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第0695章 回江南(二更)
都市
類型
黃楓雨天
作者
2020-05-03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0695章 回江南(二更)

    葉雄真恨不得脫掉唐寧褲子,給她狠狠十幾大板,讓她懂得什么叫做規矩。
  
      東西可以亂吃,話能亂說嗎?
  
      正在尷尬的時候,葉遠東咳了一下,說道:“阿雄啊,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談談,但是你整天都忙,沒什么時間,趁現在有空說一說。”
  
      “爸,什么事?”葉雄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年紀大了,京城這邊公司一直想交給你打理,但我看你這性格,確實不是經商的料,但是心怡不錯。這段時間相處,我對她挺滿意的,她是蘇震天女兒,你們也算是門當戶對,感情也情投意合,我看找時間把你們的婚事給操辦了。等心怡正式成為葉家的媳婦,我也好名正言順地把公司交給她打理。”葉遠東說。
  
      楊心怡頓時臉紅了,悄悄望了葉雄一眼,沒說話。
  
      “爸,你直接把公司交給心怡不就行了,這都快過年了,結婚怎么也得明年吧!”
  
      “就這么說定了,明年結婚。”
  
      “爸……其實這事情也不焦急,你看看我們年紀都還小,才二十五六歲,現在不是提倡晚婚晚育嗎?”
  
      “我只是讓你們結婚,又沒讓你們馬上要孩子。”見葉雄推三阻四的,葉遠東將筷子放下,嚴肅說道:“阿雄,我告訴你,心怡我很喜歡,我只認這一個兒媳,其他女人門都沒有,你在外面搞三搞四我管不著,但是你敢辜負心怡,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也很喜歡心怡。”
  
      “既然喜歡,為什么不結婚?”
  
      “表姐夫,你前陣子身體得了那毛病,什么時候掛都不知道,我表姐可有嫌棄過你?”唐寧趁機煽風點火。“你可別為了不三不四的女人,對不起我表姐哦。”
  
      葉雄在桌子下面踢了唐寧一腳,她這是嫌不夠亂嗎?
  
      “你踢我干嘛,原則上的問題,沒得商量。”唐寧絲毫不給面子。
  
      都逼到這份上,葉雄也沒辦法,如果現在不同意真心說不過去,只能先答應下來。
  
      “如果心怡同意,我沒意見,這么好的老婆上哪找?”葉雄哈哈笑道。
  
      楊心怡看了葉雄一眼,這才說道:“快過年了,明年再說吧。”
  
      “我也是這個意思,呵呵。”
  
      吃完飯之后,葉雄打電話給龍在天,詢問那島國女人的情況。
  
      “這女人叫井田季子,是影子組織首腦井田上岡的第二個女兒,深得井田山岡喜愛。這一次我們抓到她,影子組織肯定會想盡辦法救她。我們經過研究決定,準備用她跟影子組織交易,讓他們交出烏鴉。”龍在天說。
  
      “你們肯定烏鴉在他們手上嗎?”葉雄問。
  
      “可能性非常大,我們在審問井田季子過程之中,發現她對烏鴉情況比較了解,沒有接觸過的人,一般很難了解得這么清楚。”
  
      “對方答應交換人質沒有?”
  
      “還沒有。”
  
      “有消息的話,告訴我一聲。”
  
      下午,葉雄打電話給何夢姬。
  
      聽說葉雄跟楊心怡要回江南,何夢姬當即表示要跟著過去,江南那邊公司沒有管,現在亂成什么樣子都不知道。
  
      “這樣吧,我讓安吉兒跟安樂兒過去幫你,朱雀跟陳蕭就暫時留在京城這邊幫鳳凰搞新公司,鳳凰剛上手,要陳蕭多幫忙。”葉雄說道。
  
      “我也是這么想,現在新公司開張,人員這一塊還是要補上,普通保鏢容易找,達到核心成員實力這一塊的人少,我希望你盡量多招高手,加強獵人保鏢公司的綜合實力,想成為一流的保鏢公司,提高知名度,沒幾張王牌不行。”何夢姬說道。
  
      “我也知道,但高手本來就難找,信得過的更少,一時之間去哪找?”葉雄為難道。
  
      “還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那個高手嗎?”何夢姬問。
  
      “你說曾經在警衛隊呆過,后來被開除的那個,叫什么名字來著?”
  
      “凌戰。”
  
      “對,就是這個凌戰,他現在在哪?”
  
      在江南的時候,何夢姬跟葉雄提過幾次,讓他去收服一個人,說有了他幫忙之后,獵人保鏢公司就多一名有用戰將,他的名字叫凌戰,但是葉雄一直都沒時間。
  
      “他現在就在羅陽市一間中學當保安,你看看什么時候過去,我把他的資料發給你。”
  
      “明天我們一起回江南,到時候再細聊吧!”
  
      第二天晚上,葉雄,楊心怡,何夢姬跟安家姐妹,坐上飛往廣南省的飛機。
  
      江南市,某飲料公司銷售辦公室。
  
      楊小喬一身疲憊回來,整個人癱軟在座位上,半點都不想動彈。
  
      將近年關,正是公司醋類飲料銷售旺季,所有業務員都忙得死去活來,一方面要出貨,另一方向經銷商催款、商量明年計劃,每天的時間排得滿滿的,連加班都完成不了。
  
      這時,一名公司女同事也跑市場回來,同樣累倒在座位上。
  
      女同事叫小雅,比楊小喬早來幾個月,兩人的關系在公司是最好的。
  
      “快累死老娘了,這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啊?”
  
      小雅癱倒在地上,像躺尸一樣。
  
      “撐撐吧,快過年放假了。”楊小喬說道。
  
      “過完年回來,還不是一樣要累死累活。小喬,同人不同命啊,要是我長得像你這么漂亮,還用做得這么辛苦,早就嫁入豪門了。”小雅苦逼地說道。
  
      楊小喬笑笑沒接話,這樣的話小雅不知道說過多少次了。
  
      這時候,一名花店人員捧著一束玫瑰花進來,走到楊小喬面前:“楊小姐,這是你的花,請簽收一下。”
  
      楊小喬還沒說話,小雅作崩潰狀,捂住臉蛋:“你每天都有人送花,這是要虐狗的節奏,還讓人活嗎?”
  
      “你送回去,這花我不會收的。”楊小喬淡淡說道。
  
      “楊小姐,你就簽收一下,哪怕簽個名之后隨便放哪也行。”送花的小伙子苦著臉。
  
      “簽名還不簡單。”
  
      小雅沖過去,將卡片拿在手里,刷刷地簽上楊小喬的名字。
  
      “小雅,你別胡鬧。”
  
      楊小喬阻止已經來不及,送花的小伙子已經跑掉了。
  
      “九十九朵玫瑰花,讓我看看是何方神圣。”
  
      小雅拿出花里面的卡片寄語,念道:“賞不賞臉吃個飯,樓下等著,關東銘。咦,這名字怎么這么熟悉,天啊,他不會是江南地產大亨關遠山的兒子吧?”(未完待續。)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