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第1279章 第1275 污蔑(2)
都市
類型
黃楓雨天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1279章 第1275 污蔑(2)

    葉雄臉色黑了下來,從這個叫赤晨的男子站出來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對方沒好意。

    果然,這是要污蔑自己了。

    “赤晨,我跟你無怨無仇,你為什么要污蔑我?”葉雄從人群之中站出來,傲然道:“是不是我出事了,你就可以理所當然地當第一名?”

    “你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你就是兇手。”赤晨喝道。

    “兇你妹,老子拿了一千三百分,還用得著去殺手,腦抽了不成?”葉雄指著他的鼻子,大聲喝道:“我現在懷疑你才是兇手,被殺的人之中,有三名是特招生,如果這些特招生還在,你覺得你還能拿第二嗎?”

    葉雄鏗鏘而言,霸氣十足,論起辯論水平,他還沒怕過誰。

    “這正是你的高明之處,你以為這樣別人就不會懷疑你了嗎?”赤晨冷哼一聲,反駁道:“如果不是四名特招生之中,你傷了一名,殺了三名,你還能拿到如此高分嗎?”

    “我草你大爺,你少血口噴人。”葉雄大罵。

    “好了,先別吵。”格林打斷兩人的爭吵,這才問道:“赤晨,你說你江南王是兇手,有什么證據?”

    “我自然有證據,喬牧,出來。”

    隨著赤晨發話,一名男子從人群之中出來,弱弱地站到他身邊。

    “喬牧在被黑衣人追殺的時候,饒幸逃脫,下面讓他自己說。”赤晨目光落到喬牧身上,說道:“喬牧你別害怕,格林部長,以及各大院導師都在這里,沒有任何人敢膽傷你。”

    喬牧看了葉雄一眼,露出害怕的神色,說道:“稟部長,我跟特招生之一的巴特洛一起,前天晚上,我們在夜里休息的時候,被黑衣人襲擊,蘇特洛死了,我饒幸逃過一劫。”

    “喬牧,殺巴特洛,傷了你的人是誰?”格林問。

    “殺巴特洛的是江南王,傷我的是他的同伴楊心怡。”喬牧回道。

    當下,全場的人,目光在人群之中尋找。

    很快,他們就找到角落之中,一臉黑沉的幽冥。

    “你說楊心怡傷你,有什么證據?”格林問。

    “大家看我的手指就知道了。”

    喬牧將衣袖挽起來,露出斷了手掌的腕部:“大家看見沒有,我的手腕不但被砍斷了,還被凍結過,這正是楊心怡使用的武器。”

    “亞瑟隊長,請問被殺害的新生之中,是不是有很多被冰劍所傷?”赤晨問亞瑟。

    “沒錯,被殺的新生之中,很多是被冰屬性的劍傷到,傷口凝結成冰。”亞瑟回道。

    “因為一把冰劍,你們就覺得心怡是兇手,在這大陸上,使用冰劍的人千千萬,是不是個個都是兇手啊?”葉雄反駁。

    格林目光落到幽冥身上,說道:“楊心怡,你怎么解釋?”

    幽冥看了喬牧左手的斷口一眼,說道:“沒錯,他的斷掌是我砍的。”

    此言一出,全都一片嘩然。

    “靜一靜,讓她繼續說下去。”格林用手將聲音壓下去。

    “我之所以斷他的手腕,是因為他襲擊我,他是那些殺黑衣人之一。”幽冥說道。

    葉雄想起黑衣人襲擊兩人的時候,幽冥似乎確實將一名黑衣殺手的手腕削斷。

    看來,就是眼前這個家伙,沒想到他居然還敢反咬一口。

    “你血口噴人,你才是兇手。”喬牧對著亞瑟喊道:“亞瑟隊長,你檢查過那些死去學員的傷口,知道他們被什么兵器所傷,只要你看一下楊心怡冰劍,就知道她是不是兇手了。”

    聽到喬牧這個建議,周圍的人點了點頭,都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亞瑟在皇城當執法隊長多年,眼光非常老辣,也破了不少案子,如果能看對方的兵器,就知道是不是兇器了。

    當下,亞瑟走過去,說道:“楊心怡小姐,請出示你的武器讓我看看。”

    “不可能!”幽冥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拒絕。

    幽冥劍太出名了,如果被發現,她的身份將會泄露出去,她是絕對不允許的。

    葉雄看了眼赤晨,終于明白他的詭計,他似乎已經算定幽冥不會交出武器,所以才這么膽大地污陷自己。

    “你不交出武器,就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

    見楊心怡拒絕,亞瑟臉色有些臉看。

    幽冥正想發作,葉雄連忙走過來,打斷她。

    幽冥實力是厲害,但是做慣了人上人,不會忍氣吞聲,也不會跟人打交道,他真害怕她會跟亞瑟起沖突,那就麻煩大了。

    “亞瑟隊長,對方連兵器都不敢拿出來,一定是心虛。”赤晨大聲說道。

    葉雄面向赤晨,大聲說道:“赤晨,我懷疑你強X了一頭母豬,為了證明你的清白,脫褲子把你那小牙簽露出來,讓大家檢查一下,不然就沒辦法證明你的清白。”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轟笑,幾乎所有人都被葉雄這話給逗樂。

    嚴格劍拔弩張的局面,頓時緩解不少。

    洛可兒坐在臺上,差點笑得人仰馬翻。

    “胡導師,這家伙太機智了,咱們學院一定要爭取到他。”

    趙圓圓美眸流盼,也被葉雄這無恥的比喻給逗樂。

    “江南王,你再污辱我名聲,我對你不客氣了。”赤晨頓時臉色又是青又是紫。

    “我沒有辱沒你的名聲,只是打個比喻。對于一名修士來說,武器跟隱私一樣重要,你現在單憑一面之詞,沒有任何證據就想看別人的兵器,這跟我們想看你的小牙簽有什么區別?”葉雄繼續嘲笑。

    場上又是一陣大笑,很多人的目光,不由得落到赤晨的褲襠,似乎里面真是小牙簽。

    “誰說沒證據,喬牧就是證據,他親眼看到楊心怡下的殺手,這還有假?”

    “喬牧,你親眼看到心怡下殺手嗎?”葉雄目光炯炯地瞪著喬牧。

    “沒錯,我親眼看到她殺了巴特洛的。”

    “你撒謊。”

    葉雄一聲怒吼,仿佛平地一聲炸雷。

    “那些黑衣殺手,全都蒙著你,你憑什么認得是楊心怡下的手,你根本就是在污蔑。”葉雄怒目圓瞪,氣勢澎湃,話音一轉:“說,到底是誰指使你這么做的?”

    喬牧本來就心虛,被葉雄這一番質問問得啞口無言,急道:“沒有人指使我……不對,她……我……”

    焦急之下,他一時之間居然想不出應對之策。

(本章完)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