當身體舒服的時候,系統便直接停止了酬勤值增加的提示音。

    白小龍感動的有些熱淚盈眶。

    濕境見到火,這簡直就是奇跡。

    “一會吃了飯,我們帶你去見見焦清遠,他是這片礦區唯一的宗師,平常很少見人。”

    賈衛鎖又道。

    “宗師?

    “賈哥,礦區被包圍在毒蜂叢林里,不是禁止宗師踏入嗎?”

    蘇越一愣。

    當時牧橙和自己說的很清楚。

    白小龍也一愣。

    毒蜂叢林竟然還有宗師?

    這根本不可能啊。

    毒蜂能探查到宗師氣息,然后會不死不休的追殺,這是第二戰場的定律,否則這么重要的源礦,也不會讓幾個五品武者來守護。

    “叢林是禁止宗師入內,這沒錯。

    “但如果是在礦區內突破,就沒有那么多問題。

    “毒蜂畢竟只是昆蟲,它們沒有智力,只能靠本能,所以有時候會誤判。如果是在叢林內部突破,它們不會認為是入侵者,所以也不會亡命來襲擊。

    “所以,焦清遠就成了這個例外。”

    賈衛鎖解釋道。

    蘇越和白小龍對視一眼。

    竟然還有這么玄妙的事情,原來在礦場,人族竟然還有個宗師。

    這件事情,軍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你是不是想問,為什么神州不繼續派遣即將要突破的五品武者,專門來毒蜂叢林突破,這樣,就可以駐扎大量的宗師來守護。

    “其實你想多了。

    “毒蜂確實會誤判,會認為宗師是叢林里與生俱來的東西,但它們同樣不會允許這種強大的東西存在太多。

    “一個宗師,已經是毒蜂容忍的最大極限。而且我們這些經常駐扎在毒蜂叢林旁的武者,時不時就會被毒蜂叮一叮,雖然不會要命,也不會受傷,但體內卻會留存有不少毒蜂毒素。

    “這些毒素不起眼,也不致命,但卻是毒蜂分辨自己人和外人的關鍵因素。

    “沒有毒素的武者敢突破,立刻就會被毒蜂蜂擁殺死,不死不休。”

    賈衛鎖又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

    蘇越恍然大悟。

    時候駐扎在這里,難免被毒蜂誤傷。

    三五個傷口,不可能致命。

    但日積月累之下,你傷口哪怕愈合,身體內也會留下毒蜂的特征。

    毒蜂沒有智商,它們的本能,會認為你就是當地的物種,你變強,也是自然規律。

    但也不能搶到威脅自己,所以只能允許一個宗師。

    而外來的五品突破,則會被當成入侵者,因為你身上沒有毒蜂的氣息,偏偏這種氣息需要日積月累的積累。

    這種沒有智商的生物,其實最可怕。

    因為它們沒有恐懼,只要開始轟擊,那就是同歸于盡,不死不休。

    “營長王安虎即將突破,所以他的路只有兩條。

    “第一,就是焦清遠選擇退休,他成為鎮守礦區的少將。

    “第二,就是焦清遠繼續在這里受苦鎮守,而營長去燕歸軍團其他戰區當少將。

    “其實鎮守在礦區的少將,可以說是極苦。

    “焦清遠平日里一個人居住在礦場,每個月他只有一天的假期,可以回地球。

    “但他沒有家人,沒有朋友,也沒有任何財產,每次回地球,焦清遠將軍也只是去英靈陵園坐一下午,然后又一次回來。

    “周而復始,簡直和苦行僧一樣。”

    賈衛鎖嘆了口氣。

    能看得出來,他言語中特別佩服焦清遠。

    蘇越也肅然起敬。

    沒有家人朋友,一個人鎮守在枯寂的礦區,這得多么偉大的犧牲情懷。

    白小龍咬著嘴唇。

    他心靈也被震撼的夠嗆。

    焦清遠絕對是七軍楷模。

    “其實我們都希望焦清遠可以退休,這樣他可以在地球生活一段時間。

    “營長雖然老婆和孩子全死在濕境,但他性格開朗一些,如果是營長鎮壓礦區,我們四個可以經常去陪陪他,聊天打屁什么的,不至于太孤獨。

    “焦清遠性格太孤僻,我們五個都和他聊不到一起,挺可憐的。”

    賈衛鎖搖搖頭。

    “對了賈哥,有句話,我問出來可能不禮貌。

    “上次西戰道混亂,聽說異族已經打到了礦區,作為唯一的宗師,焦清遠將軍明顯可以大殺四方,但他為啥沒有出手呢?”

    趙楚皺著眉。

    因為在毒蜂叢林,那場戰爭根本沒有宗師參加,焦清遠就是力挽狂瀾的存在啊。

    “你想的太簡單。

    “如果是平時,焦清遠少將或許還可以出手,但那天正好是采礦期,他要用宗師氣血,鎮壓礦山里的寒氣,否則那些來采礦的三、四品,根本就扛不住寒氣。

    “而礦區的五品,也不敢大面積出現,這同樣會引起毒蜂的暴動,所以只能三品來采礦,四品都得小心再小心。

    “毒蜂叢林需要一個平衡,稍有不慎,就會造成滅頂之災。

    “西戰道戰爭的那一天,正巧是焦清遠將軍最虛弱的時刻,所以不能怪他,他面對的是濕境氣候,宗師都可能死。

    “還有,宗師在礦區的最大作用,還是鎮壓寒氣,最關鍵的防守任務,終究是我們這些五品。”

    賈衛鎖正色道。

    “嗯,我明白了。

    “焦清遠將軍,犧牲真大。”

    蘇越點點頭。

    眼睜睜看著人族大軍被屠殺,他心里一定也不好受。

    白小龍也點點頭。

    他同樣被焦清遠的事跡所震撼著。

    “一會去礦山,但愿焦清遠將軍沒走,可別白跑一趟。”

    賈衛鎖又喃喃自語道。

    “今天是將軍輪休日?”

    蘇越一愣。

    不會這么巧吧。

    “這也說不準,按照將軍的生活習慣,他每個月都會回地球一趟,但具體那天,也沒有什么規律,說走就走了。

    “但他回了地球,也就是在英靈陵園坐一天,和曾經那些戰友聊聊天。

    “焦清遠將軍鎮守礦區,按道理功勞不少,可以積攢一筆很龐大的財富。

    “但他不要軍部一毛錢,他唯一的要求,就是運回去那些原礦石,要有一部分研磨成粉,用來作為原料,去撰寫西都市陵園里那些英雄名字。

    “源礦作為武器原料,最大的特點,就是堅韌與耐久。

    “那些英雄名字用了源礦,哪怕再過幾百年,依然可以保持如新。他用一生的付出,在守護著神州財產。同時,他用自己的一切酬勞,換取英雄名字的永垂不朽。”

    賈衛鎖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該如何評價焦清遠。

    這個人的情懷,已經偉大到讓一般人望塵莫及。

    “太無私了。”

    蘇越點點頭,甚至有些口干舌燥。

    白小龍眼眶都有些泛紅。

    這才是將自己奉獻給神州的最高境界,和焦清遠比起來,他們這些年輕人還差的很遠。

    “賈哥,焦清遠將軍性格喜靜,不會嫌棄我打擾他吧?”

    蘇越憂心忡忡的問道。

    如果對方不愿意見自己,那就不用去打擾,別惹得別人討厭。

    “放心吧,焦清遠將軍的命,還是你爸救回來的。

    “在源礦還沒有發現之前,焦清遠只是個四品,那時候他在深山里被陽向族追捕,最終是青王帶人屠空了追兵,才將焦清遠救回來。

    “他得知你要來第二戰場,千叮嚀萬囑咐,要讓我們帶你去見他。”

    賈衛鎖笑道。

    “原來是這樣。”

    蘇越點點頭。

    看來老爸在第二戰場,人緣確實還不錯。

    白小龍酸溜溜的看著蘇越。

    原來這家伙在第二戰場,背景這么深厚。

    ……

    程東風是滄源第六營的大廚。

    雖說這里是濕境,但由于可以生火,所以他們將真空的罐頭熱了熱。

    別說,還真有一點點風味。

    其實在濕境,哪怕是金屬罐頭,都很快會被腐蝕破裂,罐頭瓶都是好幾層,十分不方便。

    但武者畢竟是武者,可以不用天天吃飯,用氣血也能維持生機。

    吃過飯,賈衛鎖他們留在營房鎮守,這次是王安虎領著蘇越去礦區,白小龍運氣好,也有幸跟著蘇越,去見見這傳奇英雄。

    “蘇越,我們知道你要來第二戰場,所以已經給你開辟好了專門的修煉場所,還給你準備好了修煉用的丹藥。

    “都是從異族身上搶的,而且大多比較安全,保證沒有抗藥性。

    “這次來濕境,你應該會停留十幾天,就安心閉關修煉吧,沒有人可以打擾到你。

    “以后想來,隨時可以來修煉,可惜你境界低,如果在礦場滯留的時間太長,身體容易出問題,否則住下也可以。”

    路上,王安虎笑呵呵說道。

    礦區這種地方寒氣太重,不比城墻內,別說蘇越一個二品武者,就是他們這些五品,時不時也得回地球修整幾天。

    十天,已經是蘇越的極限。

    白小龍嗓子里和吞了檸檬一樣,說不出的酸溜溜。

    果然大少爺的待遇,羨慕不來。

    再回想自己第一次下濕境的場景,簡直是不堪回首。

    自己鏟青苔。

    而蘇越就已經有了專門的修煉場所,還有來自異族的丹藥。

    我嫉妒啊。

    “營長,我想去殺異族,是不是在第六營沒什么機會?”

    蘇越皺著眉問道。

    他之前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自己在滄源第六營,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連來攻擊的異族都沒有幾個,即便有,也是五品的偷襲者,以自己實力,明顯就是去送菜。

    但這畫風不對啊。

    自己下濕境,是想要潛入到樹旗屯兵營,去偷月冥真典的木板。

    留在礦區,也不是個事啊。

    “哈哈,想殺異族,可以啊!

    “等你什么時候突破到四品,達到這個人的境界,兄弟們就允許你去A區戰場。”

    王安虎笑了笑。

    白小龍心如死灰。

    我叫白小龍,不叫那個人,我已經自我介紹了好幾次。

    還有,滄源第六營的人,看樣子是要幫蘇越刷級了。

    我心塞。

    羨慕的人心絞痛。

    “不對啊,那我豈不成了氣血武者,我得用異族的腦袋來培養勇氣和殺意,不能一味的只修煉氣血。”

    蘇越皺著眉,一臉大義凜然。

    開什么玩笑。

    每次來濕境,都只來滄源第六營,然后在這五個人的保護下修煉。

    這……這特么和在復靈山,有什么區別。

    我是要殺敵,是要立功,還要去偷東西的流浪少年,我豈能浪費寶貴的時間。

    “別逗了,四品以下的殺敵,能有什么意義。等四品以上,你完全可以參加幾次大戰役,從而積累廝殺經驗。

    “氣血武者,指的是一品、二品,不敢來濕境,也拒絕修煉戰法的武者。

    “你都四品了,而且哥幾個也不會耽誤你修煉戰法,甚至會督促你。”

    王安虎如一個思考全面的家長,已經替蘇越鋪好了路。

    青王在監獄,在丹藥集團的暗中威懾下,別人在地球根本就幫不到蘇越。

    但這里是濕境,丹藥集團的手,伸不到礦區。

    滄源第六營,一定會想辦法,讓蘇越安全到達四品。

    “可我還是想去殺敵。”

    蘇越嘟嘟囔囔。

    “蘇越,你別胡鬧,好好聽話。”

    白小龍實在忍不住了。

    天上掉下來的餡餅,還熱氣騰騰,你小子不說趕緊咬一口,你竟然還想扔了。

    這簡直是個白癡啊。

    別人二三品就在戰場廝殺,在叢林撿藥,根本原因,那是沒得選,是因為沒機會來滄源第六營。

    你小子現在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啊。

    別說我白小龍這種普通家庭,就連牧橙,都不可能得到滄源第六營的這種培養。

    你該知足了。

    “哈哈,他說的對,好好聽話。

    “對了,我知道你是青王的兒子,向來就安靜不下來。

    “你以后只要來第二戰場,就會直接被送到滄源第六營,A戰區不會接收你,我們都打過招呼了,乖乖修煉。

    “你的命紙也在我手里,其他營不會接收。”

    王安虎似乎看破了蘇越的計劃,輕蔑的笑了笑。

    小伙,知道你長了兩條小浪腿。

    但也得給你捆起來。

    蘇越面無表情,四肢僵硬。

    唯一的計劃,破滅了。

    他真的計劃,下次來濕境,拒絕滄源第六營,直接去A區戰場。

    只有在混亂的地方,自己才有逃跑的可乘之機。

    這次就當修煉,還有下次,

    可惜,對方明顯看出了自己的計劃。

    蘇越心里慌啊。

    等四品,還不得等到猴年馬月,起碼都一兩年以后了。

    假如自己去其他濕鬼塔下濕境,又不會對敵典侍城,去了也白去。

    這可怎么辦。

    雖然這五個叔叔,是替自己考慮,是為自己好。

    但事情陷入了僵持啊。

    算了。

    走一步看一步,辦法總比困難多。

    蘇越相信,天無絕人之路。

    ……

    又走了一會,地面逐漸沒有了植物,都是澡澤凍成的泥漿。

    冷!

    徹骨的冷。

    哪怕運轉著氣環,但寒氣依舊是往骨頭縫里鉆,疼的蘇越直吸氣。

    下濕境,大家都穿著特殊的皮質衣服,理論上可以防潮,雖然體內的潮氣防止不了,起碼防一防來自外面潮氣。

    可通過靴子,沼澤里的濕氣,竟然能從腳底心直接沖到頭蓋骨。

    簡直可怕。

    濕境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

    酬勤值+11

    酬勤值+13

    ……

    腦海中來自體統的提示,也在告訴蘇越,現在所處的環境,已經是極度惡劣。

    蘇越看了眼其他二人。

    王安虎不用說。

    他是即將要突破到宗師的強者,再說也已經習慣了這里的環境,所以很平靜。

    白小龍這家伙,有些遜啊。

    你好歹是個四品巔峰,能不能別表現的那么痛苦,和菊花被爆了一樣。

    終于,三人來到一處小窯洞前。

    對!

    真的就是小窯洞。

    只能供兩個人坐在里面,窯洞里,是一堆燃燒著小火苗的篝火。

    路上王安虎已經說過,這里的木材都是他們幾個提供,雖然焦清遠性格孤僻,但他們也想讓將軍生活的好一些。

    “是蘇越來了嗎?”

    終于,蘇越見到了這個傳奇的將軍。

    聽王安虎他們說,焦清遠其實才40多歲。

    但在蘇越看來,他面容清瘦,滿頭白發,說60都不過分。

    這也難怪。

    在這種鳥不拉屎的苦境,也承受著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清苦,犧牲真是太大。

    “前輩。”

    蘇越走上前,敬了個禮。

    “和青王長的還挺像,真好……都這么大了。

    “青王救我命的時候,你還是個小屁孩,一眨眼,十幾年都過去了。

    “可惜,青王卻……”

    說起父親,焦清遠眼睛里閃爍著難過。

    “算了,不提那些事情,能看到你長這么大,也滿足了。”

    蘇越還準備說幾句,父親在監獄里過的可以,可直接被焦清遠打斷。

    其實再想想,有茶喝又如何,終究不是自由人。

    “蘇越,跟我來一趟窯洞。”

    焦清遠也不理王安虎和白小龍,他自顧自的帶蘇越來到窯洞。

    看里面小,但難得很干燥,也很干凈。

    其實想想也對。

    焦清遠畢竟是宗師,而且這窯洞還用了大量的源礦,能保持干燥也正常。

    趙楚發現,在窯洞里面,竟然還有一些輩樹皮制作的書籍。

    對,是關于濕境語言的書籍。

    這是仿制的輩樹皮。

    而且這些知識,也是來自神州科研部的總結。

    輩樹皮材料特殊,地球沒辦法百分百制造,但一些沒有價值的輩樹皮,則可以經過重新加工,最終做成這種用仿制的書籍。

    “一個在這里有點沉悶,就找科研院要了幾本書,沒事的時候看看。”

    見蘇越拿起書籍,焦清遠笑了笑。

    “呃,這也是解悶的好辦法。”

    蘇越笑了笑。

    他已經在丁北圖的幫助下,系統的了解了濕境文字,這些初級交代,也沒什么興趣。

    “這把戰刀,是你父親當年給我的,我現在突破到了宗師,也用不著了。

    “但我一直沒舍得送給別人,就等著你能來繼承。

    “這是C級合金的兵器,可惜時間太久,耐久度有些不夠,但也比現在那些D級兵器要強。

    “如果你沒有什么趁手兵器,就先湊合著用吧,畢竟是你父親的傳承。”

    焦清遠拿出一柄長刀,面色凝重的遞給蘇越。

    “我爸的刀。”

    蘇越的表情也肅穆起來。

    “這把刀叫:骷髏刀,還是青王親自取的名字。”

    焦清遠凝視著骷髏刀,言語間充滿感慨。

    “骷髏刀?可沒骷髏啊?”

    蘇越打量了一番。

    拋開這個俗破天的名字,這就是一柄看上去普通,但添加了大量源礦的長刀。

    和骷髏不沾邊啊。

    “這把刀,至今令數萬異族成為骷髏,你說它能不能叫骷髏刀?”

    焦清遠反問道。

    “嗯,可以!”

    蘇越點點頭。

    雖然解釋的牽強,但勉強也算湊數吧。

    骷髏刀!

    老爸的文化水平,真的有待于提高。

    “其實我還想給你拿點丹藥,但你境界太弱,我也給不了你什么。滄源第六營的幾個人,應該能讓你快點修煉。

    “這里濕氣太重,如果沒有什么事,你就趕緊回去吧,別弄出內傷來。

    “以后如果有什么問題,可以讓王安虎帶你來找我。

    “回去吧,孩子!”

    焦清遠摸了摸蘇越的頭頂,也沒有多廢話。

    礦區畢竟特殊,容易出問題。

    出了窯洞,白小龍嘴唇發紫,已經在瘋狂運轉著氣環,他畢竟還沒有突破到五品。

    就連王安虎的臉色都有些發白。

    “回去吧。”

    焦清遠揮揮手。

    他的目得,就是見見蘇越,將骷髏刀傳承下去。

    聞言,王安虎他們告辭離開。

    再耽擱一段時間,白小龍怕是要出問題。

    蘇越不一樣。

    他從見到焦清遠開始,就已經被宗師的氣血籠罩著,根本感覺不到寒氣。

    ……

    求月票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