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清穿之吃干抹凈
[清穿之吃干抹凈]

第三章 是吃咩?還是吃咩
言情
類型
肉嘟嘟的夏天
作者
2018-01-08
連載中 最后更新時間

第三章 是吃咩?還是吃咩

    肖小苑吞吞口水,解開衣服,取下發簪上榻。雙手捧著胤礽的頭,眼看就要吻上對上的唇瓣,頸間卻突然被一只手禁錮住,而這只手的主人也猛地睜開了眼睛,精光一閃而逝,哪里看得到一絲醉意,她心里一緊。
    不過對方一開口“誰給你的膽子讓你擅闖孤的寢宮?”肖小苑松了口氣,敢情這位還以為這是在毓慶宮太子寢殿呢,于是裝作侍寢小宮女的樣子,“回太子爺,是何公公讓奴婢伺候您的”
    胤礽聽到是何柱兒安排的,方才放松了緊繃的身子,松開掐在肖小苑頸間的手。這一放松,醉意又上來了。半夢半醒間,感覺到一雙小手在腰間作亂,但是他卻沒有對小手主人不守規矩的惱怒,反而被勾起了*。
    他強壓酒意,勉力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妖精般的女子一絲不掛地坐在自己大腿上,本是清純帶著些微嫵媚的臉,因為動情而染上了醉人的紅暈,本就精致的面容也平添了萬般風情,那嫵媚妖嬈之色似是要溢出來。
    再看那形狀迷人的鎖骨,如玉的滑嫩肌膚。饒是閱人無數的胤礽,也不得不說這是位尤物。喉間微緊,偏偏女子似也發現了這一情況,壞心眼地扭扭小屁股,捏捏紅果果,胤礽哪經得起這幾下磨蹭。
    胤礽翻身而起,將女子壓在身下,來不及細想心里的疑問。
    他漸漸俯身,輕柔地吻在從未碰過的女子紅潤的嘴唇,混合著一股青草香,竟意外的好聞,一點也沒有刺鼻的脂粉氣。
    肖小苑雙手環抱胤礽的脖子,伸出小舌回應胤礽青澀的吻。雖說不是處男,但能得到堂堂太子殿下的初吻,她也是賺到了。耳邊傳來一陣濕糯的感覺,原來是胤礽的舌頭舔著自己的耳垂,似是碰到了敏感點,身體不由一激靈,肖小苑更加動情,身子也更加綿軟。
    胤礽此時極力隱忍著,絲毫沒有以往的暴躁,他覺得這女子的身子如此美好,她的初次,他想要好好地待她。
    吻密密麻麻的落下來。
    胤礽被肖小苑細碎的*聲鼓勵,卻沒有立即行動,而是繼續撩撥,感覺差不多了,他掐住女子細軟的腰肢,不再隱忍,享用了這頓美美的大餐,他對此興奮不已。
    肖小苑指甲掐入對方肩上的肉里,發出“啊”的一聲痛呼,脖子伸長后仰,更加顯出這具身體的美好來。疼痛慢慢化為快感,她輕挪身子,與對方配合著,感覺被對方帶入了汪洋的大海,一個個浪潮撲面而來,隨著對方起起伏伏。
    胤礽摟住身下的女子,將頭埋在對方肩上,靜靜地享受不可言說的余韻,從沒有哪個女子能讓他在這事上如此盡興。想著就算她身份低微,自己也要想方設法提她做庶福晉,他的呼吸陷入了平穩。
    肖小苑揉揉酸痛的腰,對太子殿下的技術和能力給予充分的肯定,親親對方的臉頰,雖然不舍,還是走向了房門。如果留下,好的話,混成個有點地位的寵妾,整天對太子太子妃做小伏低,差的話可能連老死在一個小院里的機會都沒有。還是單身的日子更逍遙,最后那點不舍也沒有了。
    裝作一副羞羞后的羞澀樣,肖小苑對門口的何柱兒說要如廁。何柱兒沒料到這女子有了進宮做主子的機會卻不要,也沒提防,被肖小苑成功地偷溜了。
    待自己家主子爺醒來問起那女子,何柱兒才發現那女子不見了。整個酒樓找遍了,都沒有找到,被暴怒中的主子罰了二十大板,他才終于相信,這世上居然有對自家主子不動心的女子,不說尊貴的身份,就那俊朗的外表都讓不少千金小姐趨之若鶩。
    胤礽醒來,本想與那女子重溫一番,沒想到對方卻逃了。雖然開始很憤怒,恨不得將她抓起來打屁股,遍尋無影后,卻通通化成了可能再也無法相見的失落。只能責令查找。
    另一邊,肖小苑回到了住處,吩咐紫蘇打來洗澡水,美美地泡了個澡,躺在床上,回味著這場艷遇,心想這大清的太子真是一個極品中的極品,也不知道其他幾位的滋味如何。輕輕地撫摸著肚子,里面應該已經有了一個小生命吧,這年頭女子不易,還是生個兒子吧。
    這一年中發生了很多事,首先是肖小苑開的店鋪琳瑯滿目以其獨特的設計和品位,吸引了一大批顧客,他們也算在京城站穩了腳跟。不過來買的多是中等人家,達官顯貴很少,畢竟那些夫人小姐都有專屬的繡娘為她們制衣,有些特別的禁忌,用料也很考究。
    另外一件對奶娘和紫蘇堪稱晴天霹靂,她們家還未成親的小姐懷孕產下了一名男嬰,無論怎么旁敲側擊,都不肯告訴她們孩子父親是誰。索性小姐沒有成親的打算,也避免日后老無所依,更何況嘟嘟少爺這么聰明可愛,一張小臉萌萌的,看得人心都化了。
    肖小苑這一年都待在小院里,一是懷孕待產,二是躲避太子的搜查,她可不會覺得吃了太子,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后,太子能夠高抬貴手,放過她。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