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第2845章 刑場
都市
類型
黃楓雨天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2845章 刑場

    葉雄被魔淵捉獲,半個月之后在百花仙域問斬的事情,短短幾天,就傳遍了修真界。

    除了幽冥之外,還有很多關心葉雄的人都知道。

    包括燕北書,五行神靈,七大洞主,全都知道。

    一時之間,整個仙界,暗流涌動,無數的勢力,暗暗朝百花仙域聚攏。

    死亡地帶深處,某片虛無的空間。

    原本空無一物的空間,突然出現一道空間裂縫。

    這道空間裂縫越來越大,帶著一鼓強盛的光芒,瞬間整片天空都被照亮。

    一道人影,踉踉蹌蹌地從里面出來,帶著狼狽姿態。

    那人出現之后,面前的空間裂縫,漸漸合攏,最后消失不見了。

    “以我此時此刻的實力,都幾乎無法抵御這蟲洞的撕扯之力,化神境界之下的修士想去妖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葉雄穩住身形,喃喃自語。

    他打量一下四周,只見周圍是無數破碎的隕石,四下黑茫茫一片,什么都沒有。

    遠處時不時看到空間風暴,四下若隱若隱,看到有無數的細小吸洞。

    種種跡象表明,這里很有可能是死亡地帶。

    “看來,死亡地帶很有可能是五界的連接點。”葉雄沉思。

    通往小魔界的入口在死亡地帶;通往蟲界的入口也在死亡地帶;就連通往妖界的入口也在死亡地帶。現在,除尸界還無法確定,其余四界都是從死亡地帶可以通往的。

    死亡地帶被稱之為仙界最神秘,最危險的地方,絕對沒那么簡單,這里有太多的未解之謎。

    這里面,一個個空間吸洞,就像迷宮一樣,不知道還會通往什么地方,誰又能知道。

    做了個標記,確定自己下次過來能找到這個隱藏起來的妖界入口之后,葉雄化成一道流光,在四下尋找著。

    死亡地帶面積雖然很大,就像迷宮一樣,但是葉雄畢竟來過幾次,經過一天的尋找之后,終于找到了出口,回到外面的空間風暴地帶擊圍。

    “死亡地帶鄰近無盡海跟百花仙域,百花仙域在死亡地帶另一頭,我是沒辦法過去了,只能原路返回,先去無盡海,打探一下消息。”

    死里逃生去到蟲界,再去到妖界,葉雄已經花了差不多五年的時間。

    在這五年時間里面,不知道仙界變成什么模樣了。

    剛遁出死亡地帶,葉雄發現面前的半空之中,一隊隊魔族修士從死亡地帶出來,從來的方向來看,很有可能從小魔界出來的。

    以前也有魔界的修士潛入仙界,但是從來沒有這么大張旗鼓,明目張膽。

    他們不設防,沒有顧忌,更沒有喬裝,一副光明正大,不可一世的模樣。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他隱隱約約之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跟在這隊魔族修士背后,進入無盡海,經過半天喬裝打探之后,馬上就將仙界現在的大況,打探得清清楚楚。

    “沒想到我不在這五年之間,仙界居然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

    “魔仙王得到了神器黑暗之心,光明正大進攻仙界。”

    “正道領主自知不敵,全都躲了起來。”

    葉雄從身上掏出元氣瓶,發現所有的元氣瓶全都空空的,里面的元氣全都不復存在。

    元氣之間的關聯性僅僅局限在一個界面,他去了一趟蟲界妖界,身上所有朋友的元氣都消失了。

    現在他想找幽冥,朱雀都不可能了,就連百里圖,秦煌的元氣都丟失了。

    他看了眼龍三的本命元氣,也消失了,顯然是因為隔界的原因,導致元氣消失。

    “現在最重要的是快點找到幽冥跟朱雀,還有五靈,師傅他們。”葉雄喃喃道。

    接下來,他繼續打探,經過打探之后,他得知魔淵設了個局,在百花仙域,以一個假人冒充自己,要說斬自己的腦袋,從來引出正道修士。

    得知消息之后,他準備馬上趕往百花城,但是剛動身,一個念頭突然在腦海之中生了起來。

    以魔淵的實力,他絕對不敢一個人守在百花城,身邊至少有魔樓,百里風云相助。

    哪怕有魔樓相助,他還是不安心,畢竟,如果百里圖,秦煌,跟羅通一幫人,全都去的話,他們根本沒有多大的勝算,極有可能會請魔仙王出手。

    只有魔仙王出手,魔族才有必勝的把握。

    如果魔仙王出手,葉雄就算去了,也沒有任何作用,他再狂妄,也不敢跟魔仙王對抗。

    問題是,魔仙王會不會去百花仙域?

    要破這個謊言非常簡單,那就是告訴所有的人,自己回來了。

    “看來要找一個人,祭祭劍,宣布自己王者歸來。”

    葉雄腦海之中,瞬間就想起了一個名字,魔樓。

    魔樓是魔仙王的左右臂之一,化神初期,實力在魔淵之下,是個陰險小人。

    葉雄這輩子最不怕的就是陰險小人。

    換在以前,葉雄還真沒有把握能贏魔樓,畢竟魔樓是化神初期,而自己只是元嬰巔峰。

    但是現在,他修煉成分身,等于擁有兩個自己跟魔樓打,勝算大大增加。

    最關鍵是,對方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底牌。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跟在那些魔族修士后面,準備打探魔樓的下落。

    ……

    轉眼之間,半個月時間就過去了,今天就是葉雄斬首的日子。

    百花城校場上面,柱著一根參天石柱,直插云際。

    石柱上,綁著一名披頭散發的男子,全身衣服襤褸,血跡斑斑,一看就知道受了很多折磨。

    校場外面,天上,地下,樓上,圍了無數的魔族修士,密密麻麻,圍了里一層,外一層,數也數不清。

    魔淵正站在舞臺上,背手而立,舉目瞭望。

    “監斬官,還有多久?”魔淵問身邊一名魔修。

    “還有一個小時。”監斬官恭敬地回答,然后又問:“殿主大人,要提前嗎?”

    “不用,繼續等著命令。”魔淵吩咐。

    “是,殿主大人。”

    魔淵揮揮手,讓他們下去。

    目光透過頭頂厚厚的云層,看到云層深處若隱若現的人影,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冰冷如同魔鬼般的笑容。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