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第0323章 安樂兒的誘惑 二...
都市
類型
黃楓雨天
作者
2020-05-03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0323章 安樂兒的誘惑 二...

    公孫武很激動,因為今晚又是星期六。
  
      作為嶺南一派,公孫家的下一任家主接班人,公孫武身上的壓力很大。
  
      父親每天都逼著他練九穴神針,從早到晚,從不間斷。
  
      只有星期天,他才可以休息,也只有星期六的晚上,他才可以放縱自己。
  
      對于一名年輕多金的男人,對于異性的渴望,是非常強烈的。
  
      公孫武每個星期六都去夜不歸酒吧獵.艷,自從第一次跟朋友在這酒吧里約到一名深閨怨婦,讓他嘗盡做男人的滋味之后,他就喜歡上這種感覺。
  
      幾乎每個星期六,他都在酒吧帶走一個女人去過夜。
  
      一夜瘋狂,天亮說分手。
  
      由于他有錢,又大方,很快就跟夜不歸的老板混熟了。
  
      由開始的饑不擇食,在經過一年的獵艷之后,公孫武的品味越來越高,一般的女人,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
  
      所幸,夜不歸酒吧是這座城市最頂尖的酒吧,懷著各種各樣目的的美女太多了,一批走了又來一批,所以公孫武依然不時能找到新鮮的貨色。
  
      “武少,那邊坐。”經理早就幫公孫武預留了最好的桌子。
  
      公孫武坐下來,叫了瓶名貴洋酒,慢慢地喝起來。
  
      這洋酒價值上萬塊,他喝得很少,因為他不是為了喝,而是為了顯闊。
  
      桌面上擺著幾百塊半打的啤酒,跟桌面擺著上萬塊的洋酒,約妹的成功率,是完全不同的。
  
      公孫武剛坐下來,就有不少想傍富二代的女人貼上來,有些甚至跟公孫武有過一夜風流的,這些女人知道公孫武來頭不小,又有錢,都想成為他今夜的女人。
  
      時間還早,公孫武可不想隨便帶名女人出去。
  
      憋了一個星期,他希望能遇到一名絕色美女。
  
      公孫武目光在酒吧里掃視,目光像狼一樣,物色目標。
  
      倏然,他的目光落到角落之中,一個身穿黑色吊帶裙的女人身上。
  
      這個女人是生面孔,以前沒見過。
  
      這不是關鍵,最關鍵是,她太漂亮,太出眾了。
  
      哪怕她隱藏在最黑暗的角落之中,依然無法掩蓋她身上的光芒。
  
      她身上的氣質那么獨特,那么吸引男人,特別是那一雙眼睛,就像會勾魂似的,只要男人一迎上,沒有抗拒得了的。
  
      在他看到黑衣女人短短五分鐘之內,公孫武已經發現,有四五個男人過去搭訕,只可惜,這些男人全都以失敗告終。
  
      這更加引起了公孫武的傲氣,他刷地從座位上站起來,提起那瓶一萬塊的洋酒,走了進去。
  
      另一邊,角落之中。
  
      葉雄跟安吉兒坐在一張酒臺上,目光打量著那邊。
  
      “上勾了。”
  
      安吉兒貼在葉雄耳邊,小聲地說話。
  
      酒吧的音樂太吵了,所以聊天的時候,只能貼著耳朵。
  
      “不上勾才怪,如果不是在出任務,我都想去泡安樂兒了。”葉雄貼著安吉兒耳邊說道。
  
      惡作劇心起,他說話的時候,故意朝安吉兒耳朵里吹了一口氣。
  
      熱氣入耳,讓安吉兒全身都差點酸麻起來。
  
      “色狼。”安吉兒罵道。
  
      “我覺得你應該學學安樂兒,你瞧她多迷人,像你這樣,兇巴巴的,哪個男人喜歡?”葉雄笑道。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本小姐才看不上。”安吉兒哼了一聲。
  
      兩人一邊閑聊,一邊打量著那邊的情況。
  
      安樂兒坐在角落里,看著目標人物一步步靠近,眼神之中,一抹厲色一閃而逝。
  
      很快,公孫武就來到了面前。
  
      他將那瓶洋酒放到桌面上,笑道:“美女,能不能請你喝杯酒?”
  
      “你覺得,我像傻子嗎?”安樂兒突然問。
  
      “你是我見過,最漂亮最有氣質的女人,怎么會是傻子?”公孫武連忙說道。
  
      “那你覺得,我會喝一瓶開過的酒嗎?”
  
      “美女,你以為我在這酒里下藥?”公孫武拍了拍胸口,指著周圍的人,說道:“你隨便去問一下人,我公孫武是什么人,在這里有沒有信譽,我從來都不做這種下流的事情。”
  
      安樂兒冷笑一下,沒說話。
  
      這個女人,連冷笑都如此美艷,公孫武差點看癡了。
  
      “服務員,再來一瓶洋酒,別開封。”公孫武遠遠喊道。
  
      很快,服務員就拿了一瓶未開封的洋酒過來,放到桌面上。
  
      “美女,你可看準了,這是沒開封過的,你可以陪我喝一杯了吧?”
  
      安樂兒沒說話,隨著音樂輕輕搖晃著腦袋,不置可否。
  
      沉默,等于默認。
  
      公孫武開酒之后,向安樂兒的酒里倒了半杯,這才說道:“美女,怎么稱呼?”
  
      “阿安。”
  
      “安小姐,我叫阿武,威武霸氣的武。”公孫武介紹。
  
      “我發現現在的男人,名字取得完全相反,叫阿德就是沒道理,叫阿信就是沒誠意,姓錢的,窮得一逼,你叫阿武,不會是三秒男吧?”安樂兒鄙視地說。
  
      男人最怕的是什么,就是怕別人說自己不行。
  
      公孫武聽安樂兒這樣說,身體里的荷爾蒙刷刷就竄了上去,只恨不得立刻把這女人撲倒在地,就地正法,讓她知道自己是不是三秒男。
  
      一般情況下,敢跟男人說這種敏感話題,就表明有戲。
  
      公孫武頓時激動起來。
  
      “安小姐,不是我吹,男人沒個四十分鐘,根本就不是男人。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驗證一下,我到底是不是三秒男。”公孫武極暖味地說。
  
      “抱歉,我已經結婚了。”安樂兒說道。
  
      “我不在乎,看你樣子,你老公也不乍滴,難道你就不想嘗嘗,比你老公更威武的男人的滋味?”公孫武嘴里露出****的話。
  
      為什么主人說這些話的時候,安樂兒一點都不覺得厭惡,而這個家伙說這樣的話,安樂兒有種一酒瓶敲在對方腦袋上的沖動?
  
      “真的?”安樂兒繼續演下去。
  
      “如假包換。”
  
      “我老公那人,雖然那方面不咋樣,但是會武功,我不想你被廢了”安樂兒說道。
  
      “只要你愿意,我什么也不怕。”
  
      公孫武臉上露出激動的表情,此時此刻,他可管不了那么多,哪怕她老公是天王老子,也不在乎了,上了再說。
  
      “那我們先喝點酒,再找個地方慢慢聊吧!”安樂兒羞澀地說道。
  
      她這副模樣,更是迷得公孫武找不到北了。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