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第0878章 唐寧生氣了(3)
都市
類型
黃楓雨天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0878章 唐寧生氣了(3)

掛掉電話,葉雄坐在車子里,良久www..lā
  
  很明顯,楊心怡換了種方式跟對待他。
  
  她不再像以前那樣,緊緊盯著他,注視他一舉一動,而是用孩子,潛移默化地感染他,讓他明白做一個女人多么不容易。
  
  只要不是鐵石心腸的男人,都會內疚,更別提葉雄這種吃軟不吃硬的家伙。
  
  葉雄有點后悔昨夜把安樂兒推了,每睡一個女人,就意味著他要多承擔一份責任,無論安樂兒在不在乎,他心里都多一份羈絆。
  
  葉家別墅,飯桌之上。
  
  楊心怡剛掛掉電話,唐寧忍不住罵開。
  
  “表姐,你再縱容下去,他只會越來越放肆,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唐寧越說越氣憤,將筷子拍到桌面上。“昨晚讓他陪我們去逛街,他說要練功,結果呢,不知道練到哪個女人的床上,你也忍得了?”
  
  “也許他真的忙。”楊心怡回道。
  
  “他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
  
  楊心怡笑了笑,沒回話,繼續吃早餐。
  
  “表姐,我怎么覺得你現在變了那么多,以前你不是這樣子的。”唐寧不解了。
  
  “生氣對胎兒發育不好,要時刻保持好的心情。”楊心怡說道。
  
  “難道你就這樣放任著不管?”唐寧急道。
  
  “你覺得我應該怎么做?”楊心怡放下碗筷,望著她詢問:“如果你是我,你會怎么做?”
  
  “我肯定找到他,問他昨晚去哪鬼混,問他還想不想要這個孩子,問他還想不想當一個好父親。”唐寧厲聲說道。
  
  “如果他不承認,怎么辦?”楊心怡繼續問。
  
  “查,出軌得多,肯定會有蛛絲馬跡,我就不相信,他每次都做得那么完美。”
  
  “就算抓到他的把柄,知道他出軌,你讓我怎么做?離開他,孩子怎么辦?大鬧一場,大家都不好受。你覺得鬧完之后,他以后都不會出軌嗎,以他那多情性格,可能嗎?
  
  楊心怡一連串問題,問得唐寧啞口無言。
  
  “表姐,我覺得你好可憐,表姐夫就是個混蛋。”唐寧罵道。
  
  “我現在已經看開了,有些事情既然不能改變,就只能去適應。”楊心怡嘆了口氣。
  
  兩人正吃早餐,突然一個熟悉的人影走進來。
  
  葉雄徑直走到桌子,搓了搓手笑道:“美味的早餐,有口福了。”
  
  “少爺回來了,我給你添碗。”仆人趙嬸連忙幫他拿碗過來。
  
  唐寧瞪著葉雄,嘴巴都快翹到鼻子上,如果目光能殺人,葉雄已經千瘡百孔。
  
  葉雄理虧,不想跟她小孩子一般見識,對楊心怡說:“老婆,你今天穿得真漂亮。”
  
  “我每天還不都一樣。”
  
  “這套衣服我沒見過,新買吧?”
  
  “昨晚買的,好看嗎?”
  
  “老婆穿什么都好看。”葉雄坐了下來,一邊喝粥一邊問:“老婆,今晚有沒有空?”
  
  “怎么了?”
  
  “有部新電影上映,想跟你去看看,八點檔,時間正好。”
  
  “什么電影,好不好看?”楊心怡問。
  
  “保密,不過我向你保證,一定是你喜歡看的類型。”葉雄笑道。
  
  唐寧在旁邊坐著,表面上在玩手機,其實豎起耳朵,一直在聽兩人說話。
  
  “表姐,我看到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念給你聽。”唐寧也不管她愿不愿意聽,直接就念:“一個已婚男人,如果出現以下情況:第一,突然很在意你;第二,突然變得很客氣;第三,突然會贊美你;第四,突然之間要送你禮物,第五,突然喜歡聽你說話。有以上情況的男人,百分之九十是出軌……咦,表姐夫,說得怎么這么像你?”
  
  葉雄臉黑了,這個小姨子,恐唯天下不亂嗎?
  
  “唐寧,胡說什么,你表姐夫都說了,昨晚是公司同事出事。”楊心怡嚴厲地喝斥。
  
  “網上的東西不可全信,我鬧著玩的。”唐寧隨口道。
  
  葉雄頓時尷尬了,心虛地干笑著。
  
  “表姐夫,你說昨晚公司的人出事,到底是誰出事了?”唐寧好奇地問。
  
  “公司那么多人,說了你也不認識。”葉雄敷衍。
  
  “說說,我不一定不認識。”唐寧說道。
  
  “唐寧,都幾點,還羅里羅索,快遲到了。”楊心怡打斷她的話。
  
  唐寧呶呶嘴,想說什么,終于還是沒能說出口。
  
  葉雄扒了兩碗小米粥,就送兩女上班上學。
  
  楊心怡懷孕才三個月,由于呆在家里沒事做,每天依然回一趟公司。
  
  心怡集團比較近,葉雄先送完楊心怡,再送唐寧去學校。
  
  去學校的路上,唐寧的嘴巴一直翹著,差點沒翹到鼻子上。
  
  胸器起伏比較大,說明她憋著一肚子火,正無處發泄。
  
  葉雄當不知道一樣,自顧開著車子,兩人沒有說一句話。
  
  換在以前,唐寧在半路上,吱吱喳喳,就像只鳥兒一樣叫個不停了。
  
  到學校門口,唐寧從車上下來,狠狠地把車門拍上,差點沒將玻璃窗震碎。
  
  葉雄苦笑,小姨子的脾氣還真不是一般大。
  
  正準備開車離開,唐寧突然去而復回,走到他車子旁邊,敲著他的車窗。
  
  “怎么了?”葉雄有種不好的預感。
  
  “表姐夫,有些話我不說不快。”
  
  “什么話,說吧。”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找女人?”唐寧直接就問。
  
  她哪來的理氣直壯質問自己這些,關她什么事?
  
  葉雄真是服了她,搞得她好像是自己老婆似的,而不是自己小姨子。
  
  “吃醋了?”葉雄問。
  
  “呸,我吃什么醋。”唐寧否認。
  
  “別裝了,你喜歡表姐夫也不是一天兩天,咱們都心里清楚。”葉雄嘴角揚起一抹淺笑,望著她:“你放心,我昨夜沒去找女人。如果我想找女人,第一個也是找你,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
  
  唐寧瞬間臉紅耳赤,紅暈蔓延到脖子根,頓時方寸大亂。
  
  “表姐夫,你就是個人渣,敗類,禽獸,混蛋,色狼……表姐瞎了眼才嫁給你。”
  
  唐寧一口氣罵出十幾個臟字眼,這才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葉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喃喃道:“小樣,就憑你也想跟我斗,長齊毛再說。”
  
  對付這種年紀的少女,葉雄不廢吹灰之力,幾句話就將她打發了。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