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第0369章 五千萬道歉費 一...
都市
類型
黃楓雨天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0369章 五千萬道歉費 一...

    葉雄回到楊心怡的辦公室,見她坐在那里,走了過去。

    “老婆,你瘦了。”葉雄心疼道。

    “誰是你老婆,你還記得我嗎?”楊心怡有些不太高興,氣呼呼地道:“為什么每次回來都不先打電話,就喜歡突然間在我面前冒出來?”

    “我這不是想給你來個驚喜嘛!”

    “驚嚇還差不多。”

    葉雄嘻嘻地走過去,從背后抱著她:“老婆,這么久沒見,有沒有想我?”

    “沒有。”

    “真的?”

    “沒有,習慣了。”

    葉雄的臉貼了上去,笑道:“可是我想你了。”

    完,就要去親她的耳垂。

    “你瘋了,這里是辦公室。”

    楊心怡嚇了一跳,害怕他獸性大方,連忙推開他:“別亂來,晚上回去再。”

    上次回來,葉雄已經把她多年積累下來的嚴肅形象給毀了,這次如果被人發現兩人在辦公室有親密舉動,那她多年積累下來的名聲就徹底被這個混蛋毀了。

    “什么味道?”楊心怡突然抽了抽鼻子。

    目光落到葉雄身上,她臉頓時黑了:“你身上為什么會有女人的香水味,別告訴我,你在半路不心撞上一個女人,沾上的?”

    葉雄頓時蒙了,這下子慘了。

    羅薇薇不喜歡抹香水,哪怕昨夜在賓館跟她大戰一夜,身上也斷然不可能有她的味道,再,他退房的時候還洗過澡。

    唯一的可能,就是先前在酒店里抱蕭芳芳的時候,染上了她的香水味。

    這個該死的女人,都那么漂亮,還那么騷去噴香水,這下被她害慘了。

    “你得太對了……我就是在撞上一個女人,染上的。”

    饒是葉雄腦子再靈活,一時之間也找不到借口,只能順著她的話。

    “在哪撞的?”

    “就在樓下,剛才那么混亂,我都不知道撞到那一個女職員了。”

    真正出軌的女人沒染上香味,反而被一個跟自己沒關系的女人坑了,這得多倒霉啊!

    “你身上的香水味,是一個叫做歡樂的法國品牌,每盎司要五百美元,折合人民幣三千多元,你覺得我們公司有什么職員用得上這么高貴的香水?”楊心怡問。

    “這世界上那么多香水,你怎么能確定是哪種?”

    “芳芳是個香水迷,她買的香水都讓我品鑒,這個歡樂品牌,是她最喜歡的品牌之一,你覺得我會搞錯?”楊心怡把他的退路都給封上了。

    葉雄眼睛骨碌地轉,在思考對策。

    “你慢慢想借口,我出去喝口水。”楊心怡站起來,走出去。

    “心怡,你聽我解釋……”葉雄連忙拉她的手。

    “放開你的臟手。”楊心怡甩開,直接離開。

    葉雄理解她的心情,苦苦等了自己大半個月,現在自己回來,身上卻帶著另一個女人的香水味,換哪個女人都不舒服。

    他狠狠地拍了拍腦袋。

    剛才表現實在是太差了,如果剛才誓言旦旦地咬定,身上的香水味就是不心沾上的,她也不辦法,可笑自己剛才露了怯。

    老子縱橫花叢這么多年,也有露怯的一天,見鬼了。

    葉雄離開辦公室,外面一個男人急急忙忙跑過來,擋住將要離開的楊心怡的去路。

    “你干什么?”楊心怡嚇了一跳。

    “蘇瑾兒,你老公呢?”

    來人就是江玉,他見到楊心怡,連忙撲過來,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樣。

    “誰是蘇瑾兒?你別過來。”楊心怡急道。

    葉雄走出門口,恰好被江玉看見,他連忙撲過去,撲通一下跪到地上,抱著葉雄的大腿急道:“大哥,大爺,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能沒有丁丁啊!”

    “松開。”

    江玉連忙松手,站起來。

    “你來得正好,剛才忘記跟你算賬了,老婆,這家伙剛才打暈了我們公司多少人?”

    “六名保安。”

    “問題大了,如果他們都成植物人,或者變成腦癱怎么辦。”葉雄眉頭皺起來,沉思片刻道:“這樣吧,一個人賠償兩百萬,六個一百二百萬,我打個折給你,一千萬。”葉雄道。

    “只要你將我治好,一千萬我給。”江玉咬咬牙。

    這可是關系到他以后性福生活的大事,別一千萬,就是兩千萬,五千萬,他也必須給。

    虧了,開價低了。

    “一千萬只是精神損失費,加上身體傷害費,至少要五千萬。”

    碰上這么個被坑貨,葉雄可不會放過。

    江玉差哭了,他剛才回答的太干脆了,結果被人當水魚一樣砍。

    “我最多給你三千萬,多了免談。”江玉。

    “免談就免談吧!”葉雄作勢要走。

    江玉連忙攔住他,急道:“五千萬就五千萬,不過你要將我治好先。”

    “先付款,沒有還價余地。”

    “把賬號拿過來。”江玉咬咬牙。

    “老婆,給我一個賬號,江玉先生要打五千萬精神損失費跟身體傷害費過來。”葉雄道。

    楊心怡傻傻地聽兩人的對話,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不過,基本可以猜測,這個叫江玉的家伙,似乎求葉雄辦什么事情,然后葉雄坑了他五千萬。

    楊心怡疑惑地報了一個賬號。

    拿到賬號之后,江玉走到一邊打電話。似乎談得不太愉快,江玉憤怒地大吼起來,罵了幾句,狠狠地掛了電話。

    江玉罵完之后,見到葉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大哥,等會,我已尼讓人轉過來了,很快。”

    五分種之后,楊心怡手機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下,真有條五千萬進賬的短信息。

    “我不是在做夢吧!”楊心怡傻眼了。

    五千萬,那可是一筆巨款啊,心怡集團一年都賺不了這么多錢。

    葉雄柔聲道:“老婆,這五千萬就當作我向你道歉的。”

    “晚上老老實實告訴我,香水味怎么來的,別編故事,不然我絕不輕饒。”

    雖然還生氣,不過態度分明好多了。

    五千萬啊,誰平白無敵多了這么多錢會不高興?

    再,她對葉雄的風流本性已經麻木了,如果每次出軌能賺五千萬,葉雄精.盡人死亡她也不管了。

    老婆好像原諒自己了。

    葉雄心情大悅,朝江玉勾了勾手,讓他跟進辦公室。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