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第3465章 戰后
都市
類型
黃楓雨天
作者
2020-05-03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3465章 戰后

    “任縱橫,你想趁我虛弱的時候對我下手,做夢,我就算是死,也是你仰望的存在。”桃源仙子大吼。

    “我仰望你妹,你這個大水貨,去死吧!”任縱橫氣憤之下,一掌拍出,魔云滾滾。

    也不管對方正在自焚,他都要出手。

    剩下那些想挑戰桃源仙子的人,也紛紛出手,絲毫不管道義。

    “你們干什么,全都住手。”道真再也看不過眼了,站起來大吼。

    “道真,你自身都難保了,還顧得上別人嗎?”葉雄斜睨著他。

    道真瞬間就萎了,整個人癱軟到座位上,面如死灰。

    當年,他跟孟迦聯手葉問天,三人對付葉雄,現在孟迦已死,桃源仙子也是將死之人,葉雄還會放過他嗎?

    “我是你們一輩子都仰望的存在,我將載入飛升臺史冊。”

    桃源仙子哈哈大笑,在所有神通攻擊到她之前,徹底化成灰燼。

    “我呸,飛升臺史上會記載你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水貨。”任縱橫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周圍,陷入了短暫的平靜,所有人目光落到葉雄夫婦身上。

    當年殞落的天才,現在王者歸來,終于完成了反殺。

    歷史會記住這一刻。

    “好了,大水貨死了,飛升令挑戰賽,繼續。”葉雄說道。

    周圍的人沒有人再敢出來了,哪怕是任縱橫,也不敢挑戰,甚至是道真他都不敢。

    “道真,我還沒有飛升令呢,你是主動交出來呢,還是我動手?”幽冥上前兩步,問道。

    道真臉色很難看,顫巍巍地將飛升令從身上拿了出來,拋給幽冥。

    “算你識相。”幽冥將飛升令收起來,然后問葉雄:“你準備怎么處置他?”

    葉雄目光望著道真,朗聲道:“道真,你自盡吧!”

    道真突然嗖的一聲,朝遠處遁去。

    自盡是不可能的,哪怕有一絲的機會,也不可能自盡。

    “想逃,不自量力。”

    葉雄變身青龍,化成一道綠光,追了上去。

    不到十分鐘,他回來了,手中提著一物,正是道真的腦袋。

    “道真已死,此頭為證。”葉雄將頭扔落地上。

    周圍的人全都看著那個腦袋,現場一片寂靜。

    原本只是一場普通的飛升臺挑戰賽,最后卻變成了這種情況。

    三名飛升臺前十的強者,殞落。

    02

    最后沒有人再挑戰了,就連主持人道真也死了,也沒人說話。

    “葉施主,飛升臺挑戰賽是有兩項義程的,第一項是挑戰,第二項是傳道。原本傳道的有兩人,分別是桃源仙子跟陸晨施主,現在桃源仙子已經殞落,你又得到她的飛升令,這傳道之事由你代替他,如何?”無心和尚問。

    “我何得何能,又怎么能擔此大任,還是由大師你來吧!”葉雄謙遜地說道。

    “老衲是佛修,你看看這場下,有幾名佛修,我說了他們也體會不了,倒是你佛道魔三道同修,哪怕是元氣被毀,也能修妖道,你說的話更多人喜歡聽。”無心和尚說道。

    “大師說得極是,你這次上演王者歸來的好戲,我想場下的修士都想知道,你是如何在短短兩百年之中,成功完成逆襲的。”陸晨一直都沒說話,這時候站出來說道。

    “這怎么行?”

    “葉雄,傳道。”場外,不知道誰喊了一句。

    然后,聲音就像會傳染的瘟疫一樣,場外如同浪潮一樣,全都是這種聲音。

    王者歸來的故事,本來就讓人熱血沸騰。

    “既然大家都這么激烈要求,那我就盛情難卻,只好說上一說了。”

    葉雄揮了揮衣袖,朝四下拱了手,一副宗師模樣。

    “又開始了。”看著他那裝模作樣的模樣,幽冥不忍直視了。

    她不喜歡出風頭,當下離開葉雄身邊,走到一個角落之中,然后將金伊,火炎跟北虛小和尚從手鐲空間放出來。

    三人出來之后,一眼就看到人族之中,正在演昂演講的葉雄。

    講到激昂的時候,周圍那些修士全都喧嘩起來,個個激動無比,恨不得立刻就回去修煉。

    “師娘,老師在干什么?”金伊奇怪地問。

    “還能干什么,裝逼唄。”幽冥都懶得看了。

    這樣的情景她不是第一次見,見得多也麻木了。

    接下來,三人問明戰況,得知葉雄將桃源仙子干掉了,三人都非常激動。

    三人沒見過葉雄演講,反而饒有興趣地聽了起來,片刻之后,他們就跟那些圍觀的修士一樣,全都激動無比。

    “師娘,我太佩服老師了,為了修煉肉身,他居然在火山地獄呆了一百年,不吃不喝。”

    “他還寫大字豎在自己床前,上面寫著報仇兩個字,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忘報仇。”北虛小和尚道。

    “老師這種精神,真讓我們佩服。”金伊感嘆。

    幽冥嘆了口氣,心想要是他們知道,葉雄壓根就沒有去過火山,壓根就沒有寫個字,不知道作何感想。

    他最好命的地方,就是他拜了一個好師傅。

    “我就知道,他不會有事的。”火炎目光之中,滿是火熱。

    幽冥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發現這個真鳳族的姑娘,挺漂亮的。

    火炎見他盯著自己看,連忙說道:“嫂子,你別誤會,我跟雄哥之間,只是普通朋友關系。”

    她不說還好,一說幽冥更懷疑了。

    不過,這姑娘挺懂事的,她心里就沒把她當情敵來看。

    場上,葉雄口沫紛飛地說了大半個小時,這才停了下來,場下頓時掌聲如潮。

    接下來,輪到陸晨演講,不過相比起葉雄,陸晨的演講就遜色得多了,沒有葉雄那種激昂的感覺。

    兩個小時之后,大會終于結束了,周圍的修士各自散去。

    葉雄走到無心大師身邊,拱了手拱:“大師,多謝你當年的相救之恩,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舉手之勞而已,還是要靠你自己的。”無心和尚笑道。

    “如果大師不嫌棄的話,多逗留兩天,咱們論一下佛如何?”葉雄問。

    “如此甚好。”無心和尚點了點頭,又面向陸晨,問:“陸施主一起留下來,論道一番如何。”

    “我是沒問題的,就是不知道,葉道友方不方便?”陸晨笑道。

    “方便,怎么可能不方便,請。”葉雄將兩人請進道門山大殿。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