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第0289章 兩個變態 第四更...
都市
類型
黃楓雨天
作者
2019-12-10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0289章 兩個變態 第四更...

    “a型的。”

    “你媽媽呢?”

    “不清楚,你怎么突然問起這個?”楊心怡奇怪地問。

    “我剛才看到你爸爸是o型血,你是a型,那你媽媽一定是a型了。”葉雄道。

    “那就肯定是的,如果媽媽不是a型,那我豈不是他們親生的。”楊心怡笑。

    “那也不定,也有可能你是你爸在外面包養蜜生的。”葉雄哈哈笑了起來。

    “我爸才不是那樣的呢,他那人雖然有些勢利,但是對我媽媽很好,以前他掌管公司的時候,從來沒傳過什么緋聞。你以為每個男人都像你,下半身動物。”楊心怡白了他一眼。

    “那是因為你爸爸沒我帥。”

    “德性。”楊心怡罵道。

    接下來,兩人去珠寶店買首飾。

    在試首飾的過程之中,葉雄發現楊心怡脖子上掛著一個月牙吊墜,看起來有熟悉。

    “怎么沒見你帶過這吊墜?”葉雄連忙問。

    “以前一直擱在家里,自從上次差出事之后,媽媽知道了,就強迫我帶了,她這吊墜去佛寺開過光,能保佑我平安。”楊心怡道。

    上次差被殺手干掉,楊心怡一直害怕到現在,提起這件事情,她依然心有余悸。

    “給我看看。”

    楊心怡將項鏈摘下來,遞給放到他手心。

    葉雄看了一下,只見吊墜呈月牙形,白玉為底,邊上鑲滿了白玉,中間鏤空,鑲了一顆紫色的翠玉,看起來非常大氣。

    這玉看起來怎么這么熟悉?

    他飛快地從身上掏出一顆月牙形吊墜,拿來比較一下。

    這吊墜是死神隊副隊長喬陽留下來給葉雄了,他為葉雄擋子彈,臨死之前讓他憑借這塊吊墜找到自己失散的妹妹,還妹妹也有一顆同樣的吊墜。

    不會這么巧吧?

    葉雄將兩個吊墜排在一起,比較著。

    相比之下,差別還是比較大的。

    心怡的吊墜,分明一,中間是翠玉;而喬陽留下來的吊墜,體積上大了一,中間的是血玉。

    不過在風格上,這兩個吊墜差不多,仿佛是出自同一個制作人之手。

    “你這吊墜哪里來的?”楊心怡奇怪地問。

    “我死去一個兄弟給我的,他讓我找到她的妹妹,她妹妹有一個一模一樣的。”葉雄簡單介紹一下,繼續問道:“心怡,你這吊墜哪里來的?”

    如果吊墜出自同一名珠寶家,那么,找到制作這個吊墜的人,應該就能找到喬陽的妹妹了。

    “我媽,這是我們楊家的傳家之寶,讓我千萬不要丟了。”楊心怡回道。

    看來,要找時間問一問楊定國這吊墜的來歷才行。

    接下來,葉雄精心為楊心怡挑選了一條項鏈,跟一只鉆石戒指。

    楊心怡看起來,非常興奮。

    m市,某間別墅。

    房間里面,傳來慘疼的聲音。

    龍嵐上身只穿內衣躺在床上,緊緊咬住牙關,旁邊一名戴著鬼面具的中年男子,站在她旁邊,不停地往她身上施針,片刻之間,龍嵐身上就插滿了針銀。

    幾分鐘之后,從銀針之中流出一些黑色的淤血,不到片刻,龍山嵐旁邊的床上,滿是暗紅的血,染紅了床單。

    直到銀針的血流完之后,戴鬼面具的男子這才將龍嵐身上的銀針撥了出來,放到消毒水之中。

    “鬼醫生,嵐兒怎么樣了?”站在旁邊的李春鵬問。

    “我已經幫她施針放血,休息三四天就好得差不多了,不過她手腳脫臼,沒那么快好,起碼要一個月,才能恢復平常實力。”鬼先生一邊收拾銀針一邊。

    “麻煩鬼先生了。”

    龍嵐躺在床上,恨得咬關緊咬,拳頭緊緊握了起來。

    她這輩子,從來沒試過如此痛苦,這都是死神帶來的。

    “死神,你等著,這個仇,我一定會報的。”龍嵐面目猙獰。

    “龍嵐姐,龍先生了,讓你好好養傷,千萬別輕舉妄動,一切等他養好傷之后再。”鬼先生淡淡地道。

    “這口氣,我怎么咽得下?”龍嵐怒吼。

    “話我已經帶到了,聽不聽由你。”

    收拾好銀針之后,鬼先生頭也不回地走了。

    等他離開之后,李春鵬望著他的背影,忍不住奇怪地問:“這鬼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這醫術如此高明。”

    “我也不知道,只有我爸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每次我跟爸的那幾個徒弟受重傷,都是讓他來醫治的。”龍嵐。

    “他醫術如此厲害,首長為什么要留在軍醫院,讓他幫忙救不是更好嗎?”李春鵬問。

    “他醫術雖然厲害,但是比起國安局軍醫部的古蒼山,還是差了一,誰不知道古蒼山是全華夏第一神醫,估計鬼先生還差了些火侯吧,畢竟爸的傷,實在是太重了。”

    到這里,龍嵐又憤怒起來:“死神不但把我傷成這樣,還把我爸傷得成那樣,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仇肯定是要報的,現在不是時候,首長都了,讓你靜靜養傷,等他好起來再。”

    “還要等到什么時候,古蒼山都了,爸的傷要養兩三個月才能完全恢復,我等不到那個時候。”

    龍嵐騰地從床上跳了起來,道:“等我養好傷,馬上就去江南,我一定要讓死神知道,得罪我龍嵐要付出什么的代價。”

    “以我們兩人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李春鵬猶豫地。

    “他在明我們在暗,他不是一直想抓你嗎,我們用調虎離山之計,將他引出江南市,等他不在,我再將他身邊的親人,一個個干掉,讓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龍嵐完,哈哈地大起來。

    “我們要怎么將他引開呢?”

    “很簡單,他爸爸跟他妹妹不是在京都嗎,只要我們派人將他們抓起來,那樣的話,他一定會回來京都救人,我們再將他在江南的老婆朋友統統干掉。”龍嵐臉上露出瘋狂的神色。

    “我們這樣,會不會做得太絕了?”

    “比起你為報媽媽的仇,讓李家死那么多人,差遠了。”

    龍嵐走到李春鵬身邊,用力一拉,將他整件衣服扯了下來,看著他強壯的身體,眼神之中露出熾熱的火焰。

    “你的傷……”李春鵬擔心地問。

    “狠一,這樣才能澆滅我內心的憤怒。”

    “那我就不客氣了。”

    李春鵬用力一扯,將她胸口的罩罩硬生生地拉扯下來。

    強大的拉扯之力,帶起的疼痛,讓龍嵐舒服得呻吟起來。

    很快,房間里傳出像舒服又像痛苦的聲音,充斥整幢別墅。

    “兩個變態又來了。”

    別墅對面一個窗戶,狠狠地關上了。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